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可一日无正事

是甘做一片红叶,脱离大树的赡养,“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从此天高地阔,还是屈居牛尾,狂甩动乱的蚊虻,“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怨愤抑郁;是对酒当歌一声吼,喝退歪风邪气,该出手时就出手,还是人生苦短悲歌一曲,无颜见江东父老,落得个泯然众人矣。人生的种种幻象让人困惑又不知所措,要学会在纷纷冗杂的现实中选择好自己要走的路。

每个人生阶段迷茫与失落的积聚,都让我们活成了决裂又聚合的模样,事与愿违总是如影随形,距胜利有万里之遥。于是对愿景的过火痴迷,又让我们悔不当初。人格不应被物资世界削去棱角,磨平锋芒,率性生涯更能活诞生命的高品德。贪色须戒,才无萎靡之邪态;好赌须拒,才无瓦解之狂态;涉毒须离,才无沉溺之病态;重味须淡,才无食气之丑态。荣幸源于勤恳,没有捷径。

繽纷世界,有人带着一路尘埃跌跌撞撞闯入荣幸的殿堂,又因不思进取被赶了出去;有人挟着满面风尘奔走于出差的途中,偶遇一段温情,成为浪漫的主角,开启了萍水相逢的恋情。命运在个体面前将人生诸般展露无遗。命运的课堂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考场,高难考题一个接一个,解题路数长短,化难为易招数高下,体现了转变厄运解救自我迷惑的功底。社会有它的残暴性,更有它的温顺一面,全在于自己的把控。自己的强盛使命运服从,自己的弱小使人生坎坷。

有温度的人生充斥了爱和自由,出岔子在于低俗与放荡、沉沦与骄奢。所以,做个血肉温暖的人必需把握付出的度,不能爱无底线而纵欲,恨无上限而肆虐。爱与恨分界不含混,错爱须检查,宠爱不可施,冤仇不必记,怨愤不必应,大爱坦荡才是君子度量。疏忽弱者,玩弄愚钝,损害无辜,对谁都不负责的心态,就是恶。而同气相求,多交益友,生得清楚,活得美丽,才不枉为人。

做人的幸福也源于对事业的尊敬与发明,做事的胜利来自对他人的尊敬与懂得。会做事不等于会谋事,会谋事不代表能成事,所以胜利对每个人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正因有胜利的可能,做人才要拼搏到激动自己,做事才要尽力到无能为力。如果胜利对每个人来说是唾手可得的,那么同时也就不会爱护当下拥有。对人性懂得越深,越知道做人看似简略,无非诚实二字;但做事为之则易,不为则难,无非认真二字。

劣根性长在骨子里,做人不是卑下就是恶劣。不愿走那个受束缚重负的命运坦途,怠惰的人总想解脱一切约束,潇洒走一回。于是倒转命运的正路,南辕北辙田地入逆向地步,是对自己不负责,也是对生涯的背叛。

愿望之都充斥灯红酒绿奢侈之气,固守笃定高远的情怀是一种精力修炼。对极庞杂的物资世界坚持沉着的距离,才干修炼内在的博大与安定。在物欲滔天的时期洪流中,傲立于风口浪尖不被卷入暗流漩涡中,才干乘风破浪,驾长帆行万里船。

大千世界,欺人者人恒欺之,敬人者人恒敬之,不懂尊敬是交际的大忌,坚持距离是对人际关系的最好保护。以辟古开新双肩担使命诠释生涯原来面孔,在风雨兼程中极速抵达生涯的目的,才干使大我能量积累、施展。能量沉淀的人生好似一颗果,在别人品尝起来是甜的,而自己成长的进程是由涩到酸,由嫩到熟,由苦到甜的。人应如坚果一样铿锵有力,亦应如水果一样饱含豪情,更应如干果一样高度浓缩。

所以,人不可一日无正事,总是要打起精力来。即便此生寥寥,也应在冰封的冷僻世界,独钓一江雪,蓑衣度朝夕,耐得住寂寞和贫寒,时刻等候命运转机的呈现与垂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