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坚强,一切都会过去

古希腊时代的斯巴达人崇尚武力,全部斯巴达社会就是一个管理严厉的大军营。斯巴达的婴儿出世后,长老用烈酒给婴儿洗澡,如果在洗澡时婴儿抽风,这就证明这个婴儿的体质不强,于是,婴儿会被抛到荒山野外。

斯巴达的男孩子在7岁前由双亲抚育。父母从小就注意培育他们不哭、不挑食、不吵闹、不怕黑暗、不怕孤单的习惯。7岁之后,斯巴达男孩被编入团队过集体的军事生涯,他们请求对首领绝对遵从,请求加强勇气、体力和残暴性,他们练习跑步、掷铁饼、拳击、击剑和格斗等。斯巴达的男孩长到12岁时,则被编入少年队,他们整天光头赤脚,无论冬夏,身上只穿着一件外衣。满20岁后,斯巴达的男青年就正式成为军人。男子在30岁结婚,但是,即使在结婚之后,每天也必需要加入军事训练。他们在60岁时才干退伍,但是,退伍之后,仍然是准备军人。

而女孩们不是整天做家务,而是从事各种体育锤炼,学习跑步、竞走、掷铁饼、格斗等。斯巴达人一直以为,只有身材强壮的母亲才干生下身材硬朗的战士。斯巴达的女子很英勇和刚强,她们不怕看到儿子在战场上挂花或逝世亡。斯巴达人的母亲送儿子上战场时,会送给他一个盾牌,然后对他说:“要么你拿着它,要么你躺在它上面。”有一个斯巴达人对母亲埋怨说:“我的剑太短了。”母亲听了他的话,安静地对他说:“儿子,如果你前进一步,你的剑不就长了吗?”有一个斯巴达人问一位老者:“什么样的兽类最伤人?”老者说:“说起那些狂野的兽类,最伤人的是毁谤者;说起那些征服的兽类,献媚取宠者最伤人。”

斯巴达人的一切让我思索了许多。我想做我该做的事,但是,我却又常常不知道什么事情才是该做的。每天我的心里都明白,我没有做好我最盼望完成的事。不过,经过了一段岁月,我看到了世界本身以及它的海洋、山川、平原都是一些未完成的东西,我的心底不禁涌起一种难以言说的喜悦。

在落日时分,沐浴在傍晚的光影里,我为自己尚未做好的工作而深感歉意。但是,安然的睡眠、清爽的黎明和凌晨的無比舒爽的空气,都以新的盼望无声抚摸着我、馈赠着我。当夜幕降临,所有的事情乘着夜风的翅膀吹过我的窗户,我恍然大悟:其实,一切困境都会过去。是的,不止是困境,一切都会过去。坦然面对生涯,踏踏实实过好每一天,我们就不会再为命运担心。即使不像斯巴达人那样过一生,也要做一个刚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