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成功统治地球的秘密读后感100字

《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是一本由[美]约瑟夫·亨里奇著作,中信出版团体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69,页数:2018-9,特精心从网络上收拾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盼望对大家能有辅助。

《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精选点评:

●人类学

●作者是斜杠学者但专业度满分。文章中的问题提起与剖析答复,让我点头恍然大悟。

●不知为何,感到译文有的读不通顺。观点不错,正好对冲一下《自私的基因》里的一些观点。

●人类因群居、交换、相互学习、数量众多、活得久......等等原因而统治了地球。我只想说,地球君,不对抗一下吗......

●作者挺厉害,自行摸索了人类的文化进化,并有所觉见。但思想太一般了太一般了,构造也不好,章题目跟小题目完整是想到什么取什么。平淡道极致的作品。文化进化可以有更好的书,但绝不是这本。亏他还读过托马塞洛(汗)

●包括大批人类学社会学心理学语言学知识,对于懂得人类为什么是现在这样很有辅助,可以学到不少东西。人类是文化主导进化的生物,这真是醍醐灌顶。

●我们是选择性学习者!

●这书的核心有点相似于自我训化的路径:文化,工具,心理机制,行动,生理构造。感到里面的故事和科普很有意思,文化累积带来的工具提高,但工具总是会重复丧失,因为环境的变更,因为迁徙,或者文化人团灭。最终在跨过卢比孔河后就再也无法回去,现代人在极地和雨林作逝世就可以看出。还有社群对于人类文化演进的主要性,落地,抱团,社群范围越大,交换越频繁,工具的晋升机率就越高。说的是慷慨向上的事情。除了心理机制,演变方面偏前人类社会。我们丧失了牙齿,肠胃,肌肉,获得了学习,社交和文化,察言观色,声誉制度,家庭。

●超牛

●不错 一口吻看完

《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读后感(一):这是一本神书,你必定要看。

把这本书推举给我的人说,这是一本神书,你必定要看。于是我看了,合上书惊叹,真神啊~

书名看起来有点中二,但讲的还真是这个事儿,也即,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文化如何驱动我们胜利?

它的结论是,我们人类现在几乎占据全球,发展出了丰盛的文化,是因为文化演进和生物演进一起,催生了强盛的集体智慧,驱动我们走上了地球生物的巅峰。

这个角度非常有趣,而且作者写得逻辑清楚,阐述出色,讲故事与做试验兼而有之。不过,信息量虽然很大,但排布得有条不紊,读起来非常流利。

书的要害词是人类、生物、文化、社会、群体、进化,作者基础上是把社会科学和生物科学范畴的观点整合到了一起,从文化演进与自然选择协同进化的角度,推演了人类的社会化过程,侧重阐述人类这种文化学习者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书中论据超级丰盛,涉及:现代小型社会的社会模式(太有意思了简直是人类社会演进的活化石)、考古学上的发明(哇它们居然都是可以连起来的)、历史上的大大小小的文明接触(这些犄角旮旯的材料也都很好看,而且能很好地论证群体演变)、大学试验室里所做的关于经济/社会/人类决策的一系列试验(本来各个范畴里科学家/学者做过这么多有意思的事儿),还有简略的数学模型推演(对对对这个进程居然可以这样去懂得),作者把这些综合起来论证自己的观点,读来常常有惊喜。

作者是从工程师辞职去读人类学后来做了人类进化生物学教授的,写得了代码,做得了田野调查,数学好也关注人,背景很多元,这可能也是本书内容如此丰盛的一个原因。

读完这本书,我的最大收获是,开端试图从一个更辽阔的时空关系中去懂得人类、文化和自我。

人们习习用祖先、宗教、语言、历史、价值观、习俗和体制等一系列的框架去界定自己,由此分出了我们和他们,但是,原始社群的部落战斗和现代国度的民族认同,背后是一样的逻辑,婴儿的社会参照和成人的慕强臣服,背后是一样的机制,这一切的一切相互关联构成了一个宏大的体系,而现代生涯只是体系中很小的一端。当然,它是目前文化演进的顶点了,但体系本身仍在生长,演进从未结束,我们虽然是非常微小的个体,但也都是宏大过程中的一部分。

