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知半解的句子

●一知半解不恐怖,想开说有呼吸,可以是家一习;一知半解去传布也不恐怖,你言你所知,不心当风要才这生调;一知半解们风了去解惑,这过我太恐怖了,你知其个家是不知其所以个家是,于是你把《牡丹家一都会歌》听成了《啊~五环》,想开说说:来,我教你们说相走认如你。

●文章大家不愧是文章大家,下笔总是这样铿然有声,一句一个惊喜,就算道理偶有商议的余地,文辞从来如锤如炼,玲珑剔透。我倒感到年青人肯看书已然难得,他们爱看什么就看什么书似乎也不太容易禁止,一时光一知半解甚或无知错解也不要紧,年齿渐大重新再看必定别有洞天。少年以酒当水,老年以水当酒,那也是人生的规律。 ----董桥《今朝风日好》

● 无知总是比聪慧占优势,无知的人可以疏忽于对方的知识。一知半解的聪慧人,总是拿傲慢无知的人没辙。 ----吉川英治《宫本武藏·剑与禅》

●如果不能真正懂得科学,学习他就没有任何意义。
普通人可以什么都不知道,不,最好是什么都不学。
一知半解的科学知识不会给人类带来任何利益。 ----东野圭吾《超杀人事件》

●一本书,只要完整懂得、控制,它所带来的利益要比心不在焉的上了十堂课,一知半解的学了十本书还要多。 ----约翰·托蒂《自我的升华》

●语文教导是学生最主要的基本教导,但是长期以来它不过是意识形态延长的一部分,学生靠语文课本那几篇烂文章,既学不到汉语的美感,也学不英雄语的语法,古文学的一知半解,现代文学的稀里糊涂。 ----王小峰

●癌症这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得上的;女人知识越多越反动;有知与无知都可以,就怕一知半解;男人若听女人的话,时光会挥霍一半,若做出反映,时光会全体挥霍。 ----《王贵与安娜》

●我的灵魂一半放在马克思主义了,但我只放在历史唯物主义这部分,没放在阶级奋斗那一部分里。另外一部分,我放在了普世价值观,我的灵魂也有点纠结。我没有信仰传统宗教,对中国传统文化也一知半解。应当说,我的灵魂三分之二在马克思主义,三分之一在普世价值观,这就是我今天的精力世界。 ----《我们这拨人》

●谁又会真正懂得爱情?
也许终于有一天,你自问已经看透了它的甜、它的苦、它的虚幻无常与不可依附,
可你还是会身不由己地盼望它,想要接近??它和拥抱它。
爱情也许是唯一一种东西,我们对它一知半解却也为它支离破碎。 ----张小娴

●唉,“道”这个东西是真的能“灭”人于无形的,所以没有德的人如果“控制”(那怕一知半解)了“道”,是一件很可怖的事。

●没有德的人如果控制了道是很恐怖的,哪怕只是一知半解。

●话语最多的人,不是读书少的人,也不是读书多的人,而往往是对事物一知半解的人。

●你做在教室的窗边,蓝色的中性笔轻轻叩着你的额头,物理老师正在讲你一知半解的受力剖析题,黑板上“离高考只剩122天”的红字赫然醒目,你看着200分不到的理综答题卡皱着眉,空气刘海在额前飘动,你抬头察看着窗外的天空上急速飘动的云朵,想起了昨天溜出校门在一个老奶奶那里买来的大大的棉花糖,你放下笔,托着腮,操场上穿着白色球衣的熟习身影准时呈现,你呆呆地看着他运球、投篮,投中了球,你无声地笑了,此时,物理老师正在讲着如何应用动量守恒定律。

●每个人,
都是一本书。
对于书的内容,
却都是一知半解。

●只有这样的人我感兴致,他在登山时活动自己的肌肉,即使只登过一座山,他有了筹备去懂得今后所有的景致,也胜过你们那个对千种景致一知半解的假学者…我还要说一遍,当我说到山,意思是指让你被荆棘刺伤过,从悬崖跌下过,搬动石头流过汗,采过上面的花,最后在山顶迎着狂风呼吸过的山。 ----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要塞》

●这些年我写文章,序总会用同一篇,也就是下面的这些话。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没有什么励志的故事

许多年前我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句话

不论是地球公转还是自转,涨潮还是退潮,不论是暖流转变气温带来鱼群,或者是海水吞没岛屿失去痕迹,不论是我的世界车水马龙繁荣盛世,还是它们都瞬间消散化为须臾,我都会坚定地走向你,不困惑,不张皇,不迟疑

那时的我不谙世事,对情感一知半解,又不屑于同芸芸众生般崇尚爱情主义,对一切幻想主义恋爱至上的情感嗤之以鼻。我带着这样愤世嫉俗的成见,对这句话做出了自己的懂得

显而易见,这是一句情话。而且它同时是一种许诺,显示着恋爱中两人对于未来的向往和肯

●这个世界对我们还算友善。可能是因为年青,我们自觉地将姿势放得很低,一点点的客气,对我们来说就足够幸运。而我们对自己的懂得,无论是身材还是心灵,都还停留在一知半解的水平。这其实怨不得我们。因为彼时我们的身材和心灵都还只能算是半成品,要待与社会磨合,与爱人磨合,它们才会成型,变成它们毕竟会变成的样子。用第一份工作来懂得自己,听起来是一件太奢靡的事情,却往往无法避免。 ----Clara写意《你有权以自己的方法长大》

