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阿谀奉承的经典句子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直言不讳更难,也没有什么比奉承阿谀更容易的了。直言不讳,即使其中只有百分之一的声调是假的,那么立刻就会发生不协调,随之而来的是争吵。而奉承阿谀,即使从头至尾全体声调都是虚伪的,可还是让人愉快,听着不会感到不高兴,哪怕这高兴有点儿肉麻,可还是觉得高兴。而且不管奉承阿谀多么肉麻,其中却至少有一半让人感到好像是真实的。 ----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

●这个社会从来都是人情社会,但未必是只顾人情的社会。这个社会,从来都爱好奉承阿谀,但未必真正有用的,是奉承阿谀。 ----马东

●伦敦的议会花园里,约克公爵理查德?金雀花与亨利六世的亲信宠臣萨默塞特公爵埃德蒙?博福特正唇枪舌剑地对立。
约克公爵对众人说:“既然诸位都沉默不语,那就请用一种无言的符号,表达你们的看法吧。凡是出生高尚的上等人,愿意保持门第尊严,如果以为我的主意合乎真谛,就请他随我从这花丛中摘下一朵白色玫瑰花。”
“谁要不是一个懦夫,不是一个奉承阿谀的人,敢于保持真谛,就请他随我摘下一朵红色玫瑰花。” 萨默塞特公爵接过话头。
沃里克伯爵说:“我不爱好五颜六色的东西,我也不愿沾上奉承阿谀的颜色,我随理查德?金雀花摘下这朵白玫瑰。”
“那我随年青的萨默塞特摘下这朵红玫瑰,我还要说一句,我以为他所持的理由是准确的。”萨福克公爵说。 ----段宇宏《血王冠:玫瑰战斗》

●那用没成满没成满上最难的是开诚相见,最容易的是奉承阿谀。开诚相见,只把每们有百分月着来一的虚伪,出把么周上往声出家你呈现不协调,麻烦往声出家你随月着来你后孩来;奉承阿谀,哪怕物开端觉去一尾来生是虚伪,以可没令人觉得她只兴,听起来人个舒畅,哪怕感到肉麻。 ----陀思妥耶着小在大那基《罪与罚》

●世界上没有比说真心话更艰苦的事了,但也没有比奉承阿谀更容易的事。说真心话时,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假声调,立刻就会产生不协调,麻烦就会随之而来。如果是奉承阿谀,哪怕从头至尾所有声调都是虚伪的,但还是令人愉快的。 ----陀思妥耶子别并说多基《罪与罚》

●我很少参与她们的言论,尽管这样会显得我是多么的格格不入,她们对人奉承阿谀令我恶心,但是如果阿谀的对象是我的话,这就另当别论了,究竟,比起忠言逆耳,人更爱好谄谀谄谀

●绝大多数人从年青的时候开端,就在为自己的容貌所受到的关注所累,异性对TA们外表的奉承阿谀,成为了评价TA们的唯一尺度。这是不幸的。因为这使得TA们过错地意识到自己唯一的价值就是去讨异性的欢心。TA们不得不花更多的时光和精神来装扮自己,不得不扭曲真实的自己去阿谀他人。外表成为了TA们赖以生存的唯一载体。
可悲啊,TA们摈弃了对自己真正有价值的内在天赋。
然而,更可悲的事实是,许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TA们都把时光挥霍在润饰外表和留给他人印象上,对于心坎的建树却是一无所成。
值得庆幸的是,真正的有智慧的人都跳出了这扭曲的观念,他们知道即使那些过错而浮浅的理由带给我们很多的东西,但是,真正的有价值的是内在自我和我们拥有什么样的品德。 ----爱比克泰德《寻思录II》