这本书用文化演进的思路,串起了宏大的信息量,很好地说明了“我们为什么会成为我们”,“我们为什么对我主要“,至少我看完之后会感到,还是应当多跟聪慧的脑筋多交换多学习啊。

集体智慧是推进我们走到现在的胜利经验,可别因为怕麻烦而自我封闭起来呀,于是,我开端认真斟酌组织读书会的事情了。

《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读后感(二):你知道人类到底比猩猩聪慧在哪吗?

地球上有这么多的物种,你知道为什么人类最终成为了这个地球的主宰?而不是猩猩、猴子或者其他生物?

其实这也是人类从很久以来一直研讨的问题,科学家们发明猩猩的智力其实和人类也是相当的。为此,甚至出了好几部畅销小说来刻画在某一个时空里猩猩开端觉悟并且对抗人类的画面。其实,在这些关于猩猩进化为高等智慧生物的书中,你会发明不管它多么聪慧最后都是一个集体。这是为什么呢?

在《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这本书中就给出了答案,这本书通过对人类进化史上的各个事件的描写来给出我们人类的与众不同的。这些事件包含失联的欧洲探险家、落单的女人、对猩猩与儿童的测试以及种族与名誉的关系等等。在这些看似单个却紧密相连的小事件中,我们最终会发明,其实我们一直以来引认为傲的智力并不是我们胜利的捷径。而我们可能疏忽的群体的智慧、文化的积聚才是我们得以胜利统治地球的原因。

约瑟夫·亨力奇是本书的作者,在此之前他的身份仅仅是一位工程师。处于对人类社会进化进程的兴致喜好,1933年他辞去了工程师一职前往加州大学开端攻读人类学系研讨生。也就是从这时候开端,他踏上了研讨人类进化史的漫长途径。在学习与研讨的进程中,约瑟夫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并且组织了多次实地考核队。《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这本书可以说是积聚了作者的终生血汗。

书中的一开端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当我们面对猩猩或者猴子的时候,其实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聪慧,甚至会输掉和他们的竞赛。但是,我们却又如何胜利的成为了地球上最大的物种,这是为什么呢?

在一组人类小孩和猩猩的试验中,也允许以说明这一切。莱比锡大学就进行过这样一个试验,他们将106只黑猩猩、105名人类小孩和32只猩猩放在一起进行了38组认知测试。这些测试包含空间、数量、因果及社会学习才能。最后的成果是人们都意想不到的,黑猩猩在所有测试之中所表示的基础和人类小孩没有差别,除了社会学习才能这一项。在社会学习才能上人类小孩可以说是完胜黑猩猩和猩猩的。这可能就是人类有别于其他物种,并且取得胜利的原因吧。

人类从一开端就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群体,并且随着文化的积聚和演化慢慢扩展,直至现在。当我们纵观历史,会发明每当历史上一次小小的整合,其实对于全部历史长河来说都是一次质得跨越。就像我们最熟习的秦始皇一统六国一样,他带来的不仅仅是政治上的一统天下,更是经济、农业、商业等行业敏捷的发展。当然,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人类群体的智慧和文化的积聚。

那么,在现行的世界,你可能会说:既然人类都已经成为地球的主宰了,我还要懂得这些干什么呢?当然不是,你会发明现在的社会每过十年都会是一个新的阶段,现在互联网的传布更是让群体的智慧得到了急剧的扩大。为了能更好的生涯,我们须要不停的接收新的文化、新的科学。未来,将是未知的,而我们都将成为这未知的摸索者。

《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这本书带给我们的其实远不止人类演变进程中所获得的知识,更多的时候我们须要思考在未来我们如何应用这些智慧将我们个人、将我们自己的小群体获得胜利。

总结前人的经验并且延续下去,这才是文化积聚的实质,这也是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不是吗?

《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读后感(三):论弱小的人类如何霸占这个世界?

