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典微小说:《高手》

内容起源:图文综合自网络

起源:百观网,作者:佚名

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她丈夫还在公司开会,她真的很赌气,眼泪在眼眶里一个劲地打转。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她就把做好的晚餐端到了餐桌上。

白色的瓷器摆在碎花的桌布上,让人看着都会食欲大增。

可是花精神做好了可口的饭菜,却等不来吃饭的人。

她一遍又一遍地拨打丈夫的手机。开端的时候,丈夫不接,后来她一个劲地拨,丈夫终于接电话了,嗓门压得很低:

“亲爱的,请你务必懂得,这是一个十分主要的会议,董事长都亲自加入了。”

“哼,什么鬼会议,要开到这个时候!”她满腹怨言地抱怨着。

“他不来,我来可以吗?”忽然一个声音从她身后响了起来。

“啊,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她吓了一跳,转过身来惊骇地对来人喊道。

“嘘……”生疏人在嘴唇前竖起了一个手指,“请不要大惊小怪,我专程前来访问你。”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她心里惧怕极了,尽管外表显得还比拟安静。

“从阳台上爬进来的,原来想等到你们全家睡觉以后再进屋来随意看看,可是刚才听到你和丈夫通电话,知道他在开主要的会,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所以我决议提前亲自访问你,陪你说一会儿话。”

她尽量让自己安静下来,脑筋里想着如何与这个窃贼周旋的各种计划。

首先她想到的是不要激怒他,不能惹他赌气,因为她记得电视里专家曾经说过,遇到这种情形,最主要的是不要激怒对方,保全性命为上策。

“很负疚,由于我们这种职业的特别性,我不得不采用这种方法进屋。”他文质彬彬地说。

“其实我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更多的时候,我们也很仁慈,我们也有职业操守。你看,我并没有对你动粗,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们之间就会相安无事。

尽管我们出生不算高尚,但我们知道这是文明社会,我们也理解文明、礼貌这样的字眼。”

她的声音也变得柔和起来:“也许吧,不过如果你的手肯分开你的口袋,也许你会显得更仁慈一些,因为我知道你的口袋里恐怕有一把弹簧刀之类的玩意儿。”

他非常听话地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走到餐桌前,扫了一眼桌上的菜肴,然后他从碟子里拿起一小块牛排送进嘴里嚼了起来,啧啧地赞不绝口。

他在餐桌旁边一屁股坐下来,并且朝她挥挥手,示意她也一起来吃。

起初她站在那里没有动,可是又怕惹恼了他,于是她只好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警惕翼翼地坐下来,不过她没有动面前的餐具,只是非常谨严地看着他吃。

他尝了几个菜,用餐巾擦擦嘴,抓起桌上那瓶酒,打开盖子,倒了一小杯酒,抿了一口,然后使劲地咂咂嘴:

“啧啧啧,这酒的味道也不错,是好酒!来,为你这么能干的主妇干一杯。”说着,他向她举起了酒杯。

“你为什么会走上这样一条路呢?”她警惕翼翼地问,尽量显得和颜悦色一些。

“唉,一言难尽,还不是为了生计,我也有老婆、孩子要养。”他叹了一口吻,又呷了一口酒。

“你为什么必定非得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呢?其实你还可以做其他一些体面的工作呀?那样风险要小得多。”

“夫人,其实这个问题我早就斟酌过,我也曾经去找过这样体面的工作,可是我这个人命不好,总是四处碰壁。

所以还是干这一行见效快,尤其是像我这样的高手,总是手到擒来,因为我从事这个行当已经很有些年头了。”

墙上的挂钟响了起来。这是一个布谷鸟式样的挂钟,到了整点,便发出“布谷、布谷”的叫声。

钟的声音开端把他吓了一跳,很快他又平静下来。

他瞟了一眼墙上的钟,对她说道:“你看,都十一点了,你丈夫还没有回来,真不像话。我最恨这些不守时的人,尤其家里还有这么贤惠的妻子一直在等着。”

“不,他今天晚上有个非常主要的会议,平凡他回家都很准时。”她显得有些冲动,拼命为自己的丈夫辩护着。

“嗯,即便如此,也不能谅解不准时行动。

你看,我就是个很守时的人,一般我在别人家待的时光不会超过20分钟,所以我现在要走了。

夫人,感激你的美味佳肴,感激你的热忱招待。

为了能够让我记住这美妙的夜晚,我应当随手带走一两件纪念品,我想你应当不会反对吧?比如说这只钻戒就是最适合的纪念品。”

他一边说,一边走到那个小桌子旁边,从一个首饰盒里拿起了她的那枚钻戒。

刚才他在阳台上偷偷看到她从手指上脱下这枚钻戒警惕翼翼地摆在这个首饰盒里,他知道这个钻戒很值钱。

她的心隐隐作痛,因为这是她丈夫送给她的纪念品,价值不菲。

可是她知道这宝贝确定要不回来了,破财消灾,还不如索性装得慷慨一点,好让他尽快分开。

于是她显得无所谓的样子对他说:“好吧,你就把它拿走吧,但愿你能卖个好价格。”他点点头,微笑着朝阳台走去。

“等一下,”她在他背后喊道。

“你必定得把这些夹心面包和火腿肠带走,我想我的丈夫确定不须要了,但你的妻子和孩子确定须要。”

她敏捷地把面包和火腿肠包好,走到他面前,恳切地对他说:

“爬楼的时候千万警惕,你也是有家室的人了,应当多想着一点你的家人,祝你一路平安!”

说着,她把面包塞进他的上衣口袋里。

“夫人,你真是个好人!”他把手放在胸前,像绅士那样对她微微地弯了一下腰,紧接着他的身影消散在阳台上,无声无息,就像他来的时候一样。

她攥紧着拳头站在那里没有动,一直等到听不见任何动静为止。

“嗯,这个家伙倒是挺有礼貌的,”她在心里想,“不过,尽管他干这一行干了很多年,仍然算不上是一个高手。”

想到这里,她松开手指,细心地端详着手中的钻戒,然后把这只钻戒又牢牢地戴在手指上。

她很高兴,因为刚才把面包塞进他口袋里的那一霎时,她把这枚钻戒又拿回来了。

这个窃贼也许做梦都没有想到,他遇到了一个真正的高手,尽管她早就退出江湖,已经改邪归正很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