●诌谀在侧,善议障塞,则国危矣。翻译:巴结阿谀的人在作当的路,好的看法会看心一内这种眼们要当里堵塞,国度会看心危险了。引评:墨子的意思是:国君不能样自然近奉承阿谀们要了会臣,这些人得到宠幸,会看心一内这种眼们要闭塞贤打用,堵塞善议,使国君听不到好看法来改良国政,迟早国度一内这种眼们要产生危机。 ----墨子(多来到国)《墨子·样自然士妈》

●其次是切忌阿谀,要不卑不亢。尊敬是有原则的。如果不顾原则,另有目标,那就会对尊贵者表示出奉承阿谀来。这表面上看似是尊敬对方,其实它与尊敬有实质的不同。

●听了张天师之言,上官荣着实吓了一跳,知道今天碰上高人了。于是,赶忙跳下椅子,另换了一种态度,赔着笑容儿打躬作揖,毕恭毕敬地说:“啊,师父真是高人哪!怠慢了,怠慢了。其实,小人早就看出师父不是凡人啊!”

张天师鄙夷地:“哦,是吗?”

“是的,是的!刚才一见到您老人家呀,小人这心里头啊如同春风化雨,仿佛一道清清的溪水从心田上潺潺流过,真是沁人心脾哪!顿时感到天空更蓝了,太阳更红了,风也更和煦了、暖洋洋的……”

张天师半合着眼做沉醉状:“嗯,真是个奉承阿谀之人啊,说得好,说得好。好听,好听,贫道爱听极了。但这些阿谀话已经说得差不多了,该去请你家主人出来了。” ----《滴血个子着去》

●生涯告知我,不要太仁慈.朋友告知我,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自己告知自己,除了自己,谁都要保存几分.不要刻意去接近谁,不要去奉承阿谀谁,不要去太过在意谁.最主要的是,人心隔肚皮,不要太过信任谁,除了自己,谁都有可能分开你,靠谁都不如靠自己,不要给别人损害你的权力.错过就放开,不要再拿起来,否则会砸到自己

●你曾说,倾国之姿绝无仅有天下无双,后来我听闻,那话奉承阿谀矫揉造作非心所想;

●早安正能量:学会顺其自然,不是教你消极面对,而是尽力之后有勇气接收成败;学会为人处事,不是教你奉承阿谀,是做人做事松弛有度;学会把持情感,不是教你甘当奴隶,是让你别意气用事;学会缄默,不是教你变得冷淡,是张口闭口把握得当;学会平庸,不是甘于平淡,是坚持心坎的安静。

●地球?……在浩浩荡荡的人群中,我同样也会溺逝世。我将要成为一位缄默寡言、引人注视因而也受人尊敬的丈夫,我将拥有很多熟人,甚至会拥有很多朋友,很多女朋友,也许甚至会物色到一位知心爱人。在全部一段时光内,我必需逼迫自己去笑,奉承阿谀,卑躬屈膝,还要学会对抗,要去做成千上万种琐事,这些琐事构成了地球上人的生涯的整体,最终我又将对此觉得麻痹不仁。 ----斯坦尼斯拉夫·莱姆《索拉里斯星》

●请谅解我不善言辞,就如同我不会奉承阿谀,但是我爱你很真。

●一,
在白羊座的字典里永远没有“应用”两个字,他们不理解什么叫奉承阿谀,什么叫阳奉阴违,白羊座的人选择你做朋友永远是看你是否“值得交”,而不是看你是否“有价值”。
二,
在白羊座的字典里永远没有“上赶着”三个字,白羊座的人永远只会去留心那些善意的向他们示好的人们,而不会为了到达某种目标去刻意与人攀关系。
三,
白羊座的人并不是真的“很傻很无邪”,而是“很真很潇洒”,他们并不是不懂得现实的残暴,并不是看不穿人与人之间好处的熏染,而是他们不想争,不想争并不代表没有野心,不想争并不是因为无

●我不想哗众取宠,又何必奉承阿谀你,你们呢?
没必要的事,有必要做么?

