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世代代的句子

●故梦依稀在,人已近傍晚,枯荣经几度,欲叹却无声。大山的生灵护着这世世代代的人,这世世代代的人却在岁月的长河中遗失了他们的根,我信任这片山有灵,有这一方山神。他滋养着这山,这人。如今山里人渐渐富饶了,他却消散了,因为人们不再信任他。祭祀他的人已葬在了那段岁月。只有这片青天,这轮明月还依稀记得他的名字。可是,十年之后,半百之后,又或者一个世纪之后,这天还是当初那个天么,这月又是否还记得他曾邀着这天,在某片山中默默洒下了银辉。

●又有一世,他征战疆场,杀敌无数,战绩彪炳,敌酋闻风丧胆,勇武之名传播街头巷尾,然而却被朝中奸臣所误,皇帝误听谗言,深忌将军功高盖主,一纸谪令,剥去权柄,一纸罪状,发配边境,却始终谨守君臣之道,不仅自己,也不让子孙逾越半分,后来敌国再犯,老将军带着一家老少再战沙场,拒敌国门之外。后世赞其忠义无双,著书立传代代相传,世世代代盛名不衰。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异世墨莲》

●只要足够强盛,随着新一天的到来,灵魂还是会重生的,生生世世,世世代代,永远。 ----《德古拉元年》

●我渐渐觉得,那些过于激昂和辽远的尾音,那此世难缝的感伤,那古朴的悲剧故事;还有,那深沉而挚切的爱情,都不过是一些倚托或框架。或者说,都只是那灵性赖以音乐化的颜色和调子,而那古歌内在的真正灵魂却要隐藏得多,庞杂得多。就是它,世世代代地给我们的祖先和我们以铭心的感受,却又永远不让我们有彻底体味它的可能 ----张承志《黑骏马》

●看来世上还真有旷世奇缘这么一回事,即使没有,也被世世代代的人们坚强地传播下来了,果然传播下来的东西,值得一看。要不大千世界,无以寄情,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芳魂香魄啊!只是,缠绵为何尽在阴曹地府,而人世间的爱,却常常既不在梅边,也不在柳边。 ----张欣《不在梅边在柳边》

●它满身披就逝世亡的纹络,尖喙挂着残留的骸骨,它盘桓在万米高空,等候着亡灵的召唤。世世代代以腐肉为食,主持天葬的血腥仪式。眼目棱峭,磷火中烧,它是山鬼歌谣,它是白日舞者,它是三途稍公,它是高原之灵。

●成长这条路,我们都须要自己走过。世世代代的人们都是如此,年青时想方设法避开千人走的路,年长后又痛斥晚辈不理解追随自己的脚步。可成长这条路底本就不须要强行牵引,可以绕行,我们终归得自己走过。 ----Anna Quindlen《Lots of Candles, Plenty of Cake》

●红尘中,等你千年万载,你却未曾归来。红尘中,盼你世世代代,你却早已不在。伤,满怀,痛,满怀,伤痛聚,化尘埃。

●我们自己用的得意的词汇,其实绝非来自我们自己。属于我们自己的无非只是按照我们的性格性情环境教导与社会关系而做的些修正而已。只是这么点修正,使之差别于别人的表达方法,打下了我们特有作风的烙印,暂时算作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别的统统都是些陈年旧货,是几千年几百年以来世世代代的人说过的陈词滥调而已。 ----马克吐温

●送君一首【轩尼诗】····
福如东海【百龄坛】······
恭喜发财【马爹利】·········
世世代代【蓝代王】············· ----石狮度人

●一个人可以是无神论者,可以不必懂得上帝是否存在和为什么要存在,不过却要知道,人不是生涯在自然界,而是生存于历史之中。依照当前的懂得,历史是从基督开端的,一部《新约》就是依据。那么历史又是什么?历史就是要断定世世代代关于逝世亡之谜的说明以及如何克服它的摸索。为了这个,人类才发明了数学上的无穷大和电磁波,写出了交响乐。缺少必定的热忱是无法朝着这个方向前进的。为了有所发明,须要精力筹备,它的内容已经包含在福音书里。 ----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日瓦戈医生》

