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爱情是什么?看完你就知道了

生是为了证明,爱存在的痕迹

杀是为了歌唱,幻灭前的绚丽

我穿超出几个世纪,只为你

当这首极具凄凉感与宿命感的《杀破狼》响起,是否也会勾起你的回想呢?

剧中缠绵悱恻的爱情,痴男怨女的生离逝世别,拯救苍生的使命大义,让人百转千回。

后来,更有人毫不夸大地说:《仙剑奇侠传》登上荧幕,便是巅峰。

就算15年过去,它依然是一代人心中的经典之作。

还记得剧中的十年之约吗?

虽早已逾期,但多少人,还在等候着他们守约归来。

是否也曾和朋友争辩过:李逍遥到底是爱好灵儿,还是林月如呢?

他那副玩世不恭、举棋不定的样子,有多少人,当年气得直跺脚。

只叹:“初闻不知剧中意,知意已是剧中人。”

长大后,我们才渐渐理解:

年少轻狂的岁月,无论是白月光,还是红玫瑰,深爱过、被爱过、阅历过,才会理解什么是真正的爱。

1

李逍遥本是余杭镇的小混混,无所事事,整日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据说,他的父母是一对游侠,在他三岁时,便把他丢给了姑姑抚育,夫妻二人从此浪迹天涯。

毫无疑问,李逍遥虽自带主角光环,但他也和普通人一样,从青铜到王者,注定要打怪才干升级。

侠义江湖,少不了爱恨情仇,当李逍遥遇见了赵灵儿,故事便开端了。

那一日,在拜月教的设计下,手无缚鸡之力的李逍遥只身前往仙灵岛,为病危的姑姑求取灵丹妙药。

当他踏上仙灵岛的瞬间,便有些醉了。

红莲漂浮河面,岸上一片花海,花飞花舞,仙气氤氲。

就当他好奇是否会有仙女呈现时,便撞见了正在沐浴的灵儿。

被偷窥的灵儿,正要发难,却在恍惚间,看清了眼前男子的模样,不禁露出了笑颜。

她冲动地对男子喊道:“逍遥哥哥,我是灵儿啊,我每天都在等你回来呢。”

本来,灵儿早在十年前就见过李逍遥,因为,他曾是她的救命恩人。

此时的李逍遥,并不知晓自己穿越时空的机密,只觉眼前的姑娘,天真可爱,美得不可方物。

这世间最美妙的爱情,便是一见倾心,再见倾情的成全。

姥姥认为李逍遥是恩公的儿子,自然是愿意赠药的。

但她还提出了一个请求:他必需即刻与灵儿成亲。

衡量之下,李逍遥答应了。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还未三拜礼成,李逍遥便惧怕了。

他感到若是为了仙药而娶了灵儿,对灵儿是不公正的。

更何况,每天混日子的他,给不了灵儿幸福。

但这一切顾虑,毕竟抵不过爱情萌芽的力气。

就像那颗十年前李逍遥送给灵儿的石头,灵儿悉心栽培十年无果,却在大婚之夜发芽成活了。

红烛摇曳,性格、脾性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心,却连到了一起。

灵儿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即便此时的她,还不谙世事,只理解为逍遥哥哥的快活而快活。

而这个生擅长市井,习惯吊儿郎当,毫无作为的李逍遥,突然有了安宁下来的想法。

这便是一见钟情罢。

爱情最初的模样向来简略:谁愿意为谁转变,谁就是真的爱上了谁。

只一眼,便注定此生纠缠,无有穷尽。

哪怕来日误解重重,只要相遇,磁场会让他们再次相吸。

2

我们常说,每个人的出场次序很主要。

太早相遇,大抵还不知爱为何物,太晚相逢,便再无机遇盘踞寸草之地。

对于林月如而言,她的呈现,是太晚。

犹记得,苏州城下,青砖高墙外,越女剑明如秋水,从一只纤纤素手中飞递而出。

她正是生于江南,却偏带一丝英气的林月如。

初遇不算美妙,一会晤,他们便上演了不打不相识的桥段。

可缘分自古便是俗套却又迷人的,这一幕刚落,下一幕又起。

再会晤,是在高耸的擂台之上。

只见两翼扯开锦绣绸缎制成的大旗,刺目标大字写着“比武招亲”。

此刻的李逍遥,身边已经有了灵儿。

他本盘算去看一场热烈,却无意间被月如的嚣张气焰所激怒。

李逍遥一飞而上,在比武之前,认真地对着台下众人说:

