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白渡新传奇(五)

这一刻,圆圆的月亮竞然全部都躲进了厚厚的云层,窗外的蛙鸣让镇上的夜晚更显得沉寂下来。一对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女在夜色覆盖下的温馨小屋里就这样静静的轻拥在一起,而他们此时此刻脑筋里又是同一个画面,一对男女同睡一张床上。不过,男的是阿紫的老公阿靖,而女的却是阿强的媳妇阿芳。阿强真盼望时光就此停留,永远和意中人拥抱在一起,至于阿紫此时的心境,阿强现在还猜不透。过了一会,阿强显明觉得阿紫脆弱无力地向下瘫倒,阿强腾出左手抱紧了阿紫的纤腰,几个手指却碰到了阿紫圆溜溜且富有弹性的屁股。阿强担忧阿紫会晕过去,于是急着抱起她往绣有鸳鸯戏水图案的床边走去,当阿强要把她放到床上时,发觉阿紫纤弱的双手却出奇有力地搂着他的脖子不放。几乎把他拉下来贴到了她那对丰富的乳房上。这时,阿强纵然是个傻子也清楚了阿紫此刻的想法。阿强开端迟疑了,阿紫可是自己的主子呀!论财富,论相貌,论位置,自已哪一方面能和她相配呢!然而,胯下那东西很快又出卖了他,这一切的悬殊恰恰刺激了那东西猛涨,涨到几乎贴近肚皮,一融即发的田地。阿强想说点什么,可喉咙干得不得了,想咽口水都难,莫说讲话了。此刻的他们估量已经不在用头脑思考问题了,指挥他们行动的,已经是胯下那玩意儿了。当阿强发觉阿紫悄悄地用她那半边富有弹性的屁股有意无意在磨擦他的下体时,一切的三纲五常,一切的清规戒律,一切的主仆有别早被他抛进了九宵云外。底本月满西楼的夜晚变成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夜晚。屋外已是风雨云涌,屋内床上却是二龙戏珠,鸳鸯戏水,好一派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景像。他们觉悟过来时,早已到了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曾经沧海难为水,覆水难收的境界了。更还有一些好事之徒作一藏头诗附之,现摘如下:

《美如迷》

此时最美因有你,

生就一对俏眼眉,

谁是你的小秃弥,

料你必定会着迷。

当他们感到身子从云端慢慢飘下来着陆后,两人都露出了幸福的微笑,也许他们这辈子都再也领会不到如此美好神奇的感到了。眼看着太阳就要出来了,阿紫依依不舍将阿强送出门口。此刻的阿紫一点都没有负罪感,而是感到特殊的痛快!然而她对阿靖和阿芳的恨意也全消了,人就那么神奇,当他或她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后,心也就安静了下来。

作别阿紫后的阿强又何尝不是如此?而且还有攒到了的感到,像阿紫那么高尚的女子,若不是阿靖和阿芳出了那档事,他阿强又如何能尝到那么高尚的天鹅肉或鲜美的鲍鱼肉。如今的他,只觉一身畅快,神清气爽!

出了门的阿强并没有马上回家。回去又能怎样,既然事情已经找到了平衡点,倒不如就这样摇晃着如走钢丝般走下去。他一边回忆着昨晚的美好情景,一边往镇上的宋氏甜品店走去。

宋氏甜品店是宗荫伯也是阿紫父亲开的,方圆百里,数它味道最好!镇上的有钱人都爱好去他那吃早点。阿强很少去那光顾,今天,也许心境特殊的好吧!特意来帮衬。他此刻的心里是这样想的,帮衬宗荫伯,也就相当于帮衬阿紫啊!想到这,阿强露出了幸福的笑颜。

身体高挑,一副金丝眼镜,一身长袍,温文儒雅的宗荫伯见了阿强,忙上前召唤,哈哈,稀客啊!稀客,里面请!宗阴伯做梦也想不到阿强这是刚从自己女儿床高低来啊!更想不到如今阿强的媳妇正跟自已女婿睡一起呢!

阿强落座后喊来伙计,要了一碗黑芝麻汤圆,阿强吃着甜汤圆,心里美滋滋的,不知道是糖的缘故还是因了这一切均和阿紫有关联。

当阿强吃完结帐要走时,正巧碰上阿靖睡眼惺忪地走了进来,阿强,你回来了,正巧有件事和你磋商一下。

见阿靖那样说了,阿强只好转身又跟着他回店堂找了个地位坐下。阿靖生怕自己的话被老丈人宋宗荫听到,于是凑近阿强耳边说,昨晚和朋友打麻雀通宵,我怕阿紫起怀疑,于是就和她说跟你一起上了松口镇,清楚了吗?她要问起,你可要替我打保护喔!说完阿靖嘻嘻笑了,露出一排黄牙。(欲知后事如何?请静候下期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