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囊男自述:三十岁老婆还不肯生孩子,是我不配有后代?

文:暖暖

01

我叫秦肖,今年三十一,我老婆刘云,今年三十。我们结婚五年,情感一直还不错,但在要孩子上总是有分歧。

在我看来孩子是婚姻的纽带,是爱情的结晶,没孩子是婚姻的遗憾。

还有刘云都三十了,再等我怕她成高龄产妇,高龄产妇妊赈风险大,对这些我也有关注,高龄产妇容易有妊赈综合症,可能会引起妊赈高血压,妊赈黄胆,妊赈糖尿病等。

但刘云一心扑在工作上,对这些一概不斟酌,说没有经济基本怎么给孩子一个好的成长环境。

这点我不批准,我们彼此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但我们不是也靠自己在城市扎了根。

刘云却说:现在跟以前能一样吗?我们那时候用尿片吃母乳,现在的孩子都是尿不湿和配方奶粉,各种养分辅食,哪样不要钱?再大点还要斟酌他上学,没个学区房能行吗?一套学区房动辄几百万,我们买得起吗?

我承认这些都是我们须要面对的,但这些可以生完孩子再慢慢去解决,有几家人家会把什么都筹备好了再生孩子,不都是先生了再一步步去完美吗?

但刘云在生孩子上油盐不进。我不管别人家怎么样,反正我在没有经济基本下坚决不生。

这事又闹得不欢而散。

02

我就像不清楚,自家孩子她不愿生,却把她侄子当成宝,过年过节玩具零食衣服买一大堆,而且都买名牌,一个才六岁的孩子用得着这么破费吗?

刘云却有她的道理。

我读书都是我哥供的,这是我欠我哥的我得还。

这我也没看法,究竟是亲侄子,血浓于水,但最气人的是她没和我磋商,擅自借了二十多万给他哥买房子,一时凑不齐还透支了我的信誉卡。

我当时就火了。

我说:你说要积聚经济基本再生孩子,现在你把钱借给你哥,那我们的物资条件什么时候能积满,不积满,那我们永远不生孩子了是吗?

她却理直气壮地说:我哥对我好你不是不知道,小时候我掉河里,我哥为了把我救起来,大冬天就往河里跳,才落下风湿病,我的命都是我哥给的。现在我哥有难事,我能袖手旁观吗?你心里就只有自己,生,生,生,你要真急着要孩子,你找别人生去,我让位。

说完她转身进了房间,把门给锁了,我怎么敲都不开。

03

哎~

结婚五年,一缭绕生孩子的话题就吵嘴。

我也难,家里我是独子,在我上面有一个夭折的哥哥,母亲生我得时候已经三十岁了,比比同龄人,我父母年岁算大的,他们急着抱孙子,我也能懂得,但刘云不肯生,我是两头受夹板气。

父母说一个大男人都做不了家里的主,没点出息。

老婆说我妈宝男,父母说啥就是啥,没出息。

我是左右都没出息,现在我都不想回家。

家成了合租房,我进房间她去客厅,我去客厅她去房间。

有个段子说的特殊形象。

白天不接洽,晚上不发信息,有事说事没事不打电话,在家一个玩游戏,一个刷手机,把家变成寺庙,东边住方丈,西边住师太,互不侵略。

特么我们现在就是这个状况。

在家没一句话,各干各的,我不知道这样的婚姻还有啥意义。

我现在就想着尽力赚钱,刘云不是要经济基本吗?那我去挣,一下班我就去送外卖,单抢得多挣得多,我把小电瓶开得飞起来,回家是一身疲乏,倒沙发上就睡。

我和刘云的关系依然没有缓和,两人连面都见不上,我回家她已睡,我起床她却已经出门。

这家就想旅店,我在外面对付着吃点,我也没见家里有油烟味,估量刘云也在外面吃完才回来。

这些我都顾不上,我现在只顾着赚钱,刘云透支的卡我也已经还上,公司也有了新的项目,我是负责人,为了赶进度进度我又要加班又要送外卖,我回家越来越晚。

不知道为什么刘云对我越来越冷,一次实在太累了,我就没去送外卖,提早回家撞见刘云,她看我的眼神冷冷的,想一把冰刀刺进我的心口,我不知道如何去化解婚姻的危机,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积聚上经济基本,刘云能为我生孩子。

