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谎言爱上另一个谎言

2020年春节值班,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急诊科医生胡修六排了年三十到年初八的班。之前,他和父母商定,停止值班,赶回老家,陪他们补吃一顿团圆饭。然而,他爽约了。

2月9日,由800多名医护人员组成的浙江第三批抗击新冠肺炎紧迫医疗队,胡修六也在其中。从接到通知到踏上征程,只有短短十几小时,胡修六已进入临战状况。和妻子辞行,与同事告别。这些,胡修六以为都能轻松拿下,但最放不下的还是老家的父母。

9日上午,就在逆行武汉的队员整装列队的半个小时前,胡修六抽了个空,躲到角落,偷偷地扯开嗓门儿向着故乡的方向乱吼一阵,真的!这法儿挺管用,喊过吼过之后,气顺了,心静了,他才拿出手机拨通了父母的电话,平生第一次在父母面前撒谎:“爸妈,特别时代,医院最近工作挺忙的,我回不了家了,可能最近也会跟你们接洽少些,请别担忧!”

为了让前线同事安心战役,院引导班子决议每一位前去声援的医务人员的家眷都由一位院引导亲自对接。对接胡修六的院引导是杭州市红会医院副院长章金娟。出征前,好不容易用谣言瞒住父母。可胡修六没将自己的谣言如实地告诉章副院长。被蒙在鼓里的章副院长,要“照章行事”,打电话去问候胡爸胡妈。好在章副院长在行事之前,给胡修六打了个通气电话。为了谣言不被戳破,胡修六央求章副院长:“出征前,在二老面前我可只字未提奔赴武汉前线的事,现在更不想他们为我担忧。如果您这一个慰劳电话打过去,我之前做的功课不就前功尽弃了。只要父母不为我担忧,现在我只能用谣言稳住他们,也谢谢引导配合……” 接完电话,章金娟的心久久不能安静:或许,跟小胡一起撒谎就是在帮他,也是在帮他的父母。不让父母为儿子担心,也许这就是世间最大的孝。

万万没想到,这个善意的谣言,因另一道善意的传递被戳破。12日,胡修六在杭州居住的社区,也在开展辖区内一线抗疫工作人员家眷的慰劳工作。社区工作人员的一个电话,就打到了胡爸爸的手机上。“孩子确定是怕我们担忧,才没跟我们说去武汉的事。”尽管觉得事情有些意外,但通情达理的胡妈妈还是稳了稳情感,然后和胡爸爸磋商着:“不如这样,相互瞒着。现在,我们也装着不知道这事儿,不能让儿子担忧我们。”

虽然选择瞒住儿子的决议是胡妈妈作出的,但儿行千里母担心。一连几天,她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满头脑想的都是儿子会不会有危险。14日晚,胡妈妈坐在床上看消息,听说全国已有几千名医务人员沾染新冠病毒。她越看越紧张,越紧张身材就越不舒畅。晚间9点多,她竟莫名上吐下泻,晕了过去。胡妈妈连夜被送进江苏泰兴市国民医院,经诊断是急性消化道出血。胡妈妈住院了,但胡爸爸心里十分明白,老伴儿添乱了,可再不能给远在医疗前线的儿子添乱了,老伴儿生病的事绝对不能让儿子知道。可事不凑巧,胡修六却抽空打来了电话。也难为胡修六,他必需假戏真做,如果不隔三差五地打慰劳电话,又怕父母瞧出漏洞。为了不影响儿子的工作,在接电话那一刻,胡爸爸急中生智,撒谎说:“六子,我和你妈身材都好,你安心工作就是了。你妈妈在包饺子,咱家今晚吃饺子。”

一个星期后,胡妈妈康复出院了。“胡妈妈生病住院的事情告不告知胡修六呢?” 章副院长心里挺沉的:“对接就是让双方有效地沟通。将事情一味地捂着,不利于情感的交换。现在胡妈妈也出院了,也该将事情本相大白了。”24日,章金娟副院长打了一个三方视频电话,决议将苦撑了半个月,一家三口的“双向谣言”当面戳破。

视频接通了,好久不见儿子的胡妈妈当即泪流满面。可没说上几句,老爸老妈就急着挂电话,怕话多了说漏了生病住院的事。简短的会晤,就这样促地停止了。章金娟深知两位老人的心思,但她决议不再帮他们瞒下去。于是,她又给胡修六打了个电话,详细告诉胡妈妈这次消化道出血住院的事。末了,她抚慰道:“一切都過去了,现在他们真的都好,请你在前方放心,有事随时跟娘家人说。”

本来,每一次的谣言都是爱,都是克服疫情的力气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