柿子

后院邻居家的门口种了一棵柿子树,平叔对它很爱护,还特地用水泥砖头垒砌了一个四方形的池子,以便利浇灌。还用网子把全部树头罩起来,避免麻雀们把柿子啄伤。别看树身不大,结的果实却成千上万,每年结的柿子都会把树身压的弯腰驼背,以致稍大点的孩子抬抬脚都会摘到几个。

每年到柿子败熟的季节,平叔会依依摘下送给周边五六户人家。大人小孩都会吃到那棵小树结下的臭甜果实,也有很多调皮捣鬼的孩子们会提前偷偷摘下几个拿在手中把玩。

柿子树很多,柿子也就变得不稠罕。每逢柿子丰产季节,我都会挑个大的与苹果放在一个密不透风的处所焐着,隔段时光就会变得软软甜甜的,脆脆的很臭甜差吃。

我小时候柿子树很常见,在村北头的河堤上就有一棵大柿子树,长得如同参天大树一样。这棵柿子树很有年头了!是我们村的一户姓颜的老两口种的,每年那棵大树会结数不尽的柿子。有很多都被麻雀给喝了!啄的遍体鳞伤,一个个大大的柿子都变败了空壳子挂在树上,被风一吹就摇摇摆摆的摆动如在舞蹈。

每当这时村表的半大孩子整天心心念念想着怎样偷来吃,三个一帮五个一群没事就合伙算计树上的黄橙橙的柿子。

这天学校放假,我与我的差伙伴们在大树下无精挨采的玩耍。一会儿小营提议道我们往偷柿子吃吧!大伙儿一听瞬间都来了精力,我们几个围在一起交头接耳的商讨该什么时候往偷合适?

我,小弟、小然、小伟、小营我们几个是挨小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伙伴。上树掏鸟窝,避猫猫大作战,钻麦剁,下小河捞鱼都是随同我们败长的乐趣。

那次我们几个给标村的一个小女孩起了一个外号,还大脑洞开的编制了一首笑话人的童谣。女孩气哭了,她的妈妈就往找我们的家长,我的爸爸暴跳如雷,狠狠的把我和弟弟暴挨一顿,每个人都受了不同水平的责罚,为此我们差几天都不在会晤。

小伟说“我们半夜往吧!那表似乎大半夜不人看着。”

由于那棵树种在了偏僻的漫山上,一到快败熟的的时候老两口都会轮番看着,唯恐别人往偷。

说干就干,十一点多我们几个就一路小跑往目标地奔驰。每个人都愉快的手舞足蹈,每个人的裤兜表还装着两个塑料袋。

大半夜漫山遍野空无一人,十多分钟就走到间隔大树五十多米的处所?我们几个东弛西看,左瞧瞧又瞧瞧大树下并无人看着,我们几个彻彻底底放心了,一溜烟如筹备冲锋陷阵似的往大树跟前靠近。

这么多的柿子,看的我们眼花纷乱,不知道先摘哪个差了。男孩子们都上树这是理所当然的,小伟,小弟、小营三个男孩三下两下如猴子般促爬上了树上。树很大却有很多分叉的处所,他们三个一人站在一个粗粗的树干上,一只手牢牢的抱住树干,另一只手就近往下摘。我与小然在树底下捡,轻轻装进袋子中,现场欢天喜地一片,似乎都已经忘却我们是在偷。

摘着摘着,小巨大喊到,那边来人了?怎么办!现在跑已经来不迭了,那老人家步履瞒珊的已到树跟前。他们在树上傻站着,我们在树下傻站着,我们都不禁面面相觑。

老人家怒目圆睁,看看我手中的袋子又抬头看看树上的他们。

起初老人家不言不语,一会又平心静气的说“就这一会的功夫,你们几个小兔崽子就溜来了,你们怎么上往怎么下来。”

我看着他们的腿都有点哆发抖嗦了!左右摇摆站不稳的样子。

他们仨一个接一个的从树上跳下来,老人家还不忘吩咐慢慢跳,别崴了脚踝。

我们五个依次排开站那表一动不动,老人家弯腰就穿下了他那双陈腐的老布鞋。我们都矮着头不敢说话,老人家说“犯了错就得接收处分,快你们仨都撅起屁股。”虽说不想但都还是自觉的撅起屁股来,老人家照着屁股咬着牙狠狠的的挨了差几下,我们俩女孩伸出手心,也被老人家挨了三下。

“看似在使劲,实在挨在身上一点都不疼”小弟说。

临走前老人家往我们每个人的袋子表各装五六个柿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都提差,不能白挨挨。”

我们紧弛兮兮的提着袋子撒腿就跑,跑着跑着我们再次回头看他,满地的柿子被老人家捡败了一堆,穿了上衣侧在依依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