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请一路欢笑前行

冬季里,雪花被北风吹起吹落,不知不觉间,天地间的洁白、林木间的枯枝、空气中的清冽都在提示着我们:流年容易把人抛,西风咆哮,岁月招摇。于浅笑低吟或是叱咤驰骋中,我们已经,轻轻地挥舞着手臂,等候着下一个年岁的乐章奏起……

伫立在时间岸边,我们无法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去的尽管去着,以眼泪,以欢笑,以各种我们不可抗拒的方法,不管不顾地向我们身后疾驰而去,无论我们怎样伸手去遮挽它,它也仍然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一样,咯咯地笑着,消失在暮色苍莽里,渐行渐远,直到我们回想不见。

那些在我们的性命中,走过的路,经过的事,遇见的人,就这样,像在我们的性命舞台上,上高低下来来回回穿梭登台又谢幕的演员们。有的人,戏份很多,一直和我们有各种对白和互动,而有的人,仅仅是转瞬即逝,也许,这次的错过和擦肩后,此生注定无法相遇。

那也别让我们站在原地伤感和呜咽吧!其实,性命中,就是一场注定的分分合合。从每一个相遇开端,就注定了我们在不断地走向离别;而每一个离别,又恰恰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遇。只是我们在成长的路途中,总是忘却了这样的因果。我们总是等待能够像自然一样山高水长,像季节一样可以轮回更替,让我们与爱好的人,总能够执子之手,天长地久。

钱鹤滩说: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沉。朱熹也说: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所有在我们眼前飞逝的时间里,都变成了我们回想时候的往事和曾经。想握住它,它却那么伶伶聪颖地扭着身子躲开了;想挽留它,它又以一个严正而稳重的面孔,站在时间的彼岸,慎重地告知你:盛年难再来,青春难回返。

于是,我们就当学会整理好自己的心绪,珍藏起曾经对往事的追忆,轻轻甩甩头,望向远方,以笑颜,以等待,以满眼朝圣般的坚定,满心获得奇迹的欣喜,向前走,不去想该不该回头。

郭敬明说:当青春变成旧照片,当旧照片变成回想,当我们终于站在分叉的路口,孤单,扫兴,徘徊,残暴,上帝打开了那扇窗,叫做成长的大门。

是的,沉溺过也好,光辉过也罢,没有岁月可以回想,我们只可以向着前方,欢笑着走下去,愿以欢笑和深情,可以白头。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其实,无论何时,我们所思的华年终归是要用我们尽力的、斗争的、拼搏的手指去弹奏的,乐曲是否美好悦耳,是否可以成为人间绝唱,注定要凭借我们的心,我们的灵魂,我们的意志去驾驭。

时间随风落,流年不停歇。举目极远望,万事莫蹉跎。

北风凛冽,流年飞逝,于是,我们欢笑着前行,岁月原是千般美妙!

-作者-

彦辉,一个爱好读书,写文的北方女子。酷爱生涯,酷爱家庭。简略,纯洁。散文集《我心向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