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男生堆」里工作的女生们。

Hi,如果你和我一样是 20 出头的女生,那这篇文章会很合适你看。

你是否想象过,工作后成为男性集体中的少数女生?

又是否担忧过,婚育之后的职业发展问题?

如果在工作中因为女生遭受差别看待,你会如何回应?

工作之后,我就焦虑过这三个问题。

但焦虑再多,我发明自己一两年的工作阅历都无法答复这些疑问。

今天,我尝试找了 3 个在刻板印象里,被以为是「男性专属」的职业里工作的女生,来聊聊她们在职业发展中遇到过的阅历。

盼望她们的故事能带给你力气。

‍‍

厨房里,新来的法国实习生面露难色——他要把 10kg 的洋葱搬进冰箱里。

这个场景让 EI 觉得共情,她能领会到他的无助。她也曾站在相似的画面当中,只不过,她面对的是近 20kg 的鱼。

回忆起来,EI 倒感到,没有很难。

力量不如男生大,那就分几次搬,用拖车来搬,有懂得决问题的措施,就能把无助感打碎。

EI 在香港一家顶级酒店担负法餐厨师。对于工作,她的态度很明白:“厨房重地,玻璃心请三思而后行。”

厨房的工作节奏高压而紧凑。每道菜下单后,主厨读单,组员要立刻对好时光指令。慢了一分钟,主厨都会请求整道菜重做。

EI 曾听过男同事评价另一位女生,“她做不来的,大家都要帮她才干完成啊。”

同样的刻薄和不被信赖,也产生过在她身上。有过一次,上司对她煮的汤不满意,加上她想请半天假去看医生,上司就感到她在装病。

她选择了吃药后持续工作,想把汤重煮一遍时,上司表现,他来做就好。

第二天,她发明上司甚至向引导投诉了她。理由是,「态度有问题」。

尽管 EI 自动找引导说明了事情的经过,保卫了自己的立场,但她还是会觉得委屈:

“我感到,总有一些男生会以为女生没有他们做得那么好。”

支持她留在这个行业的理由,简略得近乎质朴:“我爱好吃东西,也爱好别人吃我煮的东西,就这样。”

而付诸的举动,是每天工作 14 小时。

每天的午休时光,EI 都会洗一次澡。因为工作半天,便足以让她全身汗湿。但这是值得的。客人会把她做的菜品 po 上社交平台,主厨也评价过她“perfect cook”。

尽力证明女生可以做得更好,EI 不太考量这件事。她的信任也很简略,信任自己能胜任,信任自己能做好。

这天的忙碌停止,回到家,她喝了杯无糖无酒精的啤酒。睡前,她又和自己说了句,“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我想,EI 的每天,都会是新的一天。

“我每天,都会有猜忌自己的时刻。”梦仔说。

这天也不例外。

正在学习新的工作系统时,她看讲授看到沮丧,“完了,真的看懂了吗?”她站起来走了走,喝了杯水,重新坐回椅子上,再次集中注意力。

很快地,心境就切换成了「也可以信任一下自己」的沉着:“好像懂了一半,那就开端做吧。”

梦仔是软件工程师,在硅谷工作。工作四年,她独立完成过很多项目。但有些时候,她还是要用「盲目标自负」来给自己打气。

她概括这种感受时,用了一个让我生疏的形容:

Syndrome(冒牌者症候群 / 累赘症候群)。

意思是,即使你本身有才能,却仍会以为自己不值得被重视。

梦仔以为,才能正态散布和性别没有太大关系。她所在的部门里,女性程序员的占比大概只有 5%,但这个比例,仍会对她有所影响。

她举例,跟五六个男同事一起开会,因为担心被疏忽,自己会在无意中抢话。

而且,她的引导,引导的引导,直到 CEO 都没有女性,以至于她在职业计划时,难以参考一个具体的女性模范。

大学时,她就有过相似的困惑。回忆起来,她感到,“如果当时有个人能远程地呈现一下,声援一下,我在精力上都会好过很多。”

也因此,梦仔每年都会回母校加入宣讲会,加入校招,加入工学院的运动。

有个女生,每当要投简历和面试,都会接洽梦仔讨教经验。一两年后,梦仔在公司遇到了来加入面试的她。

那天梦仔请她吃了一顿饭,即使后来那个女生没有接洽了,她也感到没有关系。正因为自己阅历过,她才更愿意辅助学院里面,同样没有参考的迷茫女生。

在宣讲会上,她对台下的学生说了一句话,“伪装自负,直到变得自负。”

尚未完整自负的人,没有结束用自己的方法,去成为少数人奔跑在迷雾中的,一个短暂的路标。

等待她,和更多的她们,未来也会像她所爱好的那本书的名字一样:

向前一步。

2 月 9 日晚上,广东省援鄂医疗队第 10 批队员金妮抵达了武汉。

在病房时,一些新来的病人会热络地叫她“姑娘姑娘(意为护士)”。

“他们见到年青的女的,就感到你是护士,”金妮说,“不过开端诊疗后,他们就知道了,我是女医生。”

