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

阳台上的辣椒花开了

作者:诗意人生 主播:莹秋

终于没有辜负,早上,当我推开阳台上的玻璃窗的时候,那朵开在翠叶间的辣椒花跃然入目,不染尘埃的素白,像摇曳池塘中的莲荷,那么宁静,那么纯美。

世间所有的等候都会有一个美满的结局吧,我曾开玩笑说,今年不用买辣椒了,我移栽的辣椒必定会不负年华,结出诱人的果子来。也许越是无心之语越易被流年铭刻,那些惊喜总是来得太过突然。

前段时光去给辣椒浇水的时候,曾看见一朵辣椒花的蓓蕾,倒垂着脑袋,像它基因里原来就有的样子。我没有张扬,只是在心中暗自欢乐着,仿佛已经看见了它的花开,它的硬朗。那小巧的辣椒,像袖珍了的圣物,轻舞于眉间。

后来,那朵待放的蓓蕾不翼而飞,我纳闷,甚至猜忌当初的信誓旦旦,信心开端摇动,感到周围的人说得对,阳台上的盆栽是不可能结出想象中的果实的。尽管种植这些辣椒,并不是为了收获。可幻想受挫,我还是有几分气馁。

一起移栽的除了这盆辣椒,还有几棵茄子苗儿与凤仙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不去给辣椒浇水,自然也无法惠及茄子苗儿与凤仙花。可是,两天后,当我又不由自主地走到阳台,推开玻璃窗时,我被眼前的情景触动了心扉。那些娇弱的凤仙花,像抽干了水分的秋蓬,从根部,直直地倒在了盆中,性命垂危。

来不及多想,俯身取了喷壶,装了水,像一个急于补救错误的孩子,将两个盆中都促注满了水。当被时间逼到了岁月的逝世角,再倔犟的灵魂都会选择妥协吧!我亦不在乎其他,只盼望它们能够好好地活着,一如那日初见。

晚高低班回家,又跑到阳台,去看那两盆被我溺爱又被我辜负的盆栽。谁能想到,岁月总是如此温顺以待。那几棵倒下的凤仙花,竟然都奇迹般地立了起来。

再也不敢亵渎,再也不敢遗忘,持续每日浇水,每日盯着那一抹绿遐思。茄子苗儿一如既往地肆意张扬着与生俱来的彪悍,粗壮的梗,基本不顾及花盆的蒙受才能。凤仙花也越发水润清透,叶片一层层螺旋抽出。只是,那盆辣椒,仍像一丛瘦竹,不与茄子苗儿比高,不与凤仙花夺俏,宁静而冷静地孤芳自赏。

世间最美的邂逅总是始于无声吧,那天,我又突兀地看见辣椒的顶端垂下几枚辣椒花的小蓓蕾。我不敢再轻狂地惬意欢乐,亦无法把握这些小蓓蕾是否也会学前车之鉴,在某个清风怡人的傍晚或是繁星点点的午夜,不翼而飞。

浇水、探视,更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我想,这程时间是纯净的,不搀杂任何有关得失荣辱的凡俗。就像流年里的某程陪同,尽管知道终会有曲终人散的那天,可还依然愿意倾泻所有的深情。

今日早上,当我推开玻璃窗,俘虏我视线的,是那一朵开得宁静、绽得嫣然的辣椒花。倒垂着,躲在翠叶间,却丝毫不减那来自大自然的风华。那是一抹季节的芳香,明艳着痴情人的眼睛。

我想,再过几周,必定会有吊坠似的小辣椒挂在枝桠间吧,那是一个性命对年华的回馈。还有凤仙花、茄子苗儿,它们也必定都有自己的花期,我们只需慢慢等候,在周而复始的浇灌与陪同中,成绩一段不染尘埃的美妙——

诗意人生,实名:曹会兰。中小学一级教师,县优良教研员,《清丰》杂志社编委会成员。爱好将烟火日常赋予清泉流水般意境,感到如此,既不失其真,亦不失其味。目前,已有多篇散文发表在《教导时报》、《作文周刊(教师版)》、《濮阳日报(教导周刊)》及《清丰》杂志上。

莹秋,《一线文学》网站主编,《美刊之声》等平台主编,《四季美文》等多家平台主播,一个温婉舒雅的女子,教导行业,国度级普通话测试员,中国语言表演教程教师,多年从事语言文字研讨工作,出版《清风夜语》等文集。荔枝电台 FM1504764莹秋之声。

图片:©太平洋摄影部落

本文系文友原创作品授权宣布,转载请注明出处及版权信息

主编

投稿发送到 或直接加主编微信

转载图文起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接洽主编删除

往期出色

年青人在养老,老年人在斗争!(深度好文)

朋友,不在远近,只在真心

中国的有钱人,正在成为世界的笑话(深度)

诸葛亮千古奇文:全篇仅86字!道尽孩子成才秘诀,至今不过时

人世间最苦的两个人(好文)

鲍国安震动朗诵《誓言》,送给每一位共产党员!

徐涛、温玉娟朗诵《信心永恒》(献给建党97周年),热血沸腾!

朗诵 | 七夕:《见与不见》,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