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一妻制反人性?

周小九|作者

欧小宅|编纂

今天,壹心幻想和你聊聊“开放式关系”。

先来个投票:

有位男士说:我跟妻子彼此信赖且相爱,但没跨过七年之痒。在关系决裂前夕,我们尝试了开放式关系,情感显明回温。

同时,有个问题一直困扰我们:

我们是否要一直实践“开放式关系”?能否做到百分百的信赖跟坦诚?

所谓开放式关系:

它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一夫一妻制,也不具有排他性跟绝对虔诚性。而是两个人在彼此平等的基本上,任一方都能在对方知情并允许下与他人产生性关系。

开放式关系的争议性很大,有人以为这是自由选择权,有人以为这是对关系的不忠。

关于这个话题,你又有哪些想法和看法呢?留言区见。

什么是开放式关系?

开放式关系,一种非单一型的密切关系。关系中双方有坚持伴侣关系的意愿,但又不受主流的单配偶制限制。

这意味着双方既批准坚持关系,也接收第三者的介入。

而且,开放水平完整由双方意愿决议。

有些只允许伴侣与第三者发展关系,有些则接收伴侣跟第三者约会、亲吻、产生性关系。用通俗语言来说,他们并不全盘接收现代两性关系中一夫一妻制和恋爱单一制。

处于关系模式里的人,不请求另一半对自己绝对虔诚。

但前提是双方必需坦诚交换想法和信息,在不违反彼此关系的前提下与他人产生关系。

你为什么会选择“开放式关系”?

@深海里的鱼

因为第三者的介入,我跟谈了四年多的女友分别了。

从开端的高兴到后面的失魂落魄,后来谈得每个人都没有她来得深入和坦然,于是我试图接洽她,反思自己当时的状况。

知道她出轨时,我含着对她的恨意和敌对,损害和刺激她。但不可否定的是,当时我肉体出轨,她精力出轨。我们互相试探与诈骗。

再次复合后,我们都察觉到了自己的“本性”,无法长期专注于一个伴侣。

于是,我们尝试了新的恋爱方法。并商定彼此坦诚,互不诈骗。

我们制订了清楚的边界,明白自己是谁,须要什么。

不再偏执、嫉妒和占领,更不试图对彼此进行定与限制,而是让这种关系有利地发展下去。

@唐一

我们都想获得更多的自由和更加多样的关系。

就像李银河说的:爱是人间最有趣的游戏。

拿我来说,我对伴侣双方的成熟度没有充足的信赖,因此盼望通过这种关系来试着进行一种挑衅。

在这种挑衅中,我面临着自私、脆弱、昏暗、消极的情感和想法,能让我更理解自己到底须要什么。

我们俩在实践“开放式关系”时,就像摸索新世纪。

我们拥有自由,各自探险回家后各自分享,然后彼此拥抱。

但“开放式关系”也意味着你必需跟伴侣分享你与其他人之间的密切。

也许树立信赖须要时光,但会带来安全性。

我们为彼此拟定最主要的原则:安全性行动,维护好自己。

上述故事中,我们不难看出,开放的背后是坦诚和信赖,自由的背后是更大的束缚和抑制。

开放式关系

是救赎,还是出轨的遮羞布?

有人说:开放式关系不过是有人把持不住兽性滥交,为出轨找遮羞布罢了。

但婚姻治疗师Esther perel以为:

开放式关系比一对一关系更依附于参与者之间的信赖与坦诚。

因为关系开端的第一步便是制订规矩:维护彼此安全、不带第三者回家、分享约会信息、同步想法、交换感受。

而不是单一的,我出轨了,我们关系就决裂了。

研讨还表明,处于开放关系中的个人更偏向“个人主义”,他们更关注自己的个人价值和沟通技能。

他们盼望自己的人际关系受到挑衅,想推进自己面对嫉妒、占领欲或迷恋之类的感到,通过这些情感来获得更大的自我意识。

这就像,通过针刺来感受痛,懂得自己的知觉。

他们是通过“开放式关系”来学习和转变。

这里,我专门采访了一对实践“开放式婚姻”的夫妻。他们已婚已孕,婚龄10年。

刚开端时,他们以为爱情只有一种模式,你爱我,我爱你,一辈子不出轨。

但婚后第五年,丈夫出轨了。很多人劝她:“赶紧离婚吧,这样的渣男留着过年吗?”

