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诺:孤独的对面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2146 篇文章

题图:朋友送的。

最近要搬家,还没做什么部署。

想想须要做的所有筹备,一个人要带孩子和妈妈开车,这边的整理,那边的安置, 路上的不断定性,不得不焦虑。

而想要分开这片熟习的处所,一草一木,孩子们踢球的操场,走回家的小路,也许很久也不会再见,又感到非常伤感。

几个认识二十年的朋友,天天聊天,虽然因为疫情,平时也见的不多,但是想到要分开,不知道下一次何时再见,突然非常的难过。

我们都四十多岁了,想想其实人生很短,我们被很多其实不主要的事情羁绊。

总感到有明天,但也许终不会相见。

这一切加在一起,

是一种宏大的孤单感。

想起去年此时,一土一位年青老师离职,回老家无锡,他是一年级孩子班的助教。

孩子们有一个送别的小仪式,最后的一个“礼物”,是送给老师那首《别董大》:

千里黄云白日曛,

北风吹雁雪纷纭。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

当时教室里童声响起,我止不住眼泪。

离别,让孤单这两个字从所有试图压制和装扮她的情感里冒出来,毫无遮拦地站在你的眼前。

但是离别仅仅是引子,

其实想想这几个月来最大的感受,就是孤单,虽然被各种压制和装扮。

理性的声音,孤单

真实的声音,孤单

做准确的事情,孤单

看到各种匪夷所思的消息和后续,恼怒和震惊之后,最深入的感受,也是孤单。这么违背常识的事情,在天天上演,是社会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

只有我一个人恼怒吗?只有我们这几个人恼怒吗?

孤单,说到底是什么?

我想是感受不到爱。

这里的爱,是广义的爱,是接纳和认可。当我们觉得世界的撕裂,其实核心的孤单,是感到自己在这个撕裂世界之外。

不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但是又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接纳和认可从哪里来?

是靠世界批准我们么?是靠一个我们认可的巨人呈现么?

我想其实不是,因为这些我们谁都无法掌控。

那答案在哪里?

我想回到孤单,不被接纳,我们感受到的孤单,是因为“隔离“ 。

和什么隔离?和朋友,和世界么?

其实不是,我想真正的孤单,是因为我们和自己的联结断开了。

我们觉得孤单, 是感受不到自己心坎的光,因而不断在外面寻找认可我们的声音,寻找到的时候,高兴;听不明白的时候,又迷茫。

为了抵御孤单,我们寻找同路的朋友。

▲ 去年秋天北京的郊外。

孤单的反面,是朋友么?是在一起吗?

我想其实不是,今天听得到最有启示的一句话是:

The opposite of loneliness is not togetherness with others, It’s courage.

孤单的反面不是“在一起”,而是勇气。

当我们没有了勇气感到没有了心坎的力气和方向,所以才孤单。

Courage to be true to ourselves, to grow, to heal, to love, to serve, to be generous, to face ourselves.

这勇气让我们面对真实的自己,让我们成长,治愈,爱,让我们服务他人,直面自己的胆怯。

当我们和自己重新联结,找到心坎的光的时候,我们哪怕是孤身一人,也再不“孤单”。

我想是的,

让光进来 —

高适的别董大,还有一首,没有收入到一年级的诗单里:

六翮飘飖私自怜,

一离京洛十余年。

丈夫贫贱应未足,

今日相逢无酒钱。

明天,邀请诺言的朋友们,一起来一次诺言社区的线上会晤会。莫私自怜,无需酒钱。

让我们通过重新树立和自己的联结,抵御孤单。

社区外的朋友,须要花一点酒钱,盼望你不要介意。

周六见。

▲ 扫码参加会晤会。

- END -

推举浏览

一诺:人到四十清楚的事

一诺:做自己性命里的太阳

一诺:哪有什么超人?

各位读者们,一起在文末“留言”你的想法/故事吧!也欢迎点“分享”,给须要的朋友们呀。

因为大众号平台转变了推送规矩,如果你还想如常看到我们的文章,记得点一下“在看”和“星标”哦,等待每个凌晨和“不端不装,有趣有梦”的你相遇 :)

点“浏览原文”,参加“奴隶社会”朋友圈,诺言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