●『碧落,宿命轮回』
花开彼岸本无岸,魂落忘川犹在川。
千年冰封,万年孤寂。宿命轮回的渡口,指尖轻抚你如玉的脸庞。素颜苍白,泪光涟涟:“今生情场一动,来世可否莫失莫忘?”
奈何忘川,眷恋依旧;此桥一过,忘记前生。负手沉吟:“我定不跨奈何避孟婆,唯恐来生忘青娥……”
三生石前,许下诺言;红尘与你,相守千年又千年。
十里桃花绘成扇,细雨落花人独看。玉笛传情,伫立夜里风中,为谁等候?凡尘中,等你千载万载,你却未曾归来。凡尘中,盼你世世代代,你却早已不在……
花开叶落,春去秋来。桃园深处,你终是盈盈而至。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花落于地的瞬间,承载我此生不变的情深……
你素手拈花,杨柳依依,唇齿间微扬的弧度,永远是我梦中最美的模样……

●待我得取天下,本王要把这世间尽数最美最好的通通予你,你将是我唯一的女人,新王朝唯一的皇后,我们的子孙从此世世代代不可立后,只可娶妃,我要叫后人提起我国皇后,只有一个名字。 ----琉玄《妄劫歌》

●干吗赐给牲畜以自由?

它们世世代代继承的遗产

就是带响铃的轭和鞭子。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

●翁丁没有震动眼球的大美风光,旅人眼中的异域,却也是当地人世世代代日夜不息生涯着的处所。在这里,把自己置入于每个当下,一同呼吸、入睡和醒来。

●没有桃树的桃花源是一种多么大的讥讽,空荡荡的山上,只剩下小学里的一株桃树,村民们只留下这么一株桃树,到底有什么含义,是让它看着人世间的疾苦吗,是让它默默的感受农民世世代代的苦难吗?

还是为了让一对飞倦了的蝴蝶歇息在春天盛开的花瓣上? ----蜘蛛《十宗罪》

●染尽江山色,不及一人歌。你用自己的血洗去了夜氏家族的百年罪孽,书写了天圣皇朝末代帝王的不朽传奇。与山河永寂,与宫阙长存,我想这也是你最好的结局吧。百年前夜氏夺了慕容氏的天下,到头来帝业不过一场水中月、镜中花。这个家族世世代代对江山的执念不可否认,但如此执念,在这一代终了了也好。别让暗龙、暗凤的使命葬送了一代又一代人,让他们一生含恨。

●在夕阳的余辉中,他晃动着远去的身影,弃我们如弃敝屣。他对我们竟没有一毫的迷恋之意,让我们世世代代为此为难自惭。是的,老子出关而去是一件意义严重的事件,它表明,我们已经不配受哲学的领导;而我们自己由于迷醉与迷失于物资世界,也可耻地摈弃了哲学。一个绝顶的哲人,不屑与他的同胞为伍,甚至不愿埋骨乡梓,这难道不使他的同胞自负与自尊受挫吗? ----鲍鹏山《风流去》

●在那种农之子恒为农,工之子恒为工,讲究出生非常严厉的社会里,他们梅家便世世代代做着优伶。但是在那个时期,做个伶人也着实不易。他要敷衍当朝权贵;他要应付处所上的恶权势;还要浓妆艳抹地去为捧客们征歌侑酒。据说梅巧玲还有几分侠气,每不惜巨金去接济那些为他捧场的寒士。所以他虽然做了四喜部头,也往往入不敷出。所以当他于光绪八年病逝世的时候,遗产所余也很有限。 ----唐德刚《五十年代的尘埃》

●红尘中,等你千年万载,你却未曾归来。红尘中,盼你世世代代,你却早已不在。伤,满怀,痛,满怀,伤痛聚,化尘埃。菩提泪,青莲雪,醉生为谁等一场;百年约,终不敌这海田沧桑。

●浮生梦断弦,一步踏尽一树白,一桥清雨一伞开。红尘中,等你千年万载,你却未曾归来。红尘中,盼你世世代代,你却早已不在。伤,满怀,痛,满怀,伤痛聚,化尘埃。

●世界因变老而日益强大,未来缩小了。
倘若世世代代都在同一处不再肥沃的土地上重复扎根,人性就会像马铃薯种在这片土地般无法繁华茁壮。我的孩子们已经出生在他处,即便我才能所及,掌控得了他们的命运,他们也将在不适之地扎根。 ----霍桑《红字》