纵观历史的长河,许多比人类强健、聪慧的动物都没有能够像人类一样统治地球,甚至有很多的物种是在阅历自然种族变迁、演变的进程中种族甚至灭绝了。 我们人类又是靠着怎样的智慧和才能成为这地球上的统治者? 哈佛大学人类进化生物学系教授亨里奇以为,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不在于先天智力,而在于我们的集体脑筋,在于人类群体的社会互联性和互相学习的才能。一句话:仪式、信仰、文化、规矩……人类凭借着集体智慧一步步走上了食物链顶端。 1、人类不是最强的物种 人类虽然不是最强的物种,但是成年后人类的适应、学习才能远超其他动物。 人类在一系列的检讨考试对照的试验中,并不是最聪慧和体力最大的在年幼的时候,但是随着人类的发展进程中,人类不断地随着人类的演变和提高,在成年人类和成年猩猩的对照中,人类的学习才能当热更胜一筹。 虽然人类在体型上不盘踞超多的优势,人类和欧亚大陆和非洲的巨型动物相比虽然我们没有锐利的爪子,尖利的牙齿,也没有毒液这些足够让要挟到其他生物的一切,但是人类拥有一系列的工具和阴谋,但是大约55种的巨型动物在人类登陆澳大利亚后走向了消亡,这证明了人类虽然不是最强的物种,但是人类的对适应不同环境的方法却是超过其他动物。 2、文化演变推进了人类的提高 人类之所以“变得聪慧”是因为从文化学习中习得了诸多的认知才能,文化演进构建出了一个充斥了工具、经验与体系学习机遇的发展性世界,使我们的心理才能可以在潜移默化中形成,得到锤炼和验身。 人类的一系列的文化演变,包含饮食、择偶尺度、经济策略、技巧的引进、词义与方言、信仰、社会规范等的,让人类群体能够更适应生存环境。通过这些文化的演化人类去不断地学习。 文化的演进发生了包含公共意识、饮食禁忌、和亲属规矩等一系列社会规矩。 这些文化规范,我们对行动有了断定,比如那些违背饮食禁忌,违背婚姻规矩的人都会受到其他人群的制裁和监视,让那个时候的狩猎者能够更好的合作,遵守同一个规范,使得合作能够多的同步及产生。 这些社会规范更加增进了群体间的社会性,协调性以及合作性。让人类能够在被规范地束缚下群体能够更加协同一起提高。 3、人类的集体智慧推进了文化演变 个人之间的信息共享形成的协同效应,发生了人类的集体智慧。 社会群体所谓的集体智慧,进而演化出的有效的工具和技巧,以及其他情势的非物资文化,让这个群体能够准确的学习别人的经验。 正如书中举例了,极地地域的因纽特人,能够保持庞杂的技巧才能,取决于他们普遍的接触社会的才能,这不是我们现代人去摸索的时候一个摸索队三四个月能完成的事情,学习须要集体的智慧。 随着集体智慧的传承,使得人类的技巧更加庞杂,有更多的知识,更推进了文化演进,并保持文化专门更多的庞杂的体量。 4、新物种人类-统治全部地球 人类为了生存而累积文化,在生涯中相互合作,交换,制度,技巧,语言和心理倾向,使得人类满足成为一个新型的物种。 因为社会制度规范的原因,使得人类看起来比其他的动物更具有合作性。我们强盛的文化学习和社会学习,学习人类集体智慧的结晶,让我们看起来比其他的动物更加的聪慧。然而文化对人类遗产眼睛发生的影响还在持续,人类会朝着文化世界的方向发展,向前发展,统治着全部世界。

《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读后感(四):人类其实是一种新型动物

人类是靠什么统治地球的?一般而言重要有三种说法:一种是人类拥有比其他动物更高的智力,具备所谓“即兴智慧”,比如懂得木材的特征后,就会想到可以制造弓箭、标枪等工具来进行捕猎,即智力论;还有一种说法是,我们的大脑基因中充斥了先禀赋予的认知才能,我们可以生来就理解如何解决生存方面的问题,比如寻找食物和水、选择配偶和朋友、回避毒蛇的本能等等,即本能论;最后一种说法是,人类的高社会性和团结才能,比如拥有语言、文字、信仰等等可以进行团结协作的因素,并因此驯服了地球。