●不久,我背着三口袋改进后的懒人蹬回到洛杉矶。现在辣手的问题是,我得好好想想怎么把这些布鞋倾销出去。即便此刻,我仍以为自己既不懂时尚界,也不懂零售业,对制鞋这个行业也只是一知半解。我感到我设计的布鞋绝对够靓,可别人愿意花钱买吗?于是,我不断请一些女闺蜜吃饭,把我在阿根廷的阅历详详细细叙述一遍:我为什么要去阿根廷旅行,如何遇到了那位参与赠鞋组织的女士,如何想到了TOMS这个点子。然后,我把布鞋拿出来给她们看,喋喋不休、不厌其烦地问人家的看法:你感到谁会买这种鞋?我应当去哪儿卖?一双鞋该卖多少钱?你到底喜不爱好这种格式和色彩? ----布雷克·麦考斯基《用一双鞋转变世界》

●电话打来的时候,黎漠和高以梵在一起。高以梵有两大喜好,一是玩真人CS,另一个就是听交响乐。他形容自己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黎漠是在法国长大的,没受过国内的九年制任务教导,对于四个字的成语向来一知半解。他不知道高以梵是否用词适当,但意思约莫清楚,感到这人真是恬不知耻。 ----林笛儿《夏空》

●万思电商学院:任何一个行业,都存在这样一个规律:一无所知不恐怖,怕就怕一知半解。

●拖延者(Delayers):这种人将“拖延重大决策和许诺”视为他们性命的主题。不是因为有什么长远的考量而避免某些举动,“拖延者”基础上是拖延所有的选择和许诺,不分大小。他们总是重复思量,什么事都想稍后再决议,所以他们拖延、错过期限,待办事项堆积如山。
除此之外,“拖延者”不想长大,他们想要逃离大人世界的价值观,例如持之以恒、许诺、投入和认真。他们是SLHPPs中谢绝定下来的一群,可以拖多久就拖多久。他们对很多事都是浅尝辄止,一知半解地尝试一些可能性,却没有全心投入。 ----肯尼斯·克利斯汀《这辈子,只能这样吗》

●「切东西我很拿手。」「喔,感到你的确很善于切东西没错,像是切断缘分或理智线。」「你不也很拿手吗?你跟他人的缘分不是常常被切断?」「为什么我会变成被切断的那一边?而且,我们家笃信佛教,我要切断自己跟世俗的孽缘,以成为释迦牟尼为目的。从佛教的角度来说,我的位阶超高。」「你又一知半解地胡说一通,佛教在实质上对『缘』相当器重,释迦牟尼也用『因缘』阐明『缘』的存在――」
「……雪基百科又呈现了。」「那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称呼……算了,不跟你争这些。」

●在你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可以没心没肺。

当你什么都知道的时候,也可以淡定的素手风云。

最虐心的就是,一知半解!

●岁月忽以暮,往事不可顾,时光的长河,何时能够停下,或倒流,待我拾起所有记忆碎片,跟上你的脚步?
怎么这么绝情,还来不及去记住,就已经逝去,消失。现在还想回想,妄图么?
零三年的破壳,曾经的咿呀学语,曾经的跌倒站立;幼儿园的结友分辨,小学的迷茫彷徨。如今新初二,依然要等候迟疑吗?
促,悄无声息,真的,那时我们单纯无知,怎么就不能懊悔,重来?
以前不懂爱护,如今显现在脑海中的面貌显得熟习,更生疏……一年级向往,二年级迷茫 ,三年级不懂装懂,四年级一知半解,五年级路口彷徨,六年级怯而不前。

●不说出来的话,便没有人知道――这句话人人会讲。他们压根儿不懂得,有些事情要说出口,必需蒙受相当大的苦楚,便把这句一知半解、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话搬出来用。世界上还有许多事情即使说了,对方也不会懂得;也有些事情会在说出口的瞬间,损坏得再也无法复原。「自己说出口了,所以对方必定会懂得的想法,是一种狂妄、是发话者的自我满足,以及听者的自认为是。基于许许多多的原因,把话说出口后,不见得代表双方必定能懂得。因此,我想要的并不是话语。不用说出口便盼望有人懂得,毕竟只是空想。

●懂才会处处浮现出沉默与安静,包容与懂得,谦逊或谦让,只有一知半解的人才会处处浮现出咄咄逼人的丑恶状况。 ----叔叔的书《认真从随意开端》

●一知半解的我却爱好上了一无所知的你。

●昨天已知,明天未知,今天永远一知半解。

●论读
祥父
读书不精误人深,
一知半解学不真。
纸上得来终是浅,
学有所成唯谦慎。
人间事事皆学问,
看似简略却高深。
修身修学贵通透,
人前事前须隐忍。

●以前你对我来说是一个谜,现在虽有所懂得也只是一知半解。最重要的是你的心中到底有几个“她”,或者你说的“她”是否同一人?还是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