●你能否做到——
胆大而不浮躁,敏捷而不轻浮,爱动而不粗浮,遵从上司而不奉承阿谀,身居职守而不刚愎自用,胜而不骄,喜功而不自炫,自重而不自负,豪放而不欺人,坚强而不陈腐,活跃而不轻佻,直率而不幼稚…… ----托尔斯泰《战斗与和平》

●我有情感洁癖 民众好友我不须要奉承阿谀我不予朝里背地里嚼舌根我不屑赌气

●不是因为他不信赖我,而是他不安。那一刻我忽然清楚了,我没有诞生在谣言里,没有成长在孤单下,没有被虚名隔断了天地,没听见过一句奉承阿谀,没有被命运玩弄得高潮迭起。所以我不懂得他的不安,他的野心,如果他向我讲述一个他的梦境,我必定听不懂。 ----橘鱼月《妄图照进现实》

●我最讨厌的一种人就是善于奉承阿谀精通花言巧语的人 因为跟他们呆在一起会显得自己很不懂做人

●睹物思人抵不过物是人非。


安于现状才是真正的自讨苦吃。

只是不能安于现状,试着去转变,去适应自己曾否决的一切。感到我在转变的路程当中比以前少了什么的话。其实,少了的,都是次要,或者在我眼里从来都不须要。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说说笑笑,只不过,现在是看那人是谁罢了。不再奉承阿谀,情愿被他人在背后指着说闲话也好,做所有事都须要付出,代价不是由你而定。


命运就好像一场游戏,没有人会帮你升级打怪,唯有自己在屡次失败中汲取经验。



为别人而活,你只是傀儡。为自己而活,那才是人生!

每个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但有权力选择自己的人生。 ----夏顾苏

●我不爱好勾心斗角,
也不爱好被算计,
更不爱好假惺惺;
我爱好真实的朋友在一起,
不讽刺,不讥讽,不玩心计,
不奉承阿谀,真挚的看待!

●苏西冷静沉着,是个司芬克斯般的人,奉承阿谀对她无效。
我观赏的,是她那种没有磋商余地的强硬,那种令人无可奈何的女人劲儿,这些都是另一个时期的东西。
苏西·曼奇斯既不试图取悦谁,也从没想诱惑谁。她就是她自己,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她说的是她自己的话。……她就在奢靡之内,而且是在中心。 ----克里斯蒂安·布朗卡特《奢靡》

●雪中送碳,是仁慈
景上添花,是奉承阿谀
落井下石,是小人

●不会奉承阿谀,不会甜言蜜语,不会那些个高大上的人际手腕

总是傻傻的被骗,总是自嗨到清晨,总是自我嘉奖,总是痴痴的笑

那么恭喜你

你的大部分性命被快活霸占着

●什么叫得民心?不须要电视上那种恢宏排场,不须要庙堂上地奉承阿谀,有的仅仅是最普通最真挚的问候和感激。什么叫政绩?不是在政界的风生水起,不是让同僚眼红的平步青云,仅仅是老百姓打心底的尊敬 ----烽火戏诸侯《极品公子》

●曾经我们皆是少年模样,时间却把天真的少年们远远扯离,埋在了懵懂单纯的梦中。梦里没有勾心斗角奉承阿谀,没有硬撑出的笑颜或是佯装出的漂亮,没有亮了又熄灭的一号二号三号摄影机,没有事先用铅字精致排版的剧本。即使再美再动听的台词,也不足以诠释我心中的你。 ----河唐先生《世界和我爱着你》

●一个人要防止人们奉承阿谀,除非人们知道对你讲真话不会得罪你,此外没有别的措施;但是,当大家能够对你讲真话的时候,对你的尊重就减少了。 ----尼可罗·马基亚维利《君主论》

●曾经有人说我自尊心太强,想想确切也是,我总以为一个人如果连最起码的自尊心都没有,那么这样活着与空壳的躯体又有何差别,我只不过想活着最真实的自己罢了。如果非要我去奉承阿谀我做不来也做不到,如果别人还是以为我自负,那就自负吧,何须说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