不想了,想了也没用。

04

最近外卖圈里遇上一个奇葩客户,一下单就撤消,而且是同一个账号,同行都骂这人神经病,集体筹备拒接,大家刚吐槽完,我也接到来这个账号的订单,同行泄气地说,你看着吧!他一准会撤消。

但奇异,我的订单没被撤消,让送外卖去丽都酒店301号房。

我很好奇这订单后面的主人到底有多难缠。

怀着好奇心我去了丽都酒店的301号房间,我敲了敲门,门是虚掩着的,我没敢推,又敲了敲,门内半天才回应,让进去。

我哪敢进去,听外卖小哥说过,他们圈里有人遇上过仙人跳,被讹诈了好几万,我才不傻,规规则矩在门外持续敲门。

我听到门内有踏踏踏的脚步声,我有些莫名的紧张。

门开了一条小缝,还没我等反映过来,就被一只手揪了进去。

我正想叫嚷,却看到老婆刘云,今天她很美,粉面桃花,一翦秋水,穿着白色睡袍,一走路露出两条雪白的腿,让人显现连篇。

我一下清楚了,怪不得不想和我生孩子,这是外头有人了,我恼怒的把外卖扔在地上,腾腾腾走进房间,房间里没人,我又推开卫生间也没人。

哼,我看他到底能藏哪儿,我撩开床单看床底也没有。

对,必定在窗帘后面,我用发抖的手撩起,没有?

还有窗外,很多偷情的会趴窗外的下水管道上,我打开窗观望,没有。

我有恐高有点晕,赶紧又缩回脑袋。

我的所有动作,刘云只是抱着胸看着,等我坐在沙发上大喘气时,她声音冷冽地说:你竟然猜忌我?我们的婚姻就这么不值得信赖吗?

我低下头不敢看她,在刘云面前我总是认怂。

我怯怯地说:那为什么开房?那为什么不愿生孩子?

刘云噗呲一笑,走过来横坐在我身上,手勾住我的脖子,她酥胸微露,雪白雪白,我口干舌燥,真想一把抱起她,来个鸳鸯戏水,来个芙蓉花开。

但我还在生她不愿生孩子的气,我别过脸。

“秦肖,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孩子,这几天我也一直在反思,难道没有经济基本就一直不要孩子了吗……”

我一直别着头,在生孩子这件事上我绝不能让步。

刘云把我的头别过来,我们俩面对面,她真好看,在我心里她依然是我心里的白月光。

“你知道吗?你一直很晚回家,还一直睡沙发,我曾猜忌你外面有人了,我一个人瞎哭,瞎想,我说让你爱找谁谁生去,但要你真去找了,我怎么办?我慌了,我跟踪你,看到你又上班又送外卖,一回家就累趴了,我也心疼,是我太自私了,你说得对,经济基本可以慢慢来,但情感不能冷了,淡了,没了……”

本来她也紧张我,关注我,爱着我,我还认为五年的婚姻把所有情感都磨没了。

本来爱一直还在,只是吞没在日常的磕碰里。我捧起她脸亲吻她的额头,把她搂进怀里,这温香软玉等待了好久?

“秦肖,我们生个孩子吧?”

刘云在我耳边亲亲地说。

我把她推开一臂的距离,定定地看着她,难以置信,这真是她说的吗?

“你真想通了?”

刘云稳重地点头说:“这不我用举动来证明了吗?”

说完两颊飞出两朵红云,有些小羞怯。

这小妖精也有娇羞的时刻啊?我一把抱起她,后面的事不便描写了。

你问我刘云怀上没有?

你是猜忌我的枪法吗?

冉然: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宝宝们有没有笑出腹肌来,冉然是笑趴在瑜伽垫上,练了一个多月,还没这位仁兄讲故事有用。点个在看祝福他们早生贵子吧。

冉然说

最近大家应当都知道微信改版啦,不再依照时光发文。如果可以,辛劳把黎冉然星标。或者点个在看,留个言,转个朋友圈,也能让体系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哦。这样我们才不会走散

每一个在看,都是满满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