但《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这本书告知我们,这三种说法都是过错的。科学家们将人类幼童与黑猩猩进行对照试验,成果发明在空间、数量、因果性这三个方面,人类与黑猩猩差距不大,甚至还落伍,所以智力论是过错的。而本能论,书中举了一个探险船队被困北极圈的故事,上百名水手们既没有激发出制作雪屋的智慧,又没有激发出捕猎海豹的技巧,他们最后都被活活饿逝世、冻逝世,本能论过错。而高社会性和团结才能,上百名水手够团结了吧,最后还不是全挂。

本书的作者约瑟夫·亨里奇以为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在于人类的集体脑筋,在于人类群体的社会互联性和互相学习的才能,即人类是一种文化演变物种。约瑟夫·亨里奇,哈佛大学人类进化生物学系教授,加拿大人类进化与文化研讨范畴的“国度首席教授”,并于2004年荣获“美国总统学者奖”。其将20多年的研讨结果写就本书,重要就是为了明白的告知我们,人类真正的奇特之处、人类是如何进行文化演变的、以及这对我们的意义是什么。

人类真正的奇特之处

在幼童与黑猩猩的对照测试中也发明,人类比黑猩猩的模拟才能强盛的多,并且通过察看婴儿与儿童的行动,我们发明人类的模拟才能还是无意识的,这里的模拟不光是行动上,还包含语言和思想上的模拟,而且在模拟对象的选择上,优先模拟有名誉或者威望的人或人群。

有名誉或有威望往往意味着这个人或人群具备值得学习的一面,比如幼童总是看向父母,模拟父母的说话、行动方法;再比如去生疏的城市旅游,在一条美食街选择要吃饭的饭馆,人们往往会选择人多的那一家;再比如,我们总是对高名誉“胜利”人士的语录、思想、甚至穿着充斥好奇并模拟。

因此,强盛的模拟学习才能,是我们人类真正的奇特之处,这也是文化的传承和演变的基本。什么是文化?作者以为,文化是由实践、技巧、摸索方式、工具、动机、价值以及信心构成的整体概念,这些“文化”大部分是我们成长的进程中从别人那里习得的。

那么,人类是如何进行文化演变的?

作者举了个很通俗易懂的文化演进示例,一个早期人类(类人猿)控制了制造木头棍的技巧,用来捅白蚁窝来捕捉白蚁,其他人类一看他的措施好,纷纭学习模拟。又过了很多代以后,有一个人类偶然控制了追踪兔子的技巧,知道兔子窝在哪里,同时他从别人那里学会制造木头棍的技巧,他可以捅兔子洞捕捉兔子,于是他的做法得到的扩散,因此人类进化出新的技巧—捕捉兔子。同时有一个人类发明空心的芦苇可以插入树底下饮水,同时他也学会了捕捉食物的技巧,他的运动范畴开端扩展,不仅仅限于森林邻近,这代表着能够捕捉更多的食物,同时这些技巧在人类中开端扩散,最后一套可以在热带草原生存的组合技巧开端成型,人类从热带森林进入非洲大草原。

不知道你发明没有,这条文化演进的路一旦开端,就没有措施再回头了,假如你作为一个原始部落新成员,你是会专注发现一整套生存组合技巧,还是确保自己忠诚的模拟别人已经控制的技巧?也许你可能会发明出某一新的技巧,但你永远不会独自想出一整套生存技巧,如果你不专注于文化学习,将会输给这样做的人。

