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好的幸福,恰好的人生

流年如水,一如往常地带走过去的时间。

过去的人,过去的事,有人带着笑颜,体味回想的奥妙,有人锁着眉头,纠结过往的懊恼。

促那些年,有几许无奈,也有几许快活。

如果说,人生是一幅水墨画,那么,人生的高高下低,何尝不是画中的浓淡相宜,不须纠结得失,高与低,浓与淡,都是人生恰好的画面。

看这世间,心肠接纳着世态,生涯的苦与忧,霎时间烟消云散。生,已对你不薄,苦,又何必去自找。

世间人,世间事,终会逝如流光,记得留下美妙,才是心肠开怀的真理。

行走于尘世,当下的苦,即使重若泰山,也终将在岁月的促中化作轻烟。

而多数人往往执着于自我的世界,眼前、耳边所遇的善意良缘,往往视若无睹,等到促行路尽,回头望去,却已伸手不及。

这个世界美不美妙,须要的是我们去爱护每一次路过,而不是让不耐与嫌弃,冷却了心肠。

人往往只会感叹促而逝的流年,而疏忽了一路的景致,都期望着满满的幸福,却恰恰在追逐中迎面错过。

如果总是抱怨路难走、人难活,那么须要检查的是自己的心肠。

人生不过一场场迎来送往,除却迎客,又何尝不是迎懊恼、迎困苦、迎困惑,能迎来,如何不能送往?

自心不纠缠,任它来,由它去,有谁不自由?

恰好的幸福,一如简略的生涯。路上遇到什么,拿起什么,过去什么,放下什么,不要拖着长长的尾巴,越拖越累,也不要贪着太多,越执越重。

恰恰好的态度,不是人生的低沉,而是最真实的洒脱。

幸福,就在这恰好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