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和教养不是孪生关系

2017年中秋节,陕西科技大学校园内,环卫工人正在园内做垃圾清运工作。一位由科技大学从国外聘任回来的葛教授,因为出行的轿车被清运车挡了道,他连按喇叭催促,让环卫工人把清运车先挪开。男环卫工说马上就弄完了,让他稍等5分钟。葛教授一听火冒三丈,嘴里多有不敬之词。环卫工也没惯着他,还了几句嘴。这下可惹恼了葛教授,他拉开车门冲上前去,对男环卫工拳脚相加,女环卫工见状过来拉架,也被葛教授打得鼻青脸肿。轿车上的一名女士也下来推搡女环卫工,口吻嚣张地说:“让我等,我挣多少钱,你挣多少钱,你挡着我挣钱了,知道不!”有目击者实在看不下去,当即报了警。

警察赶到之后,葛教授还理直气壮地说:“是他让我打的。”意思是这位环卫工人犯贱,自己讨打,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打人者打了人还振振有词,把他的文化大道理拿来为自己辩驳,周围的人都对他投来鄙夷的眼光,一片谴责之声。众目睽睽下,葛教授颜面扫地,灰溜溜地驾车跑了。虽然事后迫于舆论压力,他在社交媒体上公开道了歉,也承担了环卫工人的全体医疗费用,但网友还是把他的私生涯翻了个底朝天。

一个农村娃寒窗苦读几十载到博士,头脑里装满了知识,却欠缺良好的修养,用武力相加于环卫工人,实在让人大跌眼镜,知识不等于文明,这话的确不假。

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说:“受过教导的人不必定有教养,有教养的人不必定受过教导。”这话有道理。是否有教养还真不能和受教导的水平画等号,有人不是輸在知识储备上,而是输在是否有教养的问题上。

我外婆是农村人,没文化。但外婆很讲求,身上穿的蓝布衫子总是那样清洁,脚上的布鞋边不曾沾过泥土,外婆笑的时候总是爱用手掩嘴,怕露出残缺的牙。外婆说:“自己就要自觉,这是做人最起码的规则。”外婆做人“最起码的规则”挺多的,每次我妈把她接来和我们住一阵儿,她总是推三阻四,说大家都忙,还要照料她,不能给大家添麻烦,即便是勉强来了,她也住不了几天,临走还要一个劲地道谢。我总拿这个笑话她,自个女儿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呗,整得那样客套。外婆却不这样以为,她有她的做人处世原则,有时你感到她说得还挺在理,她的理不是来自课堂上的教导,都起源于她实实在在的生涯。小时候我感到外婆的道理听多了有些让人烦,长大后才发明,外婆的这些规则和道理,在我身上不知不觉起了效应,不仅我自己处世的时候有她的影子,我的孩子们在遵照规则方面,比我过之而无不及。

毕淑敏说:“教养是一些习惯的总和,从某水平来说,它不活在我们的皮肤里,而是繁衍在我们的骨髓里。”我深认为然。用受教导水平或一个人的知识储备量来权衡一个人的教养,的确是不适合的,知识和教养有关系,但没有必定的接洽,也谈不上所谓的孪生关系,究竟,这世上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很多,但知识再多文化再深厚,却不必定能蕴育出良好的教养和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