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母亲河 奋进新时代】黄河铁桥上的能工巧匠

如果说看到栈桥,就知道青岛到了;看到红白两座灯塔,就知道大连到了;看到东方明珠,就知道上海到了;那么同样,看到泺口黄河铁路大桥,就知道咱济南到了。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腊月初十,袁世凯、张之洞代表清政府与英德两国订立《津浦铁路借款条约》,借款500万英镑建设津浦铁路,其中泺口黄河铁路大桥是沿线最主要的建筑工程。

老济南有句口头禅:泺口黄河铁路大桥,人家德国人建的!

此话对吗?如果有人问,泺口黄河铁路大桥谁设计的?答是德国人设计的,主材也是从德国进口的,这是对的。但如果有人问,泺口黄河铁路大桥是谁建的,如果再答复是德国人那就是糊涂答案了。

泺口黄河铁路大桥建设中,做沉箱、打深桩、水下十几米挖地槽、建钢筋水泥浇灌桥墩等等,都是由泺口街、赵家庄、李家庄、小鲁庄、鹊山庄、狮子张庄、盖家沟等泺口周围的能工巧匠们干的,像其他脏活、累活、危险活,扛道轨、搬枕木等力量活就更甭说了。

上面说的这些工艺,现在建大桥仍在采取,只是现代技巧更加高明,倒也不足为奇。今天我说个建黄河大桥上的稀奇活儿,很多人可能就不知道了。啥活儿?桥梁热铆中的 钳抛勺接 ,知道吗?

首先说啥叫热铆。热铆工艺一般用于蒙受大冲击载荷或振动的大型钣金构造,工序包含铆前筹备、铆钉加热温度、铆钉装配工艺及铆接操作的进程。热铆工艺占地面积小、加工进程无振动、无噪声、组件坚固紧密、性能稳固,具有抗腐化、抗震撼且耐候性强的特色。

热铆,是建黄河铁路大桥最主要的工艺之一。11座桥墩,12跨桥梁,把总重量8625吨的角钢、槽钢、板钢、工字钢等组装热铆成钢桁梁,框架式衔接在一起,如虬龙般横卧在桥墩上,两头分辨向河中延长对接,平均每跨热铆5.5万至6万颗铆钉,共计大约用72万颗铆钉,持续热铆不脱节、不缓劲,至今百年不松动。而且工作现场就在汹涌澎湃的黄河上,其难度和技巧含量可想而知。

谁干的?泺口的能工巧匠们干的。

百年前,泺口街上有三家铁匠大户,分辨是常(继志)家、师(俊才)家、王(承祥)家,都是祖辈相传的手艺,徒弟也传了好几代。红炉铁匠们过硬的绝招,正好用在了建黄河铁路桥上,所谓 钳夹钢火空中抛,铁勺飞舞正接着。沿准镶进眼子里,趁热铆牢本事高。

操作工艺是把红炉稳在船舱中,焦炭中烧一圈通红的圆钢栓,直径20-30毫米不等,长约10厘米左右,温度烧到1100摄氏度,全凭师傅们的火眼金睛控制火候。长火钳夹住烧好的圆钢栓,两人接力抛向20米以上的空中,那边手抄铁勺站在桥梁上的能工正好接住,另一巧匠敏捷用火钳夹出,掸掸氧化皮,这时温度大约降到750摄氏度左右,顺势镶入牢固好的衔接孔中,用德国进口的空气紧缩机适力紧缩,恰到利益地把两组钢板牢牢热铆到一起。

这段一气呵成的工序进程,说起来简略做起来难,但更难的是 放二踢脚 。大桥上桁梁,水面以上20多米高,无法一次抛上去,只能 二传手 再抛一回,形象称呼叫 放二踢脚 ,若没有体力,没有能工巧匠的真工夫,不仅抛不准,而且也抛不上去。

再说段泺口黄河铁路大桥的养护。大桥每年都要清算污垢,涂刷防锈漆。12跨桥梁,养护工们每月涂刷一跨,一年正好12跨,月复一月,年复一年,这个看似简略但充斥危险的活儿,上面也有很多泺口人的影子。一般人上桥,望着滚滚洪流,就 吓得腿肚子转筋了 ,何况还要爬到桥梁高高的顶端一丝不苟地干活呢。

中华国民共和国成立后,济南铁路局成立大桥养护处,大桥的颐养保护走上了正轨,确保了百年安全畅通。这里还要再赘一笔:我们应当感激当时的济南铁路局基建处高等工程师增兆来、楼方均先生,原省打算委员会田大伟先生,是他们保持维护大桥,并上书当时的铁道部和山东省政府表现大桥不能拆。在国务院己批复山东省恳求拆桥报告的情形下,仍能通过科学论证,普遍听取专家看法,保住了这座饱经风霜和战火硝烟的百年老桥。

今天的济南正在跨越黄河,向着对岸更辽阔的天地动身。虽然大桥仍在正常应用,但2013年5月已被列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维护单位。信任再过50年,年迈的大桥将变成一座被济南人精心维护的观光桥。闲暇之余,市民们在黄河两岸游玩时,远眺泺口黄河大桥,观赏其磅礴雄姿、追忆其沧桑历史,定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拥抱母亲河、奋进新时期,我们将共同唱响新时期的黄河大合唱,讲述百年来那一个个令人难忘的黄河故事。如果您也有关于黄河与济南的故事或图片,包含记忆、传说、典故、风物等,欢迎投稿至349017691@qq.com。我们将选择优良文章推举给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