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官场轶事:只因送错贿赂,竟先后卷入了恭亲王和左宗棠

恭亲王奕䜣是咸丰皇帝的六弟,在“辛酉政变”时协助慈禧、慈安两太后诛杀辅政大臣肃顺等人,胜利夺回政权,因而受到重用。同治初年,以王大臣身份执掌朝政,权倾中外。

时太平天国席卷南方数省,捻军又聚义于中原,主少国疑。幸而奕䜣能够屏除满汉偏见,重用湘淮军,得以勘定大乱。

奕䜣其人虽然小有治国才干,但个人操守却并不清廉,和当时的八旗贵族子弟一样,爱金钱、爱古玩、以及美酒佳人。加上他作为皇室贵戚,屡蒙宫廷赏赐,每有赏赐必得花钱打发前来颁赏的太监。

恭亲王奕䜣

奕䜣的亲王年俸万余两纹银,单单打发颁赏的太监这一项,每年就要开销大半,搞得他几乎入不敷出。后来老丈人桂良替他出了个主张,定下规则,若有官员上门钻营求官,依照官职大小,每次索取门包千百两银子不等。

桂良的这个主张,轻轻松松替奕䜣化解了个人经济危机。只是从此更加害苦了百姓,钻营的官员得官后,一定大肆在民间搜刮揽财,追本逐利。

光绪七年(1881),福建巡抚勒方锜任满回京觐见述职。到京后听说要被平调至贵州当巡抚,他不愿去这穷山恶水的处所,因此筹备走奕䜣的途径谋求好缺。时奕䜣虽然早被革去“议政王”的头衔,但依然是军机大臣领班,尚未退出权利中枢。

勒方锜花了五千两纹银买了一幅唐朝真迹字画,派家仆李井送往恭亲王府。谁知李井匆仓促间只听得一个“王”字,将这幅古迹送至军机大臣王文韶家。王文韶得后大喜,受人钱财与人消灾,决议替勒方锜讲两句好话。

王文韶

隔日,军机大臣们在军机处会面时。王文韶提议说:“现进京觐见的福建巡抚勒方锜,听闻在处所时政声卓着,吏治清廉。如今河道东河总督空缺,为国度求才作想,不如派他出任。”

王文韶是个官场老油条,为人八面玲珑,滑不溜手,人送“琉璃球”的称号。如今他执意替勒方锜求官,可知他定是得了利益。其余几位军机大臣不愿挡人财路,均点头无异议。

不久,勒方锜得知字画并没有送给奕䜣,而是误送至王文韶家,当下大发雷霆,将李井驱赶出府,誓不再用。

李井被赶走后怀恨投入王文韶府中为仆,在新主人面前虚构谗言,中伤旧主人。王文韶闻言怒火盈胸,前往访问奕䜣说:“这几日遍访在京福建士绅,均说勒巡抚在任时庸碌无为,听任仆役包揽讼事,劣迹斑斑。都怪我前几日误听人言,如此看来,此人不但不能升官,反而宜降职。”

奕䜣得了勒方锜的大礼包,自然不愿坏他好事,沉默不语。王文韶是何等角色,见恭王缄口不言,当即知道勒方锜已经前来打点过。于是扯几句闲话,辞别而去,等重新寻找机遇报复。

那时左宗棠平定西北后,挟不世之功进京封侯拜相,入了军机处。这位顽强务实而又心直口快的能人,听说了这件事后,公开怒骂说:“王某人可杀。先是称誉勒巡抚,想得其贿赂;后又毁人名誉,想必未能满足其欲。这种人执掌朝政,安能不坏天下事?”

左宗棠抬棺出征

于是,左宗棠亲自草拟奏稿,上疏请求诛杀王文韶。明着干,王文韶哪里是左宗棠的对手,因此急得到处请人劝告,求左宗棠手下留情。后来,还是恭亲王奕䜣出面极力调停,将王文韶调离军机处,方才稍稍平息左宗棠的怒火。

起初,左宗棠刚进京时,包含恭亲王奕䜣、醇亲王奕譞在内的很多宗室亲贵,都对他寄予厚望,渴望这位不世好汉能够铲除积弊,振兴国威。然而,左宗棠直来直去的性情,不远虚与委蛇的性格,在国是上坚执己见,让他们颇为扫兴。

户部尚书翁同龢私下里对同僚们说:“左三先生诚然劳苦功高,但我辈就没有援助之功吗?他在西北用兵时,我辈替其调度天下军饷,从未曾掣肘生事。假如当初事事干预,岂能有‘权臣在内,大将立功于外吗?’如今对我们颐指气使,当是他的部下之营官、哨官、什长吗?”

帝师翁同龢的书法

左宗棠的救命恩人潘祖荫在座中插话说:“翁大人比较太高,左相简直视我辈为奴婢一般!”

成果,当了半年左右军机大臣的左宗棠,就被同僚们合力排斥出京,外放到江宁做两江总督。而王文韶在左宗棠逝世后第十四年,卷土重来,复入军机处。

这就是晚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