●“什么话?穷有两种:穷得低沉和穷得豁达。我们家是穷得豁达。而且啊,我们跟由富变穷的人不一样,你不用担忧,要有自负。因为我们家的祖先可世世代代都是穷人。做有钱人很辛劳,要吃好东西,要去旅行,忙逝世了。而且,穿着好衣服走在路上,还要担忧摔一跤。光从这一点来看,穷人习惯穿着脏衣服,淋了雨,坐在地上,摔跤也无所谓。啊,贫穷真好!”

●中国的女人啊,世世代代靠她们繁衍子孙却在史书上不占任何地位的母亲们,竟然是那么爱这条“根”! ----霍达《穆斯林的葬礼》

●道不尽红尘奢恋
诉不完人间恩怨
世世代代都是缘 ----李丽芬《爱江山更爱美人》

●尽管基因流有群体均匀化作用,种系渐变的现代综合理论(modern synthetic theory of phyletic gradualism)“还是继承了由局部群落外推的传统做法,仍然采取地区性适应变种模型(通过自然选择,祖先基因逐渐被后代突变了的基因所代替)作为物种来源的模式”。 这一综合概念被称之为”同源同域持续性“ (sympatric continuity)。然而,迈尔指出,相互隔离的小群落可能会使物种形成更快更有效。但是,尽管是生存于周边地区,这些隔离种群仍是同地共处的。这个模型仍然遵守种系渐变论的原则,以为物种最终得以形成是世世代代许许多多细微的适应性变更积聚的成果。小隔离种群的利益只是在于它们能抵消基因流的群体均匀化作用。 ----埃克尔斯《脑的进化》

●道不尽红尘奢恋

诉不完人间恩怨

世世代代都是缘

流着雷同的血

喝着雷同的水

这条路漫漫又长远

红花当然配绿叶

这一辈子谁来陪

渺渺茫茫来又回

往日情景再显现

藕虽断了丝还连

轻叹世间事多变迁

爱江山 更爱美人

哪个好汉英雄情愿孤独

好儿郎 浑身是胆

壮志激情四海远名扬

人生短短几个秋啊

不醉不罢休

东边儿我的美人哪

西边儿黄河流

来呀来个酒啊

不醉不罢休

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李丽芬《爱江山更爱美人》

●人,通过世世代代的尽力,一点一滴的积聚,他的处境改良了,还要改良下去,改良的水平,是没有尽头的——因为历史上许多巨大人物曾经假想过人类改良的目的,确切有许多已被超过了 (举一个小小的例子,恩格斯把有暖气装备的房子,看做社会主义的目的,这分明已被超过了) 。所以,一切第一原因、终极目标假想,都应当消除掉。而第一原因和终极目标,则恰好是哲学上一元主义和政治上的威望主义的依据。 ----顾准《顾准文集》

●雅典国民颠覆僭政,履行克利斯提尼的改造,雅典民主从此确立了下来,回想这个进程时可以发明一种饶有兴致的现象,这一连串历史事变中起了某种主导作用的人物,全属于贵族阶级,甚至克利斯提尼的改造,也留下了几个贵族世家之间争取政权的某种痕迹。不过这种现象,历史上是屡见不鲜的。民主政治树立初期,文化知识和政治经济事实上是贵族阶级独占的。当经济基本和时期潮流决议历史演化趋向的时候,贵族分子有的出于个人的信心,有的纯洁为了满足个人的野心,投向国民方面,成为民主政治的斗士,这是一种合乎历史规律的现象。其中某些人,如棱伦,具有巨大的人格,让“已经进网的鱼跑掉”,而不愿僭窃政权,则为世世代代的后人所敬佩。 ----顾准《顾准文集》

●月光未老,琵琶的心却老了;江水长流,往事都断了。一群薄凉的音符像一阵稀落的小雨,淋湿飞渡寒江的翅膀,世世代代望月人的眼光,羽毛一般飘落江面。 ----唐宋《春江花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