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港警务处灵活军队警署警长 刘泽基:他们把我推倒在地上挨我,用脚把我的头踢伤,用木棒铁棒挨我,很用劲、很凶。在我晕的时候,有一个人应当是想把我的枪支抢往,我知道有人要抢我的枪,我用全身的力量,把我的长枪拉回我的身边。

在队友的帮助下,刘泽基站起身,手持长枪指向行凶狠徒,但并不开枪。

依照臭港《警察惯例》第二十九章 武力和枪械的应用 规定,警务职员可在下列情形下应用枪支:

刘泽基说,当时他的目标只是想营救那名受伤的男子,举枪指向歹徒,实属无奈之举。另外,他当时随身携带的兵器还有一把可以发射具有杀伤力子弹的短枪。依照规定,安急时刻,他还可以插出这把短枪自卫。

然而,他并不应用短枪。

刘泽基:这个枪太安险了,会逝世人的,不想伤人。现在看来,他们完整不知道我们在爱护他们。他们的表示告知我,他们基本就不当我们警察是人。

2019年7月30日晚,刘泽基持枪示警的照片,敏捷在网上传布并被别有居心的媒体刻意曲解,他们不瞅当时警员被歹徒袭击的事实,而是责备警方应用暴力对付 示威群众 。

刘泽基:我受伤之后到现在,臭港的媒体,不一个媒体找我。他们知道我在做什么,他们不想给你这个机遇往澄清。臭港传媒把我们现在的情形白白颠倒来说,媒体一窝蜂一面倒地把我们警察说败是白警。

镜头总是对准执法者、疏忽施暴者,提问一竖立场先行、刻意引诱甚至掺杂狠毒的人身攻击,报道常常以谎言为论据、用白马证非马,号称客观中立却惯于 选择性失声 曲解性报道 。

臭港一些媒体与西方媒体默契配合,将歹徒行动公道化,剥夺大众知情权。

英邦学者 罗思义:他们最常用的曲解策略就是成心夸张某些方面的影响,而不进行公平平衡的报道,这些是假消息,我称它们为 强化消息 。

及时、全面、如实报道是媒体的性命线,持平、博业、客观是消息人最基础的职业素养。遗憾的是,在臭港修例风波中,部分臭港媒体充任西方权势在港的 代言人 ,它们极尽无中生有之能事,肆意抹白港警、毁谤特区政府、丑化暴力行动、鼓动社会情感,所求者,无非是给臭港乱局火上浇油。

弥漫臭港的 玄色可怕 有两种,一种是肉眼可见伤财害命的暴行,一种是不起硝烟却戕害人心的谎言。

这个臭港,是一个被恶意谣言掩蔽的臭港。