即便生理期非常不便利的时候,金妮也杰出地完成了工作。

她曾为一个狱警做过胸腹腔穿刺置管术。除了腰部酸胀带来的冷汗涔涔,戴着三四层手套,穿着厚重的防护服给病人做,也让这个操作比在平凡病房艰苦 10 倍。

好在患者非常配合,不停对金妮说,她真的帮到了他。他发自心坎的感谢,让金妮感到做这件事情是值得的。

正常来说,卫生巾是 2 个小时一换,但通常女医生、女护士们都会选择在防护服里保持 5、6 个小时。这样的保持在普通人眼里,也许是没有必要的。

但金妮感到其实也没有想象中苦闷。

她总是记得更多美妙的事情:

一个低血糖的老爷爷,收到金妮送的养分品之后,会偷偷给她塞钱;

有位老奶奶想爹爹了(丈夫),医护人员也会在床旁认真倾听她的怀念...

和金妮聊天的时候,你会忍不住讶异:“这个人怎么连这么小的细节都记在了心上?”

从病人身上吸取到的温度,一直记在金妮的心里。

值完班回到酒店的夜晚,金妮快速洗漱完,拿毛巾细细地擦自己的头发,开端惦念亲近的人。往常须要值急诊夜班时,都是男朋友接送金妮达到岗位,下班了再接回去。

一年前男朋友求婚,金妮原来是答应了。但是在某次拍照的时候,金妮把戒指摘下了。

男朋友看到了,就说:“如果你没有筹备好,我们也不急着这会儿。”

婚育问题,是金妮的一个小警惕结。三年前金妮某次面试,引导直接说:“你为什么不是男的呢?“

对金妮来说,生一个孩子就要影响工作一年,二胎就影响两年。在这两年里,自我的劳动力、自我晋升力都会被减弱。于是,她和男朋友讨论合适婚育的时光点,也一再往后延。

所幸,男朋友尽管会有生闷气的时候,但总是会意平气和地和她讨论,最后达成一致。

分开武汉前,金妮骑自行车去看樱花。那天下着小雨,樱花纷纭扬扬,金妮梳理了自己的阅历。

在武汉的 50 天很匆仓促,反倒是分开的时候,才有时光去思考。

这个女孩发明,其实宏观的环境是很难转变的,但她可以英勇地作出合适自己的选择。

回家以后,她和一年前求婚的他领了结婚证。

和金妮聊天时,她提到,爷爷听说她考上中山大学(临床医学八年制)的时候,语气喜悦中带点可惜:

“哎,男孩考上才算光宗耀祖…也算光耀门楣吧。”

金妮大笑着和我说,似乎并无郁结:“你知道吗,就是门口的一点点光。”

也许截止至今年今日,很大一部分人眼里,女性力气仍旧是微弱的光芒。

面对在在职业发展途径上的质疑、阻碍,上面提到的几位主人公,都像是咬紧牙关的⻓跑活动员。调剂呼吸,慢慢持续往前跑。

打定心思用实力证明“我就是女厨师,我就是女工程师,我就是女医生”,是一种选择,也是她们更有耐力,更持久地散发光芒的原因吧。

只有女性们尽力抵达更远的处所,公正、平等的种子才有机遇播种到更远的处所。

-

我想,要抵达终点的前提,是要做足筹备。

英勇和自负,是陪同每个人前往目标地的行囊。我也信任,这个行囊能作为一份守护,让更多的女生打破限制,达到女性稀疏的处所。

这也是护舒宝想要向每一位女生转达的激励:#我就是女生#(L)。

一直以来,护舒宝致力于给予女生最好的呵护。

通过 #我就是女生#(L) 公益举动,护舒宝号令全社会关爱女生和关注青春期教导,每年给 550 万城市女生和 10 万乡村留守女生送去第一片卫生巾,第一份青春教导手册和第一堂青春教导课。去年开端,护舒宝 #我就是女生# 运动还开端了乡村学校厕所改革项目。

左滑看看,护舒宝带给孩子们的礼物

更主要的是,让每一个女生英勇自负地做自己,也让底本负面的 #L# 变成自负的代名词。

今年的疫情,我们看到了更多中国女性医护工作者的力气。我们也能看到,女生们可以打破限制,不可拦阻。

职业无关性别。正如金妮所说的那样,驱使自己面对艰苦和艰辛的,是自己最初的那份救逝世扶伤的信心。

左滑看看,女医生和女护士想说什么

这一次,护舒宝和中国妇基会、中国女医师协会发起合作,表扬优良援鄂女医护、赞助优良抗疫女医师进修,让“我就是女医生”成为她们英勇、自负的表达。

在这个视频里,金妮也向我们分享了自己作为女医生的更多态度和感受,欢迎你点击观看。

无论你在社会哪个范畴,盼望你在碰到艰苦的时候,心底里还有迎难而上的同类,知道你永远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支队伍。

盼望有一天,你也可以英勇说出:

#我就是女生#,我就是定义「女生」这个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