她从恼怒到悲伤,最后沉着下来跟丈夫讨论出轨这个问题,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

丈夫坦诚自己深爱着她,但爱情不该垄断他们的性行动。

每个人的需求会增加,且性命具有多种可行性。同时,他们之间的情感壁垒也是别人无法冲破的。

跟伴侣坦诚沟通后,他们制订了商定:

1、彼此可以跟异性接触,但不能产生性行动。

2、不可以找熟习的人作为第三者。

3、不能带生疏人回家,也不能在外过夜。这些商定随着事情发展变更,让他们的生涯变得更有弹性跟挑衅性。

他们彼此分享各自的感悟和体验,也彼此激励和信赖。

两性关系的模式,不是唯一的,而且有更多可能性。只是管理者为了稳固社会,才规定两性关系只有一对一模式。

这位女士说:

实际上,我们几乎无意识地逼迫自己甚至谢绝伴侣的非一夫一妻制想法和愿望,更别说流露这些想法。

也许我们骨子里以为摸索关系是过错和可耻的,所以才废弃懂得和自我觉察的机遇,以为它只是出轨的遮羞布。

“开放式关系”靠什么支持?

有朋友对我说:

“开放式婚姻”就是毒瘤,一夫一妻制是趋势和走向,没有人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伴侣,即使自己出轨也接收不了伴侣出轨。一夫一妻制是主权的宣誓。

陈瑜曾采访过李银河:婚姻里出轨率那么高,开放式婚姻作为一个解决计划,我们还要婚姻干什么呢?

李银河答:

全世界的调查来看,出轨率大概在40%左右,确切很广泛。所以有人问,如果产生伴侣出轨,我应当怎么办?

我感到有这么三种措施:

a. 离婚,彼此不能容忍,又不想转变,就分;

b. 谅解对方,有的人就是一时、偶尔犯一个错,并没有移情别恋,认错认得比拟恳切,而且真正能够改的话,你可以谅解他;

c."开放式婚姻”,两个人有一个特别商定,就是你可以和别人产生关系,我也可以,但我们俩还是一对。

也许,你会说道德礼仪廉耻在哪里?

其实所谓的道德是大多数人的行动规范,有的时候是一种商定俗成。道德尺度起源于社会建构,它会转变,不是绝对。

比如说,100年前婚前不守贞的话,你就是不道德的。但是现在71%的人都有婚前性行动,那种行动就不是不道德的。

因此,道德会随着不同社会、不同发展阶段,有所转变。

那么,开放式关系毕竟靠什么支持呢?

我联合《爱的开放式》,给摸索开放式关系的伴侣一些小指南:

a. 弄明白自己的需求。

事实上,有些人不愿树立伴侣关系,他们只是不想要重要伴侣,他们可能爱好独自生涯。

这些人通常是高度独立的,尽管他们爱好来往,他们满足于约会、恋人、朋友和伴侣,但不将任何人视为重要伴侣。

他们大部分的时光和精神用于教导子女,精力寻求,旅行或职业。拥有一夫一妻并不是他们优先级列表的顶部。

他们也许会支撑你,但他的支撑不意味废弃自己。

有时候婚姻和恋爱中最苦楚的点是:你废弃了没有人请求你废弃的东西。

b. 学谈判判

会谈是摸索开放式关系中最主要的步骤之一。

依据具体情形作出决议,不断完美自己的态度。会谈的进程中不应当隐瞒任何情形,应该全体说明。

在这段关系中,最好的状况是你们都感受到了对方的尊敬和意愿。

你们有权在这个进程中表达自己的想法,寻求一个最好的模式。

每个人都有义务满足自己的需求,在不损害别人的前提下。

然而大都数情形下,人们往往带着有色眼镜看“开放式关系”,很多声音都在说,这种关系是打着自由生涯的幌子,满足私欲。

然而,在李银河看来:

有时候“性”只不过是到达目标的手腕而已,他们寻求的是情感生涯中感情的丰盛和充分,绝不仅仅只是性而已。

写在最后

开放式关系,虔诚不再是法则,个人自由和相互坦诚成为主角。

至于接收与否,每个人都有自己心坎一杆秤,完整取决与你个人。

现在,一夫一妻的婚姻关系依然是主流,但可以预感,未来的密切关系会越来越多元。有人同居,有人结婚,有人单身。

而婚姻的情势也越来越多元,本来只有一夫一妻制,未来的婚姻也许会有同性婚姻。

至于开放式关系,我以为是当中最庞杂的关系。

开放式关系中,没有一段关系是完整一样。

但共通点是,都须要双方的信赖跟坦诚,甚至须要比不开放付出更多的沟通和交换。

选择开放式关系的前提是:

两个人都必需百分百信赖自己,信赖对方。然后开膛破肚,直白说出自己的底线和原则,最后形成一种契约,彼此实践。

有人尝试之后回到一对一的关系里,也有人在这种关系中找到了自我。

在他们看来,与其卡在逝世亡将我们离开的誓言里,不如给婚姻多点思考和可能性。

我想,每个人都想为自己的性命留下美妙和爱。美妙和爱,值得去寻求和享用。

就算像烟火一样,转瞬即逝,但至少证明你曾绽放和拥有过。

点个在看,懂得和包容关系的多元化。

世界和我爱着你!

- The End -

依照下图,打个星标⭐,不再错过

点个“在看”,合适自己的才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