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羊肉汤,亡了一个国

古人很重视一杯羮,一杯羹竟关系到一场战事的成败,甚至一个国的消亡。

春秋战国时代,各诸侯国互相攻伐。有一年,宋国大夫华元率军攻打郑国,为了鼓舞士气,华元嘱咐炊事员给大伙加餐,大锅炖羊肉,犒劳士兵。一人一块,士兵们兴高采烈地捧着羊肉骨头大啃特啃。偏偏到了华元的马车夫羊斟这里,没了。羊斟没吃上羊肉,心中闷闷不乐,在一旁喝凉水。本来华元军务忙碌,忘了交代分给羊斟一份。羊斟见其他人吃得满面红光,不禁气不打一处来: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跟着引导利益多,怎么我就那么背时呢!这不是诚恳作践我吗?有仇不报非君子,羊斟暗暗打定了主张,决议以牙还牙。第二天,华元乘着羊斟驾的战车出征。宋郑两军相遇,双方摆开阵势,互相厮杀起来。就在两军鏖战正酣的时候,羊斟忽然一甩鞭子,驾着马车风驰电掣般向郑军的营地驶去。车上的华元大惊,对羊斟喊道:“你晕头了吗?这是去哪儿啊?那边是敌营啊!”羊斟回过脸答道:“昔之羊羹子为政,今日之事我为政!”分羊肉你说了算,去哪儿我说了算。就这样,羊斟驾着战车径直到了郑军大本营。成果宋军大败,可怜的华元研讨了一晚上的兵法计谋还未发挥,就稀里糊涂地成了俘虏。

无独有偶,几百年后,中山國的国君没有汲取教训,重蹈了华元的覆辙。有一次,中山国君在国都大宴群臣,上了一大锅羊汤,国君让仆人把汤分到客人们各自的碗里。不过,人多汤少,当轮到一个叫司马子期的大夫时,羊汤已经没了。司马子期当时没表现什么,但回到家后,越想越不对劲,以为这是国君在大庭广众之下有意出他的洋相:“今日到此的都是朝中大臣,我司马子期再不行也是个上大夫呀,众人皆分羊肉羹喝,惟独国君不分羊肉羹给我,这不明摆着小看我嘛,当着这么多人,别人都吃得有滋有味,惟独我没有喝羹,更何况有人还边喝边冲我得意地笑。哼,有什么了不起,这里不养爷,自有养爷处!” 想到这里他起身愤然离去,投靠楚国。

在司马子期的巧辩游说下,楚国举兵攻打中山国。中山国弱小,怎是楚国敌手,刹那间,中山国消亡了,中山君因一碗羊汤丢了王位,只能仓促逃往国外。中山国君仰天长叹道:“吾以一杯羊羹而失国矣。”我冤枉啊,不就是一碗羊肉汤么?中山君在流亡中,有两个人跟在他身后。中山君回头对这两个人说:“你们是干什么的?”两人答复说:“我们的父亲有一次饿得快要逝世了,您赏了一壶熟食给他吃。他临逝世时说:‘中山君有了危难,你们必定要为他而逝世。’所以特来为您效命。”这时中山君才清楚:“与不期众少,其于当厄;怨不期深浅,其于伤心。吾以一杯羊羹亡国,以一壶得士二人。”

人们可以责备司马子期:分不到羹,气宇小,为一点口腹之欲而去干亲痛仇快、投敌叛国的事,是个不忠之士、不义之人。但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司马子期所争的也并非只为一杯羹,是为图尊敬为面子,是因为分配不公,赏罚不明。可见分配不公,赏罚不明这个隐患,迟早总要爆发的!一杯羹分不公,也可亡一个国!(摘自微信大众号“华夏基石e洞察”)

◇ 班超/编译

“完善”是“好”的敌人,当然如此。但当我们知道没有什么(也没有人)完善时,这句简短的话变得更加紧要了。

怎么可能呢?

又因为如此,如果你的家庭、事业、假期、背景和人际关系……不完善,是否意味着你应当暗藏它?为它感到羞耻?感到惧怕?

我们周围尽是不公正与不公平,而且昨天比今天还糟。发明不完善,批驳很容易,或者更甚,去耻辱它们,都是容易的做法。

我以为,还有另一个好做法:发明“好”的曙光,并设法放大它们。过错显而易见,但过错可以矫正,提高可以取得。不过,它们只产生在我们张开双臂、拥抱“好”的机遇时。

不完善是机遇,更好的机遇。

(摘自《讥讽与风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