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鼠

 

记得早些年读过一篇《义鼠》的文章,写到唐山大地震时,有家人因为曾经收养过一只老鼠,而在地震时得它关照幸免于难。当时不太信任,今天,自己身上也产生了相似的故事,就真的不敢猜忌了。

当初简略装修这两间房子时,杨鑫妈妈曾对我说:你这门不严实,看看那么大的洞,老鼠是可以随意进出的。于是她从家里拿来了自己的旧裤子,让我冬天堵住,一则挡寒,再则可以堵住老鼠。

我从未堵过。一则屋里本身不冷,即使到了数九严寒,我仍是一床薄被,顶多外加一件棉衣或者一床小褥子,整夜就温暖的了不得;再则,也许是受母亲的启示,感到无论待人还是待物,不能做得太过逼仄了,给任何与天地共处的生灵留诞生存的空间,各得其所,才是真正的理解性命。

知道屋里有老鼠时,我并没有大惊小怪。杨鑫妈妈再次从家里弄来了鼠药,但是,我放了一天,就丢掉了。儿子说:妈妈,你难道不怕老鼠?

我静静的说:孩子,即使是飞禽走兽,也理解人的声气的。比如咱们娘俩,是仁慈的好人,不加害他们,留出这个壁橱来让他们在冬天歇身,他们感恩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浪费咱家的东西呢?你说是不是?你忘却净空法师讲座中提到的故事了?他出去讲经,有蚊子捣蛋,他静静的默诵:蚊子菩萨,待我讲完经文再来吧!那些蚊子真的静静的趴在墙上不动了。妈妈虽然没有那样精深的道行,可是也是向善之人呢。

孩子不信。我对他说:你等着瞧,咱们不说老鼠一句坏话,看看咱家东西,绝不会坏掉一点点的。

夜里有时真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早时候我就半夜里突然大喝一声,可是当睡到很熟的时候,动静就更大了。后来我转变了策略,会悄悄对着暗夜说:老鼠乖乖,别打搅赵老师睡眠,明天还要上课呢。真有这么一阵,我是这么做的。

后来不知道是睡得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夜里再也听不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了。

我家的东西,也没有任何破坏。

今天郭睿过来收垃圾,我就顺手扫最底下壁橱里的便利袋出来,成果,令我大吃一惊的是:扫出来的全是碎成末状的红色薄膜碎片。聚乙烯是不能自行降解的,唯一的说明是老鼠所为。我扫出来让郭睿看,郭睿连连说,是老鼠呢。

我知道那是他们在练习磨牙,因为老鼠的牙齿总是在不停的生长,必需不间断的磨,才干不至于长的无法啮咬东西。这样练,可真的不搅乱赵老师底本不多的睡眠呢。

有时看见老鼠悄悄进了门,我总是悄悄吩咐:家伙,只呆在我给设定的处所啊,不许到处乱咬!

我的所有床单衣服物品,真的至今没有一件破坏。

而且,一粒老鼠屎都找不到。

不是义鼠,是什么呢?有时它们的懂事,让我感到比朋友都亲热呢。

我善待它们,它们就知道回报我以宁静和舒心。怪不得老鼠家族如此强盛呢。真是小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