“今日,我就为大家教训教训她,但事先声明,如若我打赢了,我是不会娶她的。”

说者有心,听者却无意,当林月如真的败给李逍遥之后,她便失守了。

平日里跋扈惯了的月如,腮边竟浮起花瓣样的绯红。

欢声雷动中,她还低声地说了一句:“我输了。”

是啊,从一开端,她便输了。

在这之前,李逍遥中了忘忧蛊,忘记了在仙灵岛所产生的一切,自然也把灵儿给忘了。

但很快,他与灵儿再度相逢。

虽然忘记了所有,但曾经的感到是真的,心动是真的,所以,爱好灵儿也是真的。

情感从来都是讲求先来后到的。

即便月如陪着李逍遥行走江湖,一路成长,却始终没能因为爱情走入李逍遥的心坎。

他给她的许诺,也只不过是一句:吃到老、玩到老。

其实,月如与逍遥是太过类似的两个人。

外表有多刚强,心坎就有多懦弱,爱得痴狂,情愿付出,一旦认定,便无怨无悔。

李逍遥知道林月如对自己的心意吗?

毋庸置疑,他是知道的,但他更明白:

自己的心中已经有了灵儿,所以,月如所有的情,是他今生无法相承的债。

当他们三人进入墓穴,大战赤鬼王时,面对攻击,李逍遥下意识筹备先救灵儿,却在要害时刻飞向了月如。

他向灵儿说明,说自己不能再欠林月如的情,但对于灵儿,他愿意就义一切。

于是,那个时候看不懂的剧情,突然就懂了:

灵儿是挚爱,所以李逍遥愿意同生共逝世,而林月如在他心里,毕竟是个“外人”。

3

情,不能相欠,所以,只能还她。

三个人的情感,毕竟太过拥挤。

不少人曾讨厌过林月如,因为我们都知道,李逍遥与赵灵儿早就成婚。

但,林月如并不知晓。

她只知道,臭蛋快活,她便快活,臭蛋伤心,她也跟着伤心。

灵儿爱好红色的蒲公英,她便执鞭卖力鞭打,扬起蒲公英,帮着臭蛋一起讨灵儿开心;

灵儿被关进了锁妖塔,李逍遥要去救她,她便不顾生逝世、义不容辞。

那一日,锁妖塔内,被抹去记忆的李逍遥,终于回忆起在仙灵岛上的种种过往。

他难过至极,悔恨不已,久久不能自拔。

最后,沙哑着嗓子低声说了一句:“本来,我和灵儿早已成亲。”

想到过往错过种种、误解种种,他终于忍不住大声对灵儿说:

“我什么都不管,我们再也不要离开。”

话刚落,一丝落寞呈现在月如的脸上,她虽震惊却又淡定,仿佛早就接收了这样的结局。

此时的灵儿,早已不再是当年懵懂的小女孩。

她深知自己的使命与宿命,一路走来,已变得抑制且独立。

她更清楚,林月如也是真的爱好逍遥哥哥,她的付出绝不比自己要少,于是,她问了一句:

“那月如姐姐怎么办?”

看着眼前的一对爱人,久别重逢,月如不想他们再有累赘,赶忙对他们说:

“没事,我不要紧的。”

是啊,在所爱之人面前,永远都是输,求不得,怨不得,唯有放下,唯有释怀。

爱情教人成长,其实,林月如早就在与李逍遥的相处中,清楚了什么是真正的爱。

就像剧中的台词:

真正爱一个人,一定以她的幸福,当作是你的幸福,若有人能比你给予她更大的幸福,你就把她送到那里去。

4

犹记得,彩衣用自己千年修为,换阿七十年生命时曾说:

我与他在山上相识,他救我,这是缘;

我去刘家救他,这就是债;

我明明知道他不爱好我,可是我却偏偏爱好了他,执意要留在他身边,任凭他骂任凭他赶我还是照料他守护他,这就是命。

红尘爱恋,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爱一个人,也不问值得不值得,只说愿不愿意。

所以,当被告诉必需有一人就义,才干走出锁妖塔时,林月如毫不迟疑地站了出来,成全了所爱之人与他的爱人。

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与其执着痴念,不如化为祝福,不要让你爱的人,被你的爱所磨蚀。

我们也终于清楚:

有些爱,是该撒手,撒手,也是一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