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微故事:《父女洞房》

内容起源:图文综合自网络

1

早年,有个商贩叫王起化。王起化整天出外跑货,妻子李玉梅在家看摊带孩子。三岁女儿凤娇,天真活跃可爱,夫妻俩爱如掌上明珠。

王起化心直性爽,爱打抱不平,为人仗义。他每次回来都会给女儿买些好吃的,三口人的小日子和和美美。

这天,妻子的娘家侄女来串门,非要跟姑父上街买东西。姑娘美丽得像朵花似的,男人见了都要瞅上几眼,爷俩赶着毛驴车正在街上闲逛,被地痞高二赖像蝇子见血似的盯上了,当街抢人。王起化心头火起,操起镐把照着高二赖脑袋就是一下,哪知用力过猛,给打逝世了,看热烈的一哄而上。王起化见势不妙,将姑娘打发走,赶着毛驴车逃之夭夭。

王起化赶着毛驴车一溜气跑出好几百里,来到了奉天地界。他又累又饿,依在一棵柳树下睡着了。正在梦乡,被一阵马铃声惊醒。睁眼一看,一位管家模样的人能有四十多岁,骑着一匹大青马,由东往西而去。王起化心想:我也别在这歇着了,找个落脚处所,随着那人一起往西去了。

大约走出四里之遥,发明地上有个搭链,顺手捡起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下子银元宝,还有一本厚厚的红皮大账。心里暗自合计:这必定是骑大青马那人丢的,发明搭链丢了,不知道咋焦急呢,一会儿准得找回来,干脆做做善事。就坐在路旁一块石头上等吧。一袋烟功夫,那人蔫头聋脑回来了,见着王起化便问道:“这位兄弟捡着我搭链没有?”王起化捧起搭链说:“这个搭链是不是你的?”“正是,正是啊!老弟,我太感激你了,这可是我一家人的命脉,这里的银子是小事,要害是那本大账!”那人感恩不尽,把王起化领回家中。

本来丢搭链的人叫徐一,给本地财主王福成当管家。今早上出外收租。收了二百两银子后。高愉快兴地往回走。没承想。半路上搭涟遗落在地上,心想这下完了,二百两银子是小事,要害是这本大账。徐一心想:如果找不回来这本账,自己就得上吊了,没脸再见东家,万万没想到会失而复得。他把王起化领到东家面前,把丢搭链经过叙说一遍。王福偏见王起化一表人才,拾重金不动心还能物归原主,世间罕见,心里十分爱好,便将他收容下来,王福成没有子嗣便认他做干儿子。又拿出二百两银子做底垫,开个杂货店让王起化经营。王起化一字没提家里有妻女和失手杀高二赖的事,从此就在这儿落了脚。可王起化经常想起妻女,暗自落泪,有时以亲属名义往家捎些钱财。

2

时间似箭。不知不觉十五年过去了。妻子李玉梅和女儿凤娇得知丈夫大约就在奉天南面一带,李玉梅带上盘费,携女寻夫,找遍了奉天城里城外,也没有找到踪影。时至初冬,身上的盘费也花光了,李玉梅连冻带饿病倒在一家大宅院门前。凤娇虽然十八岁了,一个弱女子怎能背得动母亲,抱着母亲的头直哭。

凤娇正在悲哀之际。打宅院里出来个老者,七十多岁,头戴毡帽头,穿着绸缎长袍短褂,走到近前问道:“姑娘,这是咋的了?”

凤娇没敢说实话,编了个名字叫玉奴,说来奉天寻亲不遇,身上已无分文,母亲又病倒了,自己又没啥主张,故而哭泣。老者见母女如此惨状,便起了怜悯之心。嘱咐家人把姑娘母亲抬进屋去。

老者就是大财主王福成,找郎中给李玉梅进行调治,没出半个月身材康复。母女不想给别人找麻烦,盘算要走。王福成说:“依我看,姑娘这么大了,不如找个人家,你们娘俩有个依附。”“东家,我们娘俩人生地不熟的,咋找啊?”“我有个义子,虽然年事大了些,究竟他是单身,自己又有买卖,人又实惠能干,嫁给他以后错不了。”李玉梅一听条件自然动心,便为女儿点头答应了这门婚事。

王福成挑良辰、择吉日,杀猪宰羊为义子王起化操办婚事。王起化本人不批准,怎奈王福成苦苦相劝,说结了婚王家也就有了继承香烟的了。王起化也不好违反义父的主张和盘算,只好依从了。

3

当天晚上,新郎新娘入洞房,新娘蒙着盖头,坐在床边上,王起化心潮起伏,想起家中的妻女,不免心里不是滋味,一直到了半夜,有些困乏了,这才来到姑娘近前,揭开盖头一看,吃了一惊:这姑娘怎么跟我妻子一模一样呢?他就刨根问底探听姑娘身世,姑娘就把父亲杀逝世歹人,弃家逃走,自己和母亲前来寻父流浪到此,诉说了一遍。

王起化一听,脑袋“嗡”的一声,差点晕倒,抱住女儿放声大哭,边哭边诉前情:“我就是你该逝世的爹。扔下你们娘俩不管,不配做你娘的丈夫。也不配做你的父亲,今天又和自己的女儿入洞房,这还算个人吗,还有啥脸面活在世上,干脆吊逝世算了!"说着把床帐扯下一条系在脖子上就要上吊,女儿哭喊着拼命往后拽。

管家徐一正好路过,听见里面哭喊声,不顾一切闯进洞房,一看,见王起化正要上吊,匆忙上前劝解。王起化和管家哭诉了细情。徐一思索半晌,说:“兄弟且莫悲伤,你把你女儿嫁给我儿子,我儿子一表人才,满腹才学,你必定能相中,马上让他前来入洞房。再安排个洞房,你和你妻子也入洞房,岂不是一俊遮百丑嘛。”王起化止住了哭声,也只好如此了。

一家人相认,破镜重圆,从此过上了幸福圆满的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