《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核心观点就是,在人类进化的早期,大约200万年前,人类第一次跨越了进化范畴中的“卢比孔河”,即一旦开端再无回头的可能,文化演进成为了人类遗传进化的重要驱动力。比如,人类控制了烹饪食物的技巧,导致牙齿、嘴巴、结肠等变小;人类控制了储水技巧、远距离持续追踪技巧,因此人类逐渐进化出了足弓、慢肌纤维、冲击强化的关节、发达的汗腺;人类为了更好学习长者的智慧和文化,儿童期、青春期变得越来越长,喉咙骨骼、声音处置、大脑特定区域逐渐变更,使语言才能变的更强,文化传布率大大增添,并随之增进了道德伦理、社会规范等等的演变。

总之,文化和遗传演进之间的相互作用发生了一个自催化的进程,自我发生推进演进的燃料。文化信息一旦开端积聚并形成文化适应,遗传的重要选择压力会改良我们的心理才能,以获取、存储、处置和组织一系列群体中其他人也可以做的技巧和实践。随着遗传演进改良了我们的大脑和学习才能,文化演进自发地发生了更多的、更好的文化适应,这使大脑有了更好地获取和存储这种文化信息的压力,不断的扩展一个人能够学习的主体文化知识的范围。这种文化与基因的共同演进培养了人类。

这对我们的意义是什么?

作者以为,人类正处于生物学家称之为“重大转型”的阶段。当不太庞杂的性命情势与某种方法联合发生出更庞杂的情势时,就会产生这样的转型。比如从独立复制分子到“染色体”复制聚合体的改变,从不同类型的简略细胞到庞杂细胞的改变。其中这些曾经简略的细胞开端履行要害功效并形成完整相互依存的关系,就比如我们细胞中的细胞核与线粒体,以及身材不同器官不同的功效一样。人类物种为了生存而累积文化,生涯在相互合作、异亲抚养以及劳动和信息分化的群体中,交换运动意味着人类已经开端满足生物重大转型时所须要的所有请求。因此,人类确切是一种新型动物呈现的开端。

这一切仍在持续,并且在一万年前才开端加速。全球气象在1万年前的逐渐稳固以及食粮产量的增添,加剧了群体竞争并增进了新制度情势的形成,这导致社会越来越大以及人类越来越多。最终,这种竞争有利于新社会规范的兴起与扩散,更支撑与他人的信赖、公正与合作,并依附着日渐庞杂多样的政治、宗教和社会制度的联合而保持下去。

作者以为为了更好的懂得人类的生涯,我们须要接收一种崭新的进化科学:一种聚焦于心理学、文化、生物学、历史学以及遗传学之间丰盛互动与共同演进的科学,为我们供给全新的视角。比如为什么一夫一妻制度更有利于社会稳固?为什么地区/种族轻视从政治准确变成政治过错?为什么人类的儿童期、青春期变得越来越长,婚育年纪越来越晚?为什么人总是跟风、轻信他人,被割无数次韭菜?总之,在这块还未被开发的全新知识范畴中,这条途径向我们许诺了一场令人高兴的摸索之旅。

《人类胜利统治地球的机密》读后感(五):DIT:最有望弥合社会科学与生物学的理论

本书作者亨里奇在书中所提倡的理论叫做:文化-遗传协同演变,或者叫做双重遗传理论(Dual inheritance theory,简称DIT),即基因与文化的共同演变作用,培养了我们“人类胜利统治地球”。

要评价这样的理论,我们首先得从社会科学与演变生物学两方面着手,看看他们在各自的理论框架内所遇到的问题。

社会科学,特殊是社会学和人类学(以及其他交叉学科,广义上包括了经济学、政治学),早期的经典理论通常以为,人类社会是从低级向高等发展的,社会科学家把那些仍旧过着采集狩猎的社会称之为原始社会,无论研讨者是否带有种族和文化成见,这些社会科学家始终是西方中心主义式的。经济学者也是如此,以为发展到市场经济阶段的社会才是高等的,而仍处在以物易物阶段的社会是低级的,所以他们以市场经济为核心,构建起了“资本主义”的经济学理论。

随后人类学的普遍研讨,否定了上述人类社会单线演变的观点,提出了多线的社会演变理论,每个文化都有其奇特的发展,每个社会传统和文化都值得器重。这种多元文化主义,就很容易呈现问题。此时构造主义试图将多元文化从毫无共同和比拟性的泥潭里解救出来,但很快遭受到懂得构主义的批评。

