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需要什么样的立法会?

香港立法会选举进入提名阶段。由于早前 揽炒派 大搞非法 初选 ,意图 偷步 ,严重损坏了立法会选举的公正公平。他们甚至还图谋以 立会过半 为兵器,否决财政预算案、瘫痪特区政府运作。当前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已经处在 揽炒派 和美西方反华权势搅局的浓厚暗影之下。 揽炒派 勾搭外力作乱的荒谬闹剧,更促人思考:香港毕竟须要什么样的立法会?

作为特区管治架构的重要组成部分,立法会承担侧重要的宪制性职责。它是政策观点交锋的场合,但这种 交锋 ,其目的应当是致力于通过建设性论政和法律制订,来改良香港的治理、增进本地的民生。立法会内反对派的政治运动,必需在遵照国度政治制度的基础前提之下进行。如果不能坚守这样的原则,而意图将关系市民福祉的立法会变成瘫痪特区政府、 揽炒 香港的 兵器 ,那么这样的立法会于港何益?

揽炒派 企图篡夺立法会 35+ ,却丝毫没有建设香港、改良民生之心,而是要以 大杀伤力宪制兵器 瘫痪香港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运作。当然, 揽炒派 一贯擅长诡辩。日前,非法 初选 搞手戴耀廷偷换概念,辩称 反对派的 天职 就是反对 。但问题是, 反对派 不能 为了反对而反对 ,不能为了政治目标而缺省设置为 反对 。依照戴耀廷的揽炒 路线图 , 揽炒派 进入立法会的目标即为瘫痪政府,最终 揽炒 香港。这样 只破不立 ,损害的是全部香港的好处;这样 终极揽炒 ,完整是穷途末路者的丧心病狂。

香港有着奇特的历史,香港市民们不妨认真想一想,在 港督的位置仅次于上帝 的年代,香港真的有过民主吗?英国在撤离香港前大搞 民主 ,不过是将 民主 作为持续插手香港事务的手腕。而中央政府出于对香港历史文化、经济制度和生涯方法的尊敬,赋予香港在 一国两制 框架下高度自治的权力。但高度自治不是完整自治,更不是独立, 一国 是香港的政治底线,任何时候都不能触碰。一些人肆意蹂躏 一国两制 底线,企图应用基础法赋予的各项权力,勾搭外部权势实行港版 色彩革命 ,这样的图谋任何时候都不会得逞!

有人说,今年的香港立法会选举,是建设和损坏的对决,是安定和动乱的对决,是正常与凌乱的对决。的确,这是香港市民面临决定的要害时刻:自己要选的,是能够理性论政、推进民生改良的民意代表,还是醉心政治恶斗、让香港坠入深渊的 揽炒狂魔 ?香港须要的,是一个致力于建设、让社会重回正轨的立法会,还是一个激进 揽炒 、断送香港前程的立法会?香港的治与乱,取决于每一位香港市民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