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程

飞速的车,不断擦过的那些风物,每一个都在自己的性命里寻找属于自己的节律。冬天的宁静,是一种积蓄,看起来是退一步,恰是为了春天的来临积攒性命的养分。

到机场,总是会遇见热忱的人们,他们倾销自己的业务。而业务员的目光也是狠毒的,可能一眼过去就知道跟谁交换可以搞定。不能不说这是一种本事。

同行的同事果然办卡了,之后我们被她引领前往所谓的贵宾区,刚刚坐下就被告诉须要花费。于是,我们转身下楼。

抱着退一步的心理。在机场,车站等地方谓贵宾室。都是须要警惕谨严的。总体而言可能我们的国家比印度还好很多吧,因为在印度贫穷总体凌乱。看西川写的印度想着摩托车,汽车,三轮车,还有牛都在大街上肆意妄为。

在机场渡过四小时,终于在四点四十五腾飞。今天云层看起来如海浪翻滚,有时候也有移动的云朵。金色的阳光落在云上,也许只有目睹的那种才干感到到某种意味。些许疲乏,有些时候海岛般黑色。

飞过来,落地已经七点多,折腾到会务组报名,酒店已经九点半才干进入房间,疲乏的十二小时,等待明天揭幕,充电到底还是等待更多见识,成长……

九点二十八分,大巴缓缓驶离市区。

车出市区终于看见秋的足迹渐行渐远。杨树的叶子只是余下很少,想起惠的句子:那些鸟在等什么?

等干掉,然后落下。哈哈,这是我们的对话。没有了诗意叶子,其实就是水分干涸。

那些树木在秋的时间里终于解脱了纯色的绿,化装了一般,浓重的诗意层林尽染。染,还是低劣的染吧,否则它们怎么那样不均匀呢?

野菊的黄总是那么熟习,只是在这样初冬的暖意里。它们依然是在释放属于自己的能量。性命的原来就是这样吧。

一直看着那些田畴,田野里的稻子其实已经不多,那种是属于舒畅的黄,我们更多时候教孩子们田野铺上了一地金子,可是若孩子逼真地看过那一片纯色的黄,可能被震惊得无语。更多的处所露出了茬子……田野的鸟偶然会飞过空旷的天空。

晴天之下,一切都是明朗。

车依然前行,不远处那乌桕树的叶子,红得热闹,也是那么如花绽开。小时候我们村口的乌桕树是男孩子爱好的,因为它的果实很圆。门前的堂哥常常带着去爬上去,摘那些果实,装在弹弓里。不,应当不是弹弓,好像是一种竹镊一般,把那个果实卡在上面一崩,出去了……

某种低矮的灌木树叶红色很是让人爱好,矮矮的,叶子也是漂亮的。看起来样子也如花绽放一般。我们失去也是有的,只是没有那种氛围热闹。

枫树的叶子也是偶然看见,那些热闹的红色总是令人想起热血沸腾的某种感到。曾经在师专上学时几乎天天上山去看枫叶。每一片叶子变更,每一次都会跟闺蜜谈论叶子的色彩的变幻多姿。是的,这棵树跟那棵树之间,高低之间,左右之间都会不同。只是我在想,风过以后应当又会不同。所以才有那么多人留恋秋色。在秋天去寻找自然的漂亮。塔川秋色年年都会吸引很多人前往。人总是爱好那些唯美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