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那重获新生的公公

公公从农村来到我们家,刚来的第二天,他就毫无征兆流鼻血,原来认为是气象干燥所致,也没在意,但紧接着后一天他又流了鼻血,老公很紧张地带他去医院做了检讨。这不检讨不知道,一检讨吓一跳,公公被诊断出肝硬化中期,但他自己没有什么感到,肝硬化与其他病不同,得了肝硬化的病人只能保持现状,没法好转。

自从得了这个病,老公就不再让公公干活了,在家吃药休养了一年左右,在一次定期复查时,公公的肝上发明了一个2.5CM的肿瘤,老公焦急得不得了,那段时光他瘦了10几斤,成夜失眠,因为医生说公公的肝硬化已经非常严重了,开刀把肿瘤割掉也只是暂时性的措施,后面唯一能救他的只有肝移植!这是我们全家第一次听说肝移植这个名字!

所谓肝移植,就是将一个刚刚逝世的人的健康肝脏在有限时光内移植到病者体内,这个手术风险高,费用大,虽说医生说手术后一年内成活率为95%、二年内80%、五年70%,但我们总以为这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不到万不得已不敢轻易尝试。但肝移植也是我们唯一的盼望,我们心坎知道,这一天毕竟会来。

从2016年春节后第一次开刀割肿瘤到2019年7月底正式做肝移植,因为肿瘤的几度复发,公公一共阅历了2次大刀,3次介入手术。每一次对于他自己和家人都是煎熬,幸好公公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他从来没有表示出不好的情感,睡眠也一直很好!

2019年公公做完最后一次介入手术后,后果不太好,医生评估了各种指标后,建议我们尽快启动肝移植程序。经过了几年的心理筹备和知识懂得,老公对于肝移植已经没那么惧怕了,我们决议瞒着家人包含公公婆婆来完成这次肝移植,一是怕公公舍不得让我们花太多钱,二是怕婆婆乱紧张影响公公情感,经过一系列手续后,7月29日终于等来了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找到了肝源!手术那天,我们骗公公说,要再切一次肿瘤,并且跟所有他接触到的医生和护工都打好了召唤,让他们帮忙瞒着,我们甚至没让婆婆去医院。

移植手术是在7月30日的晚上6点开端的,我和老公两个人把他送进手术室后,我问老公你紧张吗?老公说,三年多了,真到了今天反而心安了,不管怎么样,作为儿子我努力了,剩下的听天由命吧!手术进行了大概8个小时,坏肝切下来后,医生还用手术托盘端出来给我们讲授,看着一坨土黄土黄的残破肝脏,我们等待新的肝脏能给他带来新生!清晨两点,公公终于出来了,医生说手术很顺利,接下来他将立即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在里面要呆上至少7天,这7天是最难熬的7天!

由于肺养合功效一直没能恢复,所以呼吸机管子一直插在喉咙里,公公7天都没能说话,也不能起床!由于手术时及手术后用了大批的麻醉药和抗排异药,公公还呈现了神志不清的情形,总感到有妖魔鬼怪,后来他出了重症监护室后,还跟我们讲他在重症监护室里看到过别人带着孩子来结阴婚,这恐怕真的是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才干看得到的东西。

10天后,公公总算出了重症监护室,住到了医院里的单人病房,一夜3000块,真的是没措施,肝移植的病人最怕的是沾染,所以那时候我们都拒绝亲人的探望,自己家人在病房里都带着口罩。好在一切都在好转,肝功效指标日渐恢复正常。在单人病房住了20天后,公公一切都正常后,医院终于通知出院!

出院后,我们没有选择回家,而是在上海给他租了一套房子,因为他一个礼拜要去医院复查一次,我们让婆婆来照料他。这个时候,婆婆和公公已经知道了公公是做的肝移植手术,还好一切都顺利,所以他们的心境也没有太大的起伏!

现在公公手术快一年了,每一个月去检讨一次身材,很开心一直都恢复得不错,现在血惯例和肝功效指标和正常人一样,每天要吃的药也越来越少。

公公57岁那年迎来了新生,现在每过一年都是赚来的!盼望他的乐观心态能够助他活得长久长久!这次移植手术,也让我看到了老公作为儿子作为男人的担负!最后也祝我们家所有亲人都能够健康平安,说真的,人这一生没什么比健康平安更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