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总是痛的,星标我们陪你

文/陶瓷兔子,头图基于CC0协定应用

今日份碎碎念

要有辨别处境的苏醒,有就地认怂的身段,有一跃而起的勇气。

1

《金瓶梅》的后几十回,是大型“有情皆孽,无人不惨“的名场面。

李瓶儿逝世,西门庆逝世,潘金莲逝世于武松之手,庞春梅虽然嫁得良人,却还是逝世的莫名其妙。西门庆唯一的女儿被虐打到上吊自尽,白眼狼女婿陈敬济也落得家财尽失,身首异处。

李娇儿处心积虑却重入勾栏,孙雪娥重遇旧爱却被卖入妓院。月娘唯一的骨血孝哥儿被高僧幻度,养到一十五岁的儿子凭空从自己眼前消散,最后只得依靠家里的小厮和丫鬟过活。

像是一曲哀歌终于唱到了头,一大家子如鸟雀散,逝世的逝世了,活着的也都不好过,机关算尽一场又一场,最后也不过是白茫茫大地真清洁。

在这种消沉到压制的色调里,唯一一抹鲜艳,来自谁都没想到的孟玉楼。

孟玉楼是谁?

她底本是商人妇,丈夫身亡的第二年,嫁给了西门庆做第三房。自带数量不菲的财产,由本来的夫家人送嫁,入了西门府。

西门庆逝世后,玉楼在一次上坟的途中被李衙内看中,以37岁的年事嫁进了李衙内府中做了大房娘子。

李衙内对玉楼无比爱重,在她入府之后不仅自动遣散了自己的侍妾,在玉楼被陈敬济攀诬,李衙内父亲逼他休妻,挨板子挨到要断气,还口口声声宁逝世也不负孟玉楼。

至此,《金瓶梅》里所有女性“白首不相离“的美梦,最终都落在了玉楼身上,让她成为了整部书里最被偏爱的一个女人。

2

为什么偏偏是她?

最后的答案不难找,孟玉楼原来就是美人坯子,那张没有受过欺侮,不感染世俗烟火,也没有戾气的脸即使到了37岁依然无比动听,无怪李衙内对她一见倾心。

再倒推一点儿,她为什么能在“妖孽横生”的西门府中过得富贵顺遂?很大的一个原因其实就是因为有钱。

西门庆对她淡淡的,她也就对他淡淡的,反正她自己有大笔家产,用不着要像潘金莲一样汲汲营营的警惕算计。

在漩涡中坚持淡然的人永远都受欢迎,月娘爱好她,因为她明事理懂规则,潘金莲爱好她,因为她出手慷慨善解人意,李娇儿和孙雪娥也爱好她,因为她从来不讥讽漫骂,也从不背着人说是非挑唆离间。

这些同性间的友爱让她得以解脱深门大院的寂寞和怨毒,被岁月洗礼为一块温润的美玉。

可再退一步,那些给了她在西门府里不争不抢不作不闹的底气的财富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一念至此,孟玉楼的故事就开端变得没那么励志,那些钱并不是她自己娘家的财产,更不是她自己尽力的结果,而是因为她初嫁的是一个短命的商人。

如果玉楼初嫁的是武大郎那样的人,她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潘金莲?是我在看《金瓶梅》时常常在想的问题。

3

孟玉楼和潘金莲的命运完整是两个极端。潘金莲尽力,孟玉楼好运。

潘金莲自小学艺,弹得一手好琵琶,做的一手好针线,曲艺也通文墨也通,偏偏身不由已落到了武大郎那样的人手里。

而孟玉楼不懂曲词,女红一般文墨不通,却能嫁给超会赚钱的商人。

潘金莲不惜谋杀亲夫手染人命,也不过只是一顶小轿偷偷抬进了西门府。

孟玉楼只是在媒人的撮合下见了西门庆一面,就有气派的送亲队伍风风光光送她进门做了三奶奶。

潘金莲费尽心机,百般谄谀西门庆偷偷引诱陈敬济,不过是为了在动荡的世间给自己找个能平稳落脚的树枝,最终却逝世的那么惨。而孟玉楼不争不抢,却轻轻松松觅得良人。

要是金瓶梅的时期有网络,我想潘金莲在回想自己的一生时,或许也会忍不住@一下孟玉楼:

我那么尽力,却还是输给了你的好运气。

4

公正吗?当然不,但人生何时有过公正可言呢?

有的人就是尽力了一辈子也走不到罗马,而有的人就诞生在罗马。

有的人就是无论怎么挣扎都会离自己想要的生涯越来越远,而有的人,好像什么也不用做就能得到上天的眷顾。

所以才有了那句话:清楚了人生中10%的运气,也就清楚了所有的不公正。

这当然不是在说尽力一点儿也不主要,但很多时候,它的确没有你我想象的那样主要。

生涯在虚构线性世界的人常常会因为太留恋尽力而不自觉的变得苛刻,正如你常常听到的那种论调:

“要是她上中学的时候好好学习,现在也不至于拿流水线工资”

“要是她每天下班学保持学英语,确定不会混成这样”

“她是尽力了,可还是不够,三个小时学不会,为什么不能学十个小时呢?

但真实的生涯从来不是只要尽力就能胜利,只要保持就能登顶。相反,它其实充斥了《金瓶梅》一样的无常,每个人的生涯都是在由命运那只看不见的手安排。

生在什么样的国度,有什么样的家人,遇到什么人,有什么样的际遇。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

清楚了这无常,也就会生出一种悲悯。

有的人就是会把自己活得像潘金莲那样一塌糊涂啊,但那真的不是因为她从来不曾尽力。

她或许也很尽力的在活了,

她只是不够好运。

5

但再深究一步,孟玉楼的一切真的只是因为运气吗?

如果不是她跟前夫的姑姑和弟弟都处的不错,他们怎么情愿轻易就让她带着大半遗产改嫁西门庆,甚至还欢欢乐喜的为她送嫁。

豪阔如李瓶儿,不也是因为家产的事儿闹上了官府,差点落得个人财两失吗。

嫁入西门庆府,她也并不受宠,西门庆爱好的女人是那种个子小小,饱满又会调情的,可孟玉楼偏偏瘦高且正直,并不是西门庆中意的类型。

如果她不情愿,捻酸吃醋到处挑起战火,能不能活着改嫁不好说,但常年浸淫在嫉妒和恼怒中的一张脸,绝对不会好看到哪里去,大概率得不到李衙内的一见钟情。

改嫁之后,如果她还是像对西门庆那样不冷不热的看待李衙内,恐怕也很难收获李衙内的生逝世不弃。

这也是我感到孟玉楼这个人最有意思的处所。

她的确命好,但如果没有性情的加持,她也逮不住天降的好运。

从这个意义上讲,人一生最有效的尽力,其实不是学什么知识,有什么才艺,懂多少讨人爱好的手法,而是修炼自己的个性。

顺遂时不骄不躁,失意时不吵不闹,有机遇就跳起抓住,在谷底就顺势躺平。有辨别处境的苏醒,有就地认怂的身段,也有一跃而起的勇气。

当性情遇到际遇,就成了命运。

猜你想看(点击题目即可浏览)

潘金莲:她不只是个坏女人

"我决议要做个虚假的人了"

《隐秘的角落》:什么样的人,是你身边隐形的定时炸弹?

陶瓷兔子

解局情感化,专治玻璃心

新书《成熟》限量签名版正在热卖中

微信公号@[天天成长研习社@Taoc]

你的独家成长参谋

商务合作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