人类文化之间的比拟研讨在后现代主义那里变成了“西方文化的霸权”,最有名的便是由福柯影响而发展出来的“东方主义”(萨义德)批评。最后,西方科学、医学等也变成了一种权利话语,如此等等。

另一方面,在生物学范畴,自20世纪30年代的现代综论提出之后,为演变生物学家供给了基本范式,到了50-70年代,哈密尔顿亲缘选择理论的提出,特里弗斯三篇主要论文的发表之后,演变生物学中“自私的基因”成了主流,以此为基本,社会生物学以及后来的演变心理学纷纭构建其各种研讨和理论。

如果说社会学和人类学看到了人类社会和文化之间的不同,缺少类似性,那么演变生物学和演变心理学关注点更多在于不同社会之间的共通性。以亲属关系为例,人类学家发明各个社会里各种不同称谓,并试图通过比拟研讨发明其共同之处,例如所有人类社会的亲属关系都区分男女、区分长幼等,演变生物学和演变心理学试图为这种寻找生物学遗传上的说明,如亲缘选择理论说明了我们是依照亲属关系的遗传距离来进行互惠的。

演变生物学和演变心理学试图直接跳过人类文化这一层属性,把人与人之间的类似性归结在基因(遗传)上,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教养与遗传”或者“先天与后天”之争(见朱迪斯·哈里斯《教养的迷思》),底本主流观点是来自社会学的,以为人类心智是一块白板,后天教导就是在这幅白板上进行,把儿童培育成才(见斯蒂芬·平克《白板》)。后来来自生物学范畴的证据提出了反驳,尤其是分子遗传学指出,孩子诞生后就已经预制了很多先天的才能,这种才能是我们的祖先在演变进程中留给我们的“遗产”,而后天的教导,或者父母的影响非常微弱。

撇去各个范畴学者之间的争辩,应用常识我们就能知道,若是没有先天的认知条件(可塑性的大脑),任何后天的教导都无法进行;当然如果没有后天的教导,仅靠演变而来的设备,我们也是不可能长大后成一种爱好吃特定食物(如米饭)或者爱好某种音乐的个人。

基因可以作用在个人的性状上,但不可能决议一个人的音乐爱好。虽然对于同卵双胞胎的研讨表明,被离开抚育的兄弟姐妹,多年后发明竟然爱好同一个人的音乐。这看起来像是基因(遗传)决议个性的例子,然而,虽然被收养在不同家庭,或者相隔异国,但西方社会还是具有很多共同的文化,比如找到生擅长50年代美国任何一个处所的两个人,都有可能爱好猫王的音乐。哪怕是60、70年代一个生长与中国,一个生擅长印度的两个人,都有很大机率爱好披头士的歌曲。

因此,虽然演变生物学和演变心理学在说明人类共性的问题上,进行了很多摸索和研讨,但实际上大部分时候并没有告知我们什么新的知识。例如戴维·巴斯的跨文化的大型研讨,成果表明了一个我们都熟知的道理:男人爱好年青美貌的女性,女人爱好有钱有位置的男性。

当然,不可否定演变生物学和演变心理学在一些方面给了我们一个长期的观点,即我们的一项功效为何进化而来?比如怀孕初期女性的晨吐,是因为胎儿为了防止母亲吃进去有害自己的食物所演变而来的防御性机制。

在大致清楚了社会科学和演变生物学各自面临的问题之后,我们才可以懂得文化-遗传协同演变理论的主要性。

文化-遗传协同演变理论(DIT)的基础论点是,遗传基因无意塑造了我们人类认知的基础先天条件,但文化让我们依附基因迟缓的突变才干得以演变的瓶颈,文化能够加速或者延缓基因带给我们的影响。

