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醒了|​我并不希望你成为一股清流

多么美妙啊,终于不再像个人一样为爱患得患失

图@Shanti Shea An。

主播荷衣为你读诗

小镇说

总有些事,是你必定要阅历的。也总有些事,是你必定要废弃的。我并不盼望你成为一股清流。所谓完善,是极致的重口味,过了。

你知道的,泼墨太多、用力太猛的,连我们自己都收不住,收不住的就容易失了分寸,乱了分寸的,就少了真。

而不完善,从来是自己成全自己。这是做人的道理,亦是做诗和做事的道理。

▎初秋的午后

一朵云从左边山头走到右边山头

用了一下午的时光

走过全部晴空

累了,就在山顶歇脚

苍翠了一全部夏天的群山

也把影子投在湖面栖息

那个鲜艳的人儿

还在绕着湖水走走停停

阳光把她的影子时而拉长

时而没收

会有一条银鱼遍吻这些疲乏的影子

跃出蔚蓝

会有一阵雁鸣

让全部湖面都漾起重逢的涟漪

▎秋千

那些从你手里腾飞的

都会原路返回吗

耳边掠过的风如口哨

吹着甩掉旧时间的快感

两棵黄了又青的树

拖着空寂的秋千一年年长高

勒痕是落款处刻骨的日期

现在回来我需仰视

凡执守着的,都矮了下去

我已坐不上秋千

许诺,也没在原地等着我

那些欢欣地推出去的

很多,都没有再荡回来

▎诗与烈酒

时光的木槌

追赶着鱼骨

玉米与麦粒

是我身材里的隐疾

这长江酒廊最深处的一杯美酒

醉倒过多少蜀道上跋涉的人

狂飙为我从天落

执酒狂歌的谪仙人啊

青泥何盘盘

愁心与明月

是你一生的蜀道

诗人的骨头

没有与之匹配的棺木

须在月光和烈酒的焰火中升腾

这多年来

我们自制刀刃,攀崖采药

欣逢盛世,诗酒一生

▎我并不盼望你成为一股清流

一条谢绝旁支汇入

谢绝泥沙、败叶和沟壑的河流

注定灭亡于自我

山洪时有爆发

秋风已经萧瑟

我们都要学会一边奔流

一边澄清自己

▎雨打芭蕉

无法去比拟

吹打在芭蕉叶上的风雨和落在其它花草上的雨点

哪个更大一些

我们有着一样的欢欣和悲苦

在一场风雨里

一边抵御

一边服从

▎初秋的凌晨

没有结籽的草

凝结了更多的露珠

有人路过时就吧嗒吧嗒地

打湿他的裤腿

野花开成了悼念的样子

雁阵在清凉的天空

终于可以欣喜地开拔奔赴了

秋天总是这样 缱绻而决绝

花叶落地的时候

我比泥土更宁静

▎九月

我想静静的时候

狗尾草欢实地摇摆着

山坡上的野棉花也开成了莲花的样子

群峰苍郁

秋风忙得吹吹这个

再吹吹那个

吹红了苹果吹山枣

吹开了野菊花再吹落梧桐叶

要不了多久山林就会斑斓起来

我们一蹉跎

就是一个秋天

眼眸移开了心还彷徨

这样温暖的花影多么好

这样小小的,满足的一只多么好

多像我呀

像我一辈子

都眷恋住在你温顺的眼光里

▎致患阿尔兹海默症的母亲

一场雪在你的脑筋里无休止地飘落

你辨不出方向

分不清过去和现在

感到身边人都是叵测的

每一脚踏出去尽是白色的陷阱

总有理由让你不停歇地出走

你就像一个纯粹而坚定的布尔什维克一样

绝不要我们在你身上留下任何身份标签

总有苦难须要你奔走解救

总有锋刃须要你时刻高擎长矛厚盾

那白茫茫的雪啊

我们怎么捂都不化

你在苍莽的雪地上

不停地走

不停地迷失

▎倘若静物

一条河

几块巨石

一山正在落叶的树

一队蚂蚁

在秋日午后

我凝视了它们很久

很久

它们各自繁忙

就像我曾经深爱过的

一条奔跑不息的河流

一块爬满青苔的石头

一片落叶

一只顶着食物奔驰的蚂蚁

▎妖精

多么美妙啊

生而为妖

爱情里便没有了人间烟火

你一声娘子

我便化做人形

像一朵花,一茎草,一棵树,一条小溪

像鱼虫鸟兔

像世间最娇媚的狐媚子那样

倾了红尘 来爱你

忘了来处,忘了经卷,忘了劫数

也不思去路

来爱你

多么美妙啊

生而为妖

不再像个人一样为爱患得患失

终于可以在一场爱情里

青春不老

清澈奔流

诗人手稿

给爱好文学的你

今日提示

玛丽·奥利弗,普利策诗歌奖与国度图书奖得主,从声音、意象、诗行、节奏等基础元素动身,从弗罗斯特、毕晓普等巨大的诗歌同行动身,向我们讲述应当如何去浏览一首诗,讲述如何锻炼诗艺,从而写出并写好一首诗。

▼点击“浏览原文”,购置《诗歌手册:诗歌浏览与创作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