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未绝:番外篇之忘羡情无限(468)游(三十三)

两人整理好出来。

那中年汉子正在院子里补着一张鱼网,忙迎上来,笑道,“醒了?”

蓝忘机点点头,道了声“多谢。”

中年汉子憨然一笑,“在做早餐,一起吃。”

蓝忘机看了看魏无羡,再次点点头。

一个黑瘦的女子,正在屋子另一侧的一座充任厨房的简易棚下熬着一锅粥当早餐,见两人起来,忙又蒸了两条咸鱼,煮了一大盘虾。

中年汉子便问起两人为何会在那沙滩上。

魏无羡将前日夜间两人在岛上所遇之阅历粗略讲了一遍。

“如此说,那日我们在海边见到的仙人就是二位?”汉子睁大了眼睛。

魏无羡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们不是仙人。”

那汉子对两人能从风暴中全身而退深表敬仰,以为即便不是仙人,也是很厉害的人了。

因为,在海边捕鱼的人就是靠天吃饭,遇到大风大浪时,没有人敢出海,一时在海中间来不及躲避的,必将被风浪吃了去,没有人能回来的。

因此,他们会紧观气象的变幻。

一时饭菜香味飘来。

餐桌就在院子里那张看似摇摇欲坠的年代久远的木桌上,两个正在不远处海边戏着水捡贝壳的孩童被叫了回来。

凳子不够,孩子们便站着,稀里呼噜地喝了两碗粥就又跑开了,有生疏人在,他们是害羞的。

魏无羡却感到这是他平生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顿饭。

在饿了两天,在大海中徜徉了一晚后,那清甜的贝肉粥、鲜嫩又弹性十足的虾仁、辛香的鱼干,令他爱不释手。

当所有人都放下碗筷后,他自觉地将锅中、盘中剩下的食物吃了个精光。

以至于主人家一再问他,“够不够,还要不要做点?”

魏无羡拍着肚子笑道,“不行了,再吃就要爆开了。”

主人才一笑作罢。

蓝忘机吃得并不多,他只是含着浅浅笑意,眼光一直追随着魏无羡。

那是差点就走失了的人。

他满心喜悦地看着他再次满血回生、充斥着奕奕神彩的脸。

永远是他心中的明媚少年的样子。

蓝忘机的嘴角,不觉又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院子里摆着的那些网啊筛啊钩子啊那些的,都引起了魏无羡极大的兴致,他一样样拿起来讯问,主人家一一作答。

对于这样两个美貌又风度斐然的客人,遇着了,他们只感到幸运。

岸边泊着几条破旧的小船。

气象晴朗,海面有如一块无边无际的缎子,在清风吹拂下微微颤动,全无那夜间的凶悍恐怖。

不用担忧小船被大海淹没。

忘羡二人便解了缆,跳上船去,一头一尾地坐着,轻划双桨,在近海处飘飘扬荡。

阳光照在身上,两人都为之精力一爽,斜靠在船头,看岸边小童用鱼叉去叉海里送上门来的笨鱼。

如此,又是一日。

主人家原是热忱相留,请两人再玩些日子,忘羡二人却不忍叫他们一家子又挤在一张床上睡,于是婉言谢绝了。

昨别前,悄悄放下锭大银子在房间的桌上。

终于是见识过大海的厉害了。

两人御了剑,回到一处归途的小镇上。

镇上的喧闹与渔村的安祥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走啊,蓝湛,我想喝酒了。

魏无羡大声道。

——好。

蓝忘机应了。

我不能饮酒,可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

我不能游水,可是你自会在风暴中护我前行。

永远不离不弃。轻点此处,等你留言

扫描关注

虞美人之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