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白雪吻红梅

几度风吟柔情诗,又见白雪吻红梅,多少相思一朝梦,深情醉作清笑泪。年年梅雪有约,岁岁两心相吻,虽是老旧的故事,却有清爽温婉的情怀,无疑是尘世间最浪漫的缘分,世界上最隽永的经典,性命里最极致的出色,灵魂中最纯净的美妙,每每相逢,必定是最荣幸的途经,最幸福的享受。

一场雪落,一季梅开,一回久别的重逢,一次灵魂的号召。白雪,在天地间痴情奔赴,红梅,在寒冷里执着翘盼,两对眼光,在盼望等待,两份情怀,在穿越靠近,两颗心花,在等待碰撞,雪洁梅艳,情深意浓,不怨梅开早,不嗔雪落迟,有色,有趣,有笑,有舞,一切都是刚好。

一旦相拥便深吻迷恋,嵌印成一幅唯美的合照,美到痴迷,美到窒息;不问来时路,不忧归期日,有韵,有味,有诗,有画,所有都是恰巧,一经融会便洇漫出一篇温馨的故事,香到酥软,香到沉醉。本来,诚挚的爱绝不可能冬眠,寒冷里依然有最旷世最多情的眷恋!

白雪入诗诗浪漫,红梅成画画温暖。雪是冬日的灵魂,梅是季节的神奇,雪使冬天的主题升华,把缄默唤醒;梅让时间的故事美满,将豪情点燃。有雪梅才妩媚,有梅雪才妖娆。两缕心音,在同频共颤,两句心语,在一齐告白,两份豪情,在彼此熔化,雪吻梅,成为爱纯情的模板,梅亲雪,变作季节知味的名片。

雪润梅香,梅映雪情,雪梅相伴,寒中有美缱绻,风中带香缠绵,暖在心坎,醉在眉间,时间静好,岁月安暖,性命甜恬。本来,入了心的初衷诺言不可能被北风捣乱,冬日里依然有最震动最柔软的豪情渲染!

雪是世上最冷艳的花,却那么晶莹剔透,圣洁纯澈;梅是寒冬最刚毅的花,却那么超凡脱俗,从容淡定,心忠诚,情执着,雪只为梅倾情、飞舞、飘落、添香;梅只为雪交心、绽放、折腰、增骨;梅专为雪明心见性,雪单为梅点睛润唇,在温顺中快意,在有限处陪同,在快活里沉醉。

一双报春的使者,一对自然的精灵,两心坦露,深情一吻,毕竟没辜负这一份浓情,没虚度这一涯路程,爱护着这一份荣幸的缘分,便是阅历一次灵魂的洗礼,享受一段感情的熔化,拨弄一曲琴瑟和鸣的音符,编织一树圣洁甜恬的花香,演绎一场曼妙唯美的诗意,诠释一味优雅极致的禅境,足以惊艳时间,温润心灵,隽永记忆。

即便短暂,不能相濡以沫陪同,亦有一地的相思芳香弥漫,一缕春天的讯息酝酿生发,一语真挚的祝福呢喃吟唱。本来,雪花开了,梅花笑了,冬天便暖了,人心便醉了,时间确定会被沾染,春天必定不会太远。

-作者-

强生隆,甘肃白银人,爱好在文字中寻找乐趣,用笔分享仁慈,用感情感悟世事。作品散见各大大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