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步入婚姻之前,不管哪个年代的女子,都有一种传统的固化意识深深藏在心底:做一个温顺的妻子,当一个贤惠的母亲,相夫教子,幸福一生。

没有女人愿意成为汉子,也很少有女人愿意成为家庭顶梁柱,尽管现实基础就是如此——女人渐渐活成了汉子,顶起了家庭的大梁,一边赚钱养家,一边还得貌美如花。

惋惜的是,社会总是欺侮好女人,现实和期望总是背道而驰。

你愿意承担,那你就担着好了,不会有人因此而不安。

你愿意付出,那你就付出好了,没人会因此心疼。

承担久了变成累赘,付出太多变成习惯,你想撒手,还没理由,怎一个无奈了得?

付出太多,总会感到到辛劳,很多时候也想借个肩膀,让自己放松下来,感受生涯的幸福。

如果没人理解你的诉求,也许你就会通过埋怨来发泄情感,然而这不但帮不了你,还会让伴侣觉得焦躁。

人们只爱好向别人埋怨,可没人爱好听别人埋怨。

不是所有男人都那么体贴温暖,理解你的情感,照料你的身材。于是,很多女人选择了暴性格——这是最浅易的逻辑,我那么辛劳,你却不照料我,这是你的错,我当然赌气。

智慧的女人不会选择暴性格,她们只想到达目标。她们会说:“亲爱的,我感到最近事情太多,感到压力好大,好想你给我一点力气。”似乎没人能谢绝。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在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里,节约持家一直是好女人的标配。只是,节约和抠门的关系也很奥妙,差别就在于怎么权衡承担得起的生涯质量。

有些女人非常节约,穿着和自己完整不搭的服装,用着和身份完整不符的东西,任何须要花钱的东西,都把价钱看得重过价值 。

不管是谁,在人生的途径上,都付出过不同水平的尽力和辛苦。这份尽力和辛苦,确定不是为了发明懊恼,而是等待生涯的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