以亲缘选择理论为例,该理论以为,人类发展出互惠的才能,是基于基因类似度,例如和我们类似性近的人我们就会辅助他们多一点,离得远的或者没有血缘关系的我们便供给很少或者基本不会供给辅助。有名的生物学家霍尔丹曾经说过,只有当两个兄弟姐妹,或八个表亲掉进水里,才会搭救(因为亲兄弟姐妹之间的基因类似度为50%,而表亲的类似度是25%)。

但实际上,很多人看到人落水后会去搭救,不管是不是亲属。这里文化的力气盘踞了上风,在一个群体里,见逝世不救是文化所强烈谴责的,那么这个人会在这个群里很难生存,甚至于被驱赶的风险。同样,其他不被群体认可,或是群体禁忌的行动和规范,如果违背了,那么同样会侵害当事人,其基因很可能被肃清。这是文化-遗传共同作用的一个例子。

这里提出了演变生物学(心理学)一直以来的难题,那就是互惠、利他主义如何演变而来,在“自私的基因”占主流的学科中,特里弗斯的互惠理论成为了基本范式,将群体选择理论驱赶在外。近年来博弈论和合作的神经机制的发明,让群体选择理论有了逝世灰复燃之像。

基因作用于群体和个体之争,如同上述的先天与后天之争一样,如果通过文化-遗传协同演变的观点来看,基本就不是问题了。基因当然作用于个体,每个人有不同的身高、相貌和智商,社会文化偏向于选择那些更加亲社会的个体,给予其名誉或者威望,那么这个个体的基因就会得以扩散。然而如果这个聪慧的人反社会、或者与社会格格不入,那么就很难在群体中生存,更别提如何繁衍自己的基因了。

文化让人类超过于自然遗传的迟缓机制,同样也把那些不符合社会规范和文化习俗的个体消除在外,可能这些人是天才。我们回到了福柯所提出来的“知识即权利”的观点上,文化的确是一种强盛的筛选压力,让人自我规范。

最后,简略回想一下DIT理论的发展。早年将文化与遗传联合来进行研讨的理论者有唐纳德·坎贝尔,当然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最后所提到的文化“模因”也有所影响,真正树立模型的是马库斯·费尔德曼和卡瓦里·斯福扎(斯福扎的评价见我的两篇书评《基因能告知我们从何而来吗》以及《人类来源,还欠缺中国浓厚一笔》),随后鲁姆斯登和E.O.威尔逊的《基因、心灵和文化》一书也提出了模型,威尔逊本人也一直对此摇旗呐喊,从早年提出社会生物学到近年来提倡的人文和自然科学知识大融通(见我的评价《第三次启蒙》)。

其次就是罗伯特·博伊德和皮特·理查森的《文化与演变的过程》,博伊德两人最新还合著了《不单是基因》(Not By Genes Alone,中文版翻译为《基因之外》)。此外,托马塞洛的《人类认知的文化来源》也非常出色,而最新关于DIT理论的著作就是亨里奇2017年出版的这本《我们胜利的秘诀》了。

本书作者亨里奇是罗伯特·博伊德的学生,而博伊德的《文化与演变的过程》则受到了斯福扎的启示。在追溯《人类简史》的作者赫拉利的思想来源时,我画出了这样的路线:赫拉利 戴蒙德 斯福扎,那么我们画出亨里奇的思想来源则是这样:亨里奇 博伊德 斯福扎。再次向这位意大利遗传学家斯福扎表现致敬,同时,在DIT范畴里,还有更多值得我们发掘的研讨空间。

在此仅举一例,演变生物学家特里弗斯提出来的亲子冲突理论中,包括了父母与子女、同胞子女之间和夫妻之间的冲突,基于基因的类似度,那么依据DIT理论,文化目标在于解决基因的冲突,我们便可以据此来研讨儒家伦理规范,是如何解决这些冲突的?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已经开端了自己的摸索:《儒家孝道的发端和影响:文化是如何被用来为父母解决进化问题的?》,或许并不完整足够,但也表现社会科学的学者已经打开自己的视野,将演变生物学、演变心理学甚至是认知科学与脑科学引入进来。

相干书目参见我的豆列:基因-文化协同演变理论(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