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年了,才做到这么一个美妙而又清晰的梦

昨天晚上去电影院看电影,坐的是软席,椅子靠背放下,完整能当床睡觉。影院的中央空调很凉快,所以每个软席座位还配有一床薄被。影片循环放映通宵,有些人直接在影院过夜。

我是开映前就入场了,放映厅的大灯还亮着。先到的观众各找各的座位入席,我找到我的席位坐下,发明右手座位已有一个男子半躺着,此人头发乱糟糟的的,还留着几根长胡子,形象让我很反感。我们对视了一下,我不否定我的目光里没有友爱,而且还有一种扫兴的感到。

就在这时,一阵幽香袭来,紧接我左手边有动静,我转眼望去,一位美女正在我左手边落坐,她坐下后也侧脸向我这边扫视,刚好接触我的眼光,随后我一惊一喜。惊讶于果真是位美女,喜的这美女曾经见过,属于会晤应当能认出来的这种熟习水平,更让我欣慰的是她对我也有印象。对视一眼后,我们双方都面露笑颜,我确定是开心的笑,而且之前有种扫兴的感到顿无。

“咦~是你呀”我自动启齿。

“是呀,这么巧,你也来看电影”美女微笑回道。

接下来我们就静待电影开播,似乎没再对话,但是我的心坎是开心的。

大厅灯光暗下来,电影开播,没播一会,美女左手有人落座,之前是空着的。

落座之人是个男的,似乎有点酒醉,动作粗鲁,直接倒在座位上,将薄被随便撒开,竟然盖到美女身上,然后侧对美女,放纵的将一条腿搁在美女身上。

美女惊叫一声“流氓,滚开”

她踹开那男子腿,坐起身子,扭头望向我。

男子的动作原来就落在我的眼中,我正纳闷担忧这男人是不是美女的男朋友,美女这一惊叫怒骂,并且我看到她满眼是向我求助的眼神。

我顿时一股好汉救美的激情涌上心头,我侧起身怒对着那男子:“我女朋友,你特玛找揍呀”。

那男子听说我是美女的男朋友,自知理亏,将身子缩回座位,没敢吱声。

我近几年不知什么原因,心坎正义感爆棚,总想用实际动作禁止不法行动,尤其是现在正当防卫被普通认同拥戴。只要该男子态度上有半点对抗,我绝对上前揍他。

美女见我说是她男朋友,直接挪到我的座位上,侧身面对着我,挤着躺下。

幸好软席座位够宽,虽然俩人都不能仰面躺下,但一方侧着身,挤躺着问题不大。

感到到美女侧身挤着我,我的心怦怦直跳,电影是什么情节,基本就无暇顾及。我的心坎既欣喜,又挣扎,男女如此挤在一起,可不能再有逾越了。我是结婚的男人,美女应当知道,如此挨着,若再有什么动作,我还有正面形象吗?而且有违道徳,也对不起老婆,我的心坎充斥纠结与抵触。

怕什么来什么,没过一会,美女竟然伸出胳膊,拦胸抱着我,我显明感到到她的胳膊软绵绵的。

“不可以这样”我的理智提示着我,也不能顺其自然,我有老婆,我得谢绝。想到这,我将美女的胳膊从身上拿开。拿开后,美女又伸胳膊抱过来,我又拿开,连拿了三次。我的心坎在剧烈对抗,如果她保持第四次我就不再对抗了……

就在这时,我的左胳膊一阵钻心的疼痛,我猛然惊醒,睁眼一看,刚才一切,本来是个梦。

身旁躺着老婆,我将被子全体卷到我这一侧,估量我梦中几次拿开美女的胳膊正是老婆的胳膊,成果被老婆狠狠掐了一下。

被老婆掐醒后,我就比拟苏醒,但我装着迷糊,嘟囔着“干什么呀”,忍着胳膊上火辣辣的痛,翻出发子,将薄被推给老婆。

好多年了,才做到这么一个美好而又清楚的梦,我容易吗我。

梦已醒来,想想豆地里长满了草,天亮后,得趁早凉好好薅草。

我一个农民,生涯不容易,能做到这样一个梦更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