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的影评大全

《桃源》是一部由吕聿来执导,耿乐 / 齐溪 / 吕星辰主演的一部爱情 / 家庭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收拾的一些观众的影评,盼望对大家能有辅助。

《桃源》影评(一):午后,温吞的一场电影

一直都爱好耿乐,很有质感的一个演员。

全部故事,多种蒙太奇,须要静下心来领会。

总的说来,耿乐演的非常有层次,从初婚豪情清澈,到发明外遇恼怒悲伤、到遇到新选择徘徊纠结,到最后的麻痹颓丧失去自我……

全部讲故事程度,比拟高,也表达当前社会一少类型人的存在,可选择不多的情形下,一些生存无奈;

很像伊朗的故事片!五星

我给五分,激励导演拍一些须要思考的故事

《桃源》影评(二):他们仨 好像两条狗

一只安适的窝囊在原地,一只不甘的往上爬 ,窝囊在原地的那一只,想拴住舍命网上爬的那一只 ,毕竟不是一路狗。压制、寂寞 、挣扎 、恼怒 、情欲 、冷淡 、嫉妒 、悲痛。

在这个跨年的冷夜里,不想看那些不认识的小鲜肉,却看了这么一部不应景的文艺片,心里会隐隐作痛,也许是因为自己有时候也像这样的一条狗,从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会看到自己的那一面,想承认,又不想,心里最深处的东西,只有自己知道。

给三个主演满分。

《桃源》影评(三):这么低的评分,应当是打给观众的吧?

不知道导演是谁,也没有等待,但这是一部佳作,原来给4星,一看评分这么低...

影片的节奏,镜头感,导演的细腻,观众似乎捕捉不到了,于是变成了无病呻吟

不知道是因为老观众没时光,还是新的观众已经失去了看电影的才能

虽然镜头在抖,但电影不是抖音

时光在行走,世间万物在追随,影片很多处所的点到为止,只有感受过时光的人才干感受得到

在时光面前给你种子,或者给你果实,其实就是给了你完全的世界

而不是必定要把BGM变成:“我就在你眼前,你看我几分像从前?”

不完善,也等待吕聿来的下一部作品。

《桃源》影评(四):陷落

曹淑娟因为爱钱而陷落

张楚因为爱曹淑娟而陷落

李红因为爱张楚而陷落

每一个人都在挣扎着满足自己的愿望,偏偏这一个叫桃源的处所成了他们的坟墓。

三角关系是影片中一个主要的关系,三人行必有电灯泡。当康捷问李红你冷不冷的时候,李红将这份关怀给了张楚。康捷的愿望从一开端就写在了脸上。你无法清楚他到底是从一开端就没有把张楚当哥们儿,还是从他驯服不了李红开端。

当耿乐坐在监狱探视厅的那一刻起,他的脸清楚的在屏幕上的那一刻起,他的眼直勾勾的,他是从心里感激李红养他,可是至于他现在怎么样,以后要什么,他仍然全然不知。他曾经想要的也只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而已。

:吕聿来老师第一次做导演,镜头颜色构图都是很讲究的,很惊喜很意外!

《桃源》影评(五):桃源

桃源,名字很庸俗,像世外桃源。

开头一个人独自在夜跑,开车定格在7:15,望着酒店好久,在大厅里看着大堂的山水画,驻足。这时两个蒙面的黑衣人,他的同党出来,火速开车分开。偷了丁盛的蜥蜴出来,冬眠的蜥蜴。下车后,他看见蜥蜴在雪地,走路上一个女人带着小孩问他干什么去了,跑步去了。打开电视机,收看节目,听到丁某被杀戮。他在逛桃源这个贴吧的时候,看到曹姓女人,车上两个蒙面人曾提过她。他在家的时候,有人送来一袋钱。对自己的女人说要出去旅游,应当是已经策划好要干一件他以为的大事

路上接了一个电话,然后他就进警察局,跟警察交代事情。他说自己去跑步了,警察调监控问画面中的人是谁,他不承认。

一个月前,曹淑娟拜会老同窗。

曹淑娟盯嘱张梦,你不要跟康捷混,他早已不是,张梦答,可你也不是曹淑娟了

曹淑娟带着小虎去北京了

我养你,然后他就住在这里了

《桃源》影评(六):无悔

早上跑哪儿去了也不说一声

跑步去了

自作多情

笑起来那么丑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他吗

(镜头戛然而止并呈现字幕)

有些机密

除了机密之外它什么也不是

你知道吗

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

破了的镜子是重圆不了了

花不可能在一年之内开两次

我比你明白

原来第一眼感到李红比拟诱惑妩媚,后来看到齐溪穿了驼色和白色大衣站在麦田里,鬓角的发梢随风飘动,很有气质。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豁达。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小时候背的陶渊明的桃花源记,点题了

地下室的软禁和床上的铁窗让我想起了一种约束,占领,捆绑的张力的爱,一般人无法承载吧。

耿乐演出了窝囊感

《桃源》影评(七):每个人心灵最后坚守的,都是自己的桃源

小镇、大海、雪景;老房子、旧工厂、落魄人 ;地中海作风的室内装修,各怀心思的新欢旧爱还有耿乐愁闷的脸。开局耿乐介入了一场谋杀,他负责开车,接应杀手 ……故事在迟缓的节奏中展开。愿望和迷惑娓娓道来,光怪陆离的色调。男女间简短睿智的对话。每一句都有情感的转折,故事的节奏被耿乐和几个生疏的新演员把握的很好,我甚至猜忌他们平时是很好的朋友,彼此熟习配合默契,有深层的感情交换。耿乐饰演的低微小人物在愿望中挣扎痛哭,却发不出声来。曾经火热的爱情也变的低微,他俩这份在生涯面前敏捷变质的爱情则是另一个女孩曾经的幻想,她为了追逐这份往昔的炙热不惜废弃自负,警惕翼翼的从生涯上包养耿乐,从感情上情愿为奴。言语间有酸楚的调情、有不甘的要挟、有暴怒后的悔恨哀求。一个为了生涯废弃爱情,一个为了爱情废弃尊严,一个为了尊严废弃底线。但是,小人物的性命中总要坚守些什么,而我们能守住的那一块儿,我们称之为———桃源。

李健2019.12.31

《桃源》影评(八):如果我们相爱,我们就是彼此的桃源。

这是一部暗藏太多机密的电影。我能解读到的也仅仅是一部分。

张楚看似是一个渣男,内里却有着清澈和气良。他优柔寡断,身材里仿若有万般力气却无处释放。

李红说,你连白天都有用不完的劲。张楚心坎的痛楚,他只有自己知道,李红想要窥测却总是触碰不到。这里暗藏着一个符号,就是张楚心坎的“盼望”却总是寻不得方向,找不到途径,有一身力量却无法释放,感到在浑浑噩噩般的耗尽性命。这又何尝不是你我。年青的时候,我们多么盼望寻找到人生方向。

桃源的那片海,对每个人而言都有着同样的作用,在迷茫的时候,他们都曾去到海边,盼望能与自己对话,看清自己。

还记得张楚和康捷去北京的火车上,张楚说,曹淑娟最爱好北京,康捷答复,谁不爱好北京啊?这句话,让我们这些北漂人感叹万千。北京真的是令人又爱又恨。

张楚在桃源的税务局第一次与康捷碰面,康捷便认出了张楚,且提起了曹淑娟。

张楚在北京的酒吧第一次与李红碰面,李红也认出了张楚,并且问他:如果当时曹淑娟没怀孕,你们还会在一起吗?

这阐明张楚和曹淑娟二人的过往对于桃源的很多人而言都是透明且好奇。

也许在纯挚的学生时期他们曾轰轰烈烈的恋爱,甚至曾受到来自家长学校社会的诸多压力。

而“意外怀孕”也成为了这个故事的最初的缘起。这意味着没有筹备好,这段联合很有可能没有被祝福,底本双方的家庭本也无法助力。而关于婚姻中二人的目的是否一致,人生观,价值观是否能够得到统一,他们或许基本没有成熟到婚前思考的田地。这定会为这段婚姻中埋下某种隐患。

愿望,是这部电影非常主要的一个议题。

欲从何处生?是否有止境?

曹淑娟底本是多么能吃苦肯干的一个女人,摆煎饼摊,发传单,骑三轮摩的。我们能注意到导演很简略的几笔便交代了曹淑娟和张楚的“纯挚”时期。并且这三种职业,其实并不能够被称之为职业。我姑且称其为这三份活儿,都是在我们的社会中不合法的。“非法”是一种隐藏的隐喻,在这个安全的社会制度中,他们随时会被查抄和惩治。我们注意到曹淑娟骑三轮摩的的时候带着一个口罩,这或许只是身材须要,但我更愿意懂得为心里须要。这两个人的生涯几乎毫无隐私般的曝露在光天化日。曹淑娟的身材里长着一颗种子,她定不会满足保持生涯的现状。她对张楚说,自己仿佛被拴住了双腿,想跑跑不起来。我想这句话必定会戳到很多在斗争中的人,无论大城还是小城。我们总是莫名的被太多太多压力约束住,很难随心所欲,家庭,子女的教导,父母的养老,幻想的遥不可及,事业的止步不前,渐渐越来越急躁的心……谁人不想能孑然一身轻松,但这就是生涯的滋味。

曹淑娟在得到“合法”职业(铁锹厂)的那一刻,也注定了她转身进入社会道德中的“非法”。穿新衣,开宝马,买房子。物资升级的同时,愿望悄然失控。曹淑娟在钱权之路开端走向深渊,无法回头。

张楚发明曹淑娟与他人有染,将她捆绑在新房的地下室。软禁爱人在身边,而爱人的心早已不在。那份心痛,耿乐诠释的很好,他精瘦的身形也更正确的附和这个人物。导演对人物的心理已经进入一种极致的探究。谁都不是过去的谁了,而张楚还是那个张楚。还有一个人,似乎并没有变,就是李红。

李红,仿佛是另一个张楚,她的过去必定也是一部迷人的小说。她唱着歌剧,歌剧的象征也是一种纯挚,那是一种与钱权缭乱的社会的一种抗衡。她怀着最后的期盼,在北京坚守。

如果连北京都没人听我唱歌,那别的处所更没有了。

其实底本北京也是李红心中所期望的“桃源”,李红心中的“桃源”破灭,回到了现实中的桃源,城市里人心急躁,几乎已经没有人在听李红唱歌了。就像我们听到的很多文艺界的往事一样,过去就像今天一样。李红心里还想保持,哪怕台下只有一个听众。但她毕竟还是敌不过现实,还好有爱情,她爱上了张楚。她心疼张楚,真心对他好,她不管他有钱没钱,不管他的过去如何,也不管他未来是否有发展。只是想和他在一起。她是张楚的天使,也是张楚的光。也许民众心理会难以懂得这样一个女人为什么要爱上这样一个没出息的男人。他一直挂念着曹淑娟啊!他没有安心在你这啊!但李红,也有她的自私,她盼望将张楚留在身边,也是有自己须要他的成分。李红担忧,如果没有这份爱情,自己是不是会变成像张楚那样腐化。她盼望用爱来拯救彼此。真让人心疼!每一个男人也许心中都盼望有李红这样一个女人的呈现。导演将吕星辰塑造成一个看似风情万种却又无比痴情的女子,非常胜利。

她将耿乐的旅馆房间退掉,说我养你啊。

她去探监,耿乐说谢谢你养我,她泪如雨下。那一刻她知道自己的所有付出都值得了。

李红问,我其实一直想知道你那几根破孔雀羽毛的机密。

张楚真挚的又略带低微的答复让我清楚了。其实他是一个无比盼望自己能够有机密的人。

导演很好的做出了开放式的想象空间。也许那七根羽毛是当年少年时张楚的初恋给他的,也许是曹淑娟拆散了他们……又也许,就像张楚说的那样,他基本记不清是谁送给自己的还是自己买的,他也许真的特殊盼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拥有“机密”的人,他过去的太多人生都太透明了,他给自己制作了一个不能言的机密,别人无从得知,他也无从解答。

就像那醉酒的夜晚飞舞出的漂亮蝴蝶,毕竟是爱意里的幻觉还是什么?